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通过“空间角度”重新进入“敦煌”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书虫 > 正文

通过“空间角度”重新进入“敦煌”

来源:解放日报2022-04-03 10:17

  作者:广州美术学院艺术与人文学院教授 邹清泉

  陈寅恪先生在《陈垣敦煌劫余录序》中写道,“一时代之学术,必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取用此材料,以研求问题,则为此时代学术之新潮流。”巫鸿近作《空间的敦煌:走近莫高窟》(以下简称《空间的敦煌》)所取用之材料,虽然并非新材料,却以“新问题”对“旧材料”发掘与重建,引领了二十一世纪敦煌研究的新潮流。

  这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研究。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之前,尽管米歇尔·福柯、亨利·列斐伏尔等西方学者已将二十世纪称为“空间的纪元”,并引起社会学领域的“空间转向”,但在艺术史领域并未产生明显回响。德国学者路德维格·巴赫霍夫发表于1931年的《公元后一千年间中国绘画的空间概念》、日本学者中村茂夫发表于1953年的《宗教画与空间表现》等论文,只是零星所见地探讨绘画“空间”的早期研究。

  进入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后,“空间”观念迅速普及深化,成为艺术史研究不可或缺的论题,已知与敦煌“空间”相关的研究,主要建立在传统美术史研究基础之上,以绘画中的“空间结构”“空间构成”“空间表现”为中心,这些研究虽从“体现于视觉世界之中”的空间开始,却未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以“空间综合体”为核心的研究框架与解释系统,也未能成为二十世纪以来敦煌研究的主流学术问题。

  《空间的敦煌》是巫鸿长期思考的一个成果,此前,他曾长期致力于墓葬艺术的研究,在《东亚墓葬艺术反思:一个有关方法论的提案》中,他提出“空间性”“物质性”“时间性”三个概念,这是一套互为彼此的方法论框架。其中的“空间性”,广泛涉及墓形、墓室、葬具、明器、壁饰等彼此相互交错的“空间”的界定,以及由现实之物延伸而出的“主体空间”“虚拟空间”“象征空间”“礼仪空间”等多维的空间指向。在巫鸿眼中,“墓葬绝不仅仅是一个建筑的躯壳,而是建筑、壁画、雕塑、器物、装饰甚至铭文等多种艺术和视觉形式的综合体”。在这一点上,敦煌与墓葬是相通的,两者都属于“综合性”艺术,但敦煌是一个更为庞大的“空间”系统,有着更为复杂的面向。在《空间的敦煌》中,巫鸿提到“敦煌佛教艺术应该被放置在一个更大的空间和视觉环境中,作为‘敦煌艺术’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来进行研究和理解”,并将敦煌艺术定义为一种“总体艺术”。

  在敦煌艺术的研究中,我们似乎长期忽略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开凿于敦煌南端鸣沙山的莫高窟,实际上只是构成敦煌艺术空间的一个部分。真正意义上的敦煌,应该是一个更为广阔的社会地理空间,其中不仅包括莫高窟、榆林窟、五个庙石窟、西千佛洞等敦煌地区及与之相互关联的克孜尔、麦积山、炳灵寺、天梯山、云冈、龙门等其他地区的实体佛教建筑空间,也包括三危山、鸣沙山、宕泉河、敦煌城、汉长城及寺院僧侣、世家大族、民间信仰等历史地理空间,还包括写经、遗书、绢画、契约等文献与实物构成的历史文献空间,更包括石窟、建筑、壁画、塑像所构成的敦煌图像空间,等等。巫鸿敏锐地洞见这些关键问题,并在书中就相关问题作了反思和研究,提出了自己对中国美术史新的思考。

  长期以来,敦煌艺术的研究一直为“时间性”叙事所主导,即把洞窟、壁画、雕塑等置入固有的朝代序列,这一沿用已久的常规模式在相当大程度上屏蔽了敦煌研究中与“空间”相关的探索。巫鸿主张“历史上的莫高窟属于一个更大的自然和文化空间,也只有在这个空间中才显示它的意义”。

  《空间的敦煌》的研究突破以朝代为纲的“时间性”线性历史框架,通过“空间角度”重新进入敦煌,打破建筑、图像、雕塑、器物等美术史的传统分类,将焦点从孤立的图像(作品)转移到图像(作品)之间的关系,沟通彼此间之原生关系,进而综合敦煌艺术的内在和外在属性,链接起地理、历史、环境、洞窟、建筑、壁画、雕塑、心理等不同纬度的“空间”,并在这些不同纬度“空间”所协同构成的“空间性文化结构”中,将实际存在的洞窟作为美术史阐释持续关注的焦点,从参观者的实际经验出发去理解洞窟存在的历史意义。这种跨越时空界限的做法,在更为广阔的层面,揭示出敦煌材料新的意义层面,为整体上理解敦煌艺术提供了新的视角。

  经由巫鸿长期且持续的研究,“空间”在美术史研究中的地位已提升至与“图像”和“形式”同等重要的层次,并因其“多维指涉”的性质成为不同种类美术史研究之间的“共享概念”。这是一个开放性的理论建构,为更丰富的美术史叙事创造了可能,对二十一世纪美术史的研究而言,这无疑是一次划时代的创造性的贡献。正如彼得·切尔达所说:“清空思绪,让身体告诉你什么正在发生。然后你的思维也许会重新开动,思考作品的意义。”是的,在巫鸿的引领下,我们已经开始在多重的“空间性文化结构”中试图重新发现“另一个”敦煌。

[ 责编:王营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上生:曹雪芹取法《枯树赋》

  • 翟曼琪:看“衍生”佳剧如何乘风破浪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所谓网络意识形态,是指多元主体在互联网空间映现社会关系而形成的认知系统,借助网络工具得以呈现于网络空间的观念的上层建筑,其形成、呈现和发展依然受制于一定的社会经济基础,在一定条件下对现实实践具有反作用。
2022-12-02 16:16
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高质量发展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首要任务。推动高质量发展,要更好发挥园区产业和资源优势,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集群。
2022-11-28 09:21
国家安全体系是一个复杂庞大的社会系统,构建国家安全体系是一件繁杂艰巨的系统工程,在总体国家安全观指导下构建现代化总体性国家安全体系任重道远,需要政学各界通力合作、坚持不懈、不断探索。
2022-11-25 15:24
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应以独立、自主、安全的高质量发展为指引,积极推动全面、开放、协同、包容、可持续的引领性创新。
2022-11-15 09:28
新时代十年伟大变革续写了中华民族文明史的伟大辉煌,擘画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蓝图,开辟了马克思主义新境界,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必将对中华民族的未来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2022-11-11 15:05
推进“人口规模巨大的现代化”当然是“艰巨性和复杂性前所未有”,但是人口规模巨大这一典型特征也为中国实现现代化带来优势,充分认识并利用人口规模巨大的优势,可以缓解艰巨性和复杂性。
2022-11-09 09:37
伟大斗争锻造了中国共产党坚忍不拔的意志、无私无畏的勇气、不怕牺牲的精神、百折不挠的品质,这是百年大党的成功之道和青春密码,是我们赢得胜利和继续胜利的不竭力量源泉。
2022-10-18 09:48
发展是共同富裕的前提条件,发展要以保障和改善民生为导向,这样就能很好地衔接起“共同”和“富裕”的关系。
2022-10-12 10:29
只有通过全面深化改革,进一步进行一些政策上的重大调整,使得我们的整个发展模式、增长机制和分配机制更加有利于共同富裕目标的实现,才能最终实现真正的共同富裕目标。
2022-10-09 14:09
共同富裕是人类的理想社会形态,有利于经济可持续发展,也符合中国从贫穷到小康再到共同富裕的经济发展逻辑。实现共同富裕要致力于三个方面:一是上不封顶,二是要保底,三是要扩中。
2022-10-08 14:08
坚持把增进人民福祉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作为发展数字经济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充分发挥数字技术在推进公共服务均等化、助力乡村振兴、促进城乡融合发展、推动共同富裕等方面的关键作用。
2022-09-23 09:40
坚持好、运用好贯穿其中的立场观点方法,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在新时代伟大实践中不断开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新境界!
2022-09-22 10:42
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满足全体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让每个人都能如愿地发展自我和奉献社会,让每个人都能体面地享受生活和追求幸福。
2022-09-19 09:54
文化的积淀是一个社会、一个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这个民族、这个社会能自立于其他民族、其他社会之间的“基因身份证”。
2022-09-08 14:32
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必须深刻、准确地理解把握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道路的丰富内涵与实践路径,进而推动美丽中国建设。
2022-09-06 09:07
要准确认识和适应全球政治发展演变的基本趋势和特征变化,站在历史正确一边,顺应历史进程谋求战略创新,为国家长治久安提供可靠安全保障。
2022-08-23 11:33
人民所表达的意愿、所创造的经验、所拥有的权利、所发挥的作用,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得到了全方位、全过程地实现,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也让每个人的能力、人的丰富性得到全面提升。
2022-08-22 09:32
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要坚持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
2022-08-18 10:58
深入推进军民融合战略,着力提升国家在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等新兴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全面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2022-07-28 09:33
在数字经济时代,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的提升能够为厚植我国发展新优势构筑最为广泛、最为持续、最为强大的微观新动能。
2022-07-27 11:42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