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不如相约诗词 _文艺原创 _光明网


春风十里,不如相约诗词

2018-03-12 12:47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8-03-12 12:47:37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胡慧中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乃一年之始。对于春天的重视与珍爱,古今相同。古典诗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其中蕴藏着跨越时光罅隙的千古情怀。在这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美好时节,我们不妨相约诗词,领略春之意蕴与情思。

春风十里,不如相约诗词

  春之景

  桃李芳菲,青柳沐风,美妙的春景吸引着人们的目光,诗人则于笔端细细描绘所见所感。也许春色来迟、芳华未至,韩愈则写《春雪》,“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传神生动,赋予春雪以烂漫情思。春雨贵如油,润泽万物,杜甫《春夜喜雨》大赞“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陆游《临安春雨初霁》写道,“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绵绵春雨令其思绪翩跹。

  诗词中的春景极富色彩感。白居易《忆江南三首》其一脍炙人口,“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将江水碧蓝与江花红艳映衬,当真是生机盎然。杜甫《绝句二首》其二“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则将江、鸟、山、花分别设色,碧白、青红相映成趣,勾勒出一幅明丽、鲜妍的春景图。

  春之景物琳琅满目,春之景色斑斓多彩,正应了朱熹《春日》中“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一句!

  春之趣

  由严冬步入暖春,约上三两好友出门踏青,其乐融融。此乐古今同,古代每年春秋时节,人们会两次祭祀土地神,称为春社与秋社,且尤重春社。届时乡邻聚会,酒食宴饮,热闹非凡。女子可停止劳作,携伴外出游玩。

  北宋词人晏殊的《破阵子·春景》,即写少女春社时的生活片段,意趣盎然。该词下片写道,“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女主人公在采桑路上与东邻女伴相逢,玩一种名为“斗草”的游戏。少女这才明白难怪昨夜做了美梦,原来今日斗草会赢,不由得巧笑倩兮。娇俏可人的少女形象,跃然纸上。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春之恋

  春心萌动,春梦无痕,春天是个被爱情眷顾的季节,亦与诗词心心相印。

  唐代崔护的《题都城南庄》流传甚广。诗人进京赶考落第,在长安南郊邂逅一位美丽少女。次年春日重寻不遇,故作此诗。“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爱而不得,最是伤悲。后人口耳相传,编写戏剧,令崔护所爱少女因情死而复生,这一爱情传奇终得圆满。

春风十里,不如相约诗词

崔护《题都城南庄》诗意图

  南宋诗人陆游深爱妻子唐婉,却被封建专制家长无情拆散。之后,二人于沈园相遇并作《钗头凤》,岂料一面竟是永诀。四十多年后,带着对亡妻经年不减的爱意,七十五岁的陆游重游沈园,写下《沈园二首》。“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睹物思人,唐婉一如仙子,映于绿波之上。虚幻的倩影,早已在诗人的心中镌成了永恒的挚爱,矢志不渝。

  春之愁

  纵然春光无限好,也总会在四季更替中消逝。灵心善感的文人,目睹三分春色随尘土、逐流水而去,每每生发叹惋之情。例如,南朝梁元帝《春日》诗云,“春愁春自结,春结讵能申”;李白《愁阳春赋》诗曰,“春心荡兮如波,春愁乱兮如云”;五代南唐词人冯延巳有词《鹊踏枝》,“谁道闲情抛掷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深埋于每个人生命中的“闲情”,无可名状的愁绪,总在不经意间被触动。“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既然愁苦无穷无尽,永远无法消解,不如独立于孤寂无人之境,满怀一腔深情,凝视着浩渺无垠的哀愁。

  《红楼梦》中,林黛玉将伤春之情、痴情之苦埋葬于花冢,寄予一首《葬花吟》。“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望着漫天落花,她手把花锄、愁绪满怀,感叹命途多舛。怜惜落花,又何尝不是在怜惜自己?只可惜木石前盟终被拆散,黛玉泪尽而亡。此诗如泣如诉,一字一句皆以血泪凝成,感人至深。

  春愁黯黯,在暮春时节,最能触心怀。

  春之思

  从春草初生、春林繁盛,再到春残花凋、春意阑珊,事物变化的过程,充满了哲学意味。

  南唐后主李煜的《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作于亡国被俘之后。雨声潺潺,扰乱了思绪。残春将尽的夜里,身心都寒冷难耐。“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一句,最富哲学意味。刹那含永劫,“一晌贪欢”之中,李煜似乎参透了人生,可谓“高妙超脱,一往情深”。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融诗情、画意、哲理于一体,素有“孤篇盖全唐”之誉。作者因境生情,悟出了人生有限而宇宙永恒的哲理,情意隽永,意味深长。无独有偶,唐代诗人刘希夷在《代悲白头翁》中,感慨“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亦有青春易逝、物是人非之思。

  如画美景、丰富意趣、动人情愫、离索愁绪与深刻哲思,古诗词里的春让人心有戚戚、百读不厌。中国古典诗词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在历史长河的淘洗、打磨之下,熠熠生辉。“读书不觉已春深,一寸光阴一寸金”,开卷有益,且读诗词陶性情。

  (作者胡慧中系吉林大学文学匡亚明人文实验班2014级本科生)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