瑕不掩瑜的《恋爱先生》

2018-03-30 15:39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8-03-30 15:39:08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孙慰川

  都市情感剧《恋爱先生》敏锐地观照了当今中国社会的一些热点现象,在艺术上总体来说比较走心,为电视剧创作提供了一些有益参考和启发。

瑕不掩瑜的《恋爱先生》

  “斜杠青年”与新兴中产阶级的三观

  “斜杠青年”是个新概念,源于英文“Slash”。《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麦瑞克·阿尔伯的《双重职业》一书指出,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满足于“专一职业”的生活方式和社会身份,他们在自我介绍中,会用斜杠来表明自己的多重职业和身份,例如“教师/歌手/画家”。

  互联网的发展,为“斜杠青年”的出现提供了有利契机。它以几乎零成本的渠道,帮助供需双方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难题,让多元技能拥有者得以摆脱机构的束缚,直接为用户提供服务。在《恋爱先生》中,男一号程皓是北京一家高级口腔护理中心的合伙人,收入丰厚,有房有车,却开辟了私家恋爱顾问这项第二职业。无独有偶,剧中的另一位男士邹北业是一家高科技公司的CEO,身家过亿,却在夜晚开着豪车,做起了网约车司机。

  倘若以传统观念来看,这两个人的确有点奇怪。但该剧交代,程皓读大学时,曾深深暗恋一位女同学,却因不善于表白而痛失挚爱。正因有过这样的刻骨铭心之痛,现在的程皓推己及人,做起了恋爱顾问,去帮助那些在恋爱中遭遇困难的人。至于邹北业,则有睡眠障碍,并且发现自己有社交恐惧症。夜晚开网约车,既可打发失眠的寂寞,又能锻炼自己与各种陌生人交往的勇气和能力。

  简言之,对于跻身中产阶级、早已不愁温饱的这些人而言,行为动机有时不再局限于赚钱。他们完全有可能出于兴趣或者自我实现,而去做喜欢的事情。“斜杠青年”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社会发展、文明进步的结果。这种进步,使人类自觉不自觉地想摆脱刻板的社会角色分工,以及单一的职业身份羁绊,努力实现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一部《恋爱先生》,为认知我国新兴中产阶级的三观打开了一扇窗户。

  讴歌真善美 传递正能量

  在《恋爱先生》中,程皓堪称中国式的雅痞,看似有点玩世不恭,内心却对感情严肃认真。虽在三观层面有代沟,但不妨碍他是个孝敬老人的好儿子。对好友张铭阳的滥情行径,他不断地批评、劝阻。在担任恋爱顾问期间,程皓并非唯利是图,而是坚持原则。这一过程中,他逐渐意识到:恋爱的技巧不是最重要的,对心上人抱以一颗真诚的心才最重要。在帮助他人追爱的过程中,程皓对爱之本质的认知也得到了提升,并且实现了自我心灵的成长。

  女一号罗玥心地善良、助人为乐,见邻居老人(当时,她并不知道他是程皓之父)没人照顾,就经常帮他料理家务,还义务为老人的黄昏恋出谋划策。虽深爱宋宁宇,但当得知他是有妇之夫后,罗玥毅然决然地终止了这段感情。这表明,她有明晰的道德底线,拒绝以任何理由破坏他人的家庭。

瑕不掩瑜的《恋爱先生》

  看得出,男女主角不是拜金主义者,更不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的言行,一再体现出与人为善、见义勇为、诚实守信、重义轻利、换位思考等可贵品质;他们追求的,是真善美。这种三观,以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正能量内涵为核心构件。

  再如,男二号张铭阳起初四处撩妹,遇见真爱后立刻迷途知返。“人不能浑浑噩噩地过日子,要有理想”,昔日的情场浪子,终于悟到了人生真谛。当得知邹北业是多金男时,乔依林非但没有喜出望外,而且因为被欺骗而气愤。令她动心的,不是邹的财富,而是他的真诚坦白。与拜金女相比,乔依林喜欢自食其力,这也正是该角色的可敬、可爱之处。至于宋宁宇,因婚外恋而家庭破裂、净身出户,先后痛失恋人和妻子,可谓代价惨重、教训深刻。

  总之,该剧通过真实、饱满的人物形象和巧妙、自然的情节编排,旗帜鲜明地讴歌真善美、传递正能量,值得点赞。

  具备工匠精神 尚存不足之处

  《恋爱先生》叙事流畅、节奏适中、台词生动,内容颇为走心、不落俗套,体现出可贵的工匠精神、创新意识。例如,程皓的父亲与杨阿姨的黄昏恋,以杨阿姨因病猝死而告终。这样的情节设置,似乎有违轻喜剧的类型规则,然恰恰强化了“生命无常,应该珍惜机缘、爱惜身边人”的理念。这很可能启发了程皓:要加倍珍惜身边的罗玥!从这个意义上讲,杨阿姨这条情节线并非可有可无,而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全剧前几集里,程皓帮助王岩,成功地打动了美女徐乐的芳心。许多类似的作品中,都是“两人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但临近剧终,徐乐突然来找程皓兴师问罪。原来,王岩在婚后沉迷于电玩,令徐乐痛苦万分。这一情节,具有强烈的现实指涉。其一,不少婚介机构和交友节目只追求配对成功率,却无心深入考察当事人双方是否真正合适;其二,一些人追爱时不辞辛劳,一旦如愿以偿,就从此不思进取。这一情节,对此类人可谓一记当头棒喝。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恰逢程皓遭遇一起严重的医患纠纷,全剧进入高潮。这一情节从斜刺里杀出,对男主角来说堪称雪上加霜,使高潮戏的张力更加饱满。

  人物形象塑造,也可圈可点。例如,顾遥聘请离婚律师,强势逼迫宋宁宇净身出户,又精心设局,导致罗玥失业。然而,编导并未将顾遥塑造为常见的“蛇蝎美人”,而是适时揭示了她善良的一面,使得人物形象更加真实、立体。其他一些角色,也富有心理深度,展示出人性的多重面向。宋宁宇虽净身出户,却主动为顾遥修好了家具上的一处破损。临近剧终,宋宁宇向罗玥坦陈内心时,说到动情处,不由地潸然泪下。诸如此类,令人动容,发人深思。

  当然,作为一部艺术作品,《恋爱先生》也并非尽善尽美。例如,病人家属提出过分的赔偿要求,程皓最佳的因应之举是走法律程序,而非一味妥协退让。在当代社会,法治是实现社会和谐的基石。再如,宋宁宇是个心思缜密之人,怎么可能贸然携情人罗玥参加公司的酒会?这不太符合事理逻辑,也不符合人物的行为模式。凡此种种,还有待斟酌。瑕不掩瑜,《恋爱先生》称得上一部好剧。未来,希望国产剧摒弃浮躁、积极进取,有更多的社会担当、精品力作。(孙慰川)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