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储会:历史疼痛的记录者

2018-04-26 16:48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8-04-26 16:48:23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22岁,你在干什么?

  1938年,22岁的周粉英被日军像牲口一样拖走,成了一名“慰安妇”。她每天重复着相同的噩梦,却不知这梦何时会醒。在日本侵华战争(1931-1945)的十四年间,中国大约曾有20万,甚至更多的女性被日军诱骗、强迫,沦为日军发泄性欲、任意摧残的性奴隶。她们在战争期间饱受各种难以想象、难以启齿的虐待,其中大部分当时就被折磨至死。

  李储会:历史疼痛的记录者

  晚年的周粉英

  大半个世纪过去了,曾经的幸存者已寥寥无几。早已步入耄耋之年的老人,生命烛光已渐渐微弱。用艺术的手法再现苦难历史的片段,让后人永远铭记这段沉痛的岁月,成为了艺术家们的使命和职责。2017年11月26日,以周粉英为人物原型创作的艺术雕塑《天理在——不可遗忘的形象》在“中国艺术新视界”上海站巡展公开展出,那段被日军极力遮掩的历史就这样安静地呈现在世人面前。这件作品的创作者,是青年艺术家李储会。

李储会:历史疼痛的记录者

  李储会为雕塑中的“年轻女孩”着色

  触摸历史伤痕

  上海市喜玛拉雅美术馆展厅内人头攒动,汇集了大量前来观展的人们。《天理在》的雕像前,人群里三层、外三层,过道被围得水泄不通。一位满身伤痕的姑娘被囚禁在冰冷的铁笼里,悲壮地仰望天空。或许是不忍卒视脚下破碎的山河,或许是心驰神往笼外自由的天地,她的头始终没有低下过。一朵银灰色的花朵延伸出笼外,顺着花朵盛开的方向,一位孱弱的老人拄着拐杖,用一样的姿态仰望天空。虽然脚下的山河完整而壮美,但她那被折磨至瞎的眼睛却再也看不到了。

李储会:历史疼痛的记录者

  李储会作品《天理在——不可遗忘的形象》

  “我希望能引导观者进入到慰安妇的世界里,用心体会她们的痛苦与无奈。”创作时,李储会始终从人物的心境出发,立足思考她们的心理状态,尽量站在她们的角度观察世界,以更人性化的角度分析这个特殊群体的内心世界。

  “人物始终抬着头,因为她相信天理一直存在。”李储会将雕塑中的人物姿态设定为“抬头”,想表达人物不屈不挠的精神和倔强的生命力——少女虽身处“地狱”,却依然心存“生”的渴望,笼外的老妪虽双目失明,但满心饱含对正义的期盼。“我将作品命名为肯定句式‘天理在’而不是疑问句式‘天理何在’,以此表达正义必将得到伸张的坚定决心。”在李储会看来,慰安妇并非是用来感动大众的工具,更不希望人们消费这三个字。他希望通过《天理在》系列作品,能够引导观者了解正确的历史,并触发人们的思考。

李储会:历史疼痛的记录者

  以周粉英老人为原型的雕塑

  这件作品里,最醒目的无疑是伸出笼外的一枝玫瑰花。起初,李储会打算将玫瑰花设计为红色,但是在创作中他却将花朵颜色修改为充满金属质感的银灰色。“我希望从笼中延伸出来的花朵在冰冷与绝望中充满力量,因为这倔强的玫瑰花就象征着笼中的女人。”李储会采用玻璃钢着色,运用钢铁、铝等综合材料将生硬、阴冷、鲜活、现实的元素贯穿到玫瑰花中,试图表达人物内心深处坚强的一面。

  李储会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创作,他希望用诗意、具象而又高度概括的雕塑语言,为历史打开一条由绝望走向希望的精神通道。

  记录伤痛也是铭记历史

  与很多刻意回避历史伤痕的艺术家不同,李储会对民族创伤的表现手法更加直接:他用厚重的雕塑技法将青年身上的灵肉创伤与留存在老年身上的时间斑驳具象地表达出来。“真实,比什么都重要。”回忆起学艺生涯,李储会坦言走上艺术道路纯粹是因为“爱玩”,他对于艺术有一种天生的兴趣和向往,“为了考试而进行的创作不是艺术,放下功利心思考,才算进了艺术的大门。”正是这份对艺术的赤子之心,让李储会不受外界影响,全身心沉浸在艺术创作之中。

李储会:历史疼痛的记录者

  李储会用厚重的雕塑技法将青年身上的灵肉创伤展现出来

  “对待艺术,我是认真的。”多年来,李储会一直认真地对待艺术,并心怀敬畏之心来进行创作。在他眼中,艺术创作是一种责任,更是放大自我格局的手段。

  2015年,李储会成功在国家艺术基金“青年创作人才项目”的资助下,顺利完成了《天理在——不可遗忘的形象》这一作品,并得到了各方肯定。接下来,李储会将会继续在“慰安妇”这一历史题材上进行深度挖掘和创作,雕塑作品《天理在——万爱花》也已经在创作实施阶段。“正视历史才是面向未来的突破口。”在李储会看来,记录伤痛也是铭记历史,“历史看似已逐渐远去,但其实一直在我们身边。”

  在《天理在——不可遗忘的形象》展出三个月之前,中国大陆最后一位“慰安妇”原告去世。随着当年饱受摧残的受害者们相继离世,日军残暴行为的证据也在逐渐减少。历史需要的不是猎奇,而是记录和沉思。揭开历史创伤记忆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复仇,而是要提醒我们这些在和平岁月出生、成长的一代,不要遗忘那段屈辱的历史。

  在这个和平而聒噪的时代里,我们太需要像李储会这样勇揭历史伤疤、记录历史疼痛的艺术家。(光明网记者石依诺)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