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书单“泛滥”之后

2018-07-06 17:13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2018-07-06 17:13:33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宗 城

  书单年年有,新媒体时代特别多。如今,一个读者收藏的书单比读过的书多,已是司空见惯。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数据显示, 2016年,中国人人均阅读图书为7.86本。过去两年,这个数值不会有大变化,但中国人人均收藏的书单,可能就远超这个数值了。

  书单市场巨大。笔者在运营出版社公众号时对此感触尤深。但凡是发布书单的日期,公众号的数据都会比较好看,后台每天也会有读者主动催促,希望出版社和编辑多推荐图书。于出版社而言,书单反而成为一个推销新书、增强曝光度的平台,但是这些新书的成色几何,更多靠的是出版社自己的判断力,很少会有书单组织者额外设置匿名评审会。所以,书单虽然多,可滥竽充数、敷衍了事的却不少。

  发布书单的初衷本是推荐好书、鼓励阅读,但随着“书单经济”的崛起,书单正慢慢变得不靠谱起来,成为跑关系、软广告的重灾区。即便是由专业出版社、媒体推荐的书单,因为内部的人情因素,有时候也会钻进一些名不副实的作品,在划分名次的书单里尤其如此。

  但很快,书单文化便迎合了读者的取巧心理。相当一部分人看重的是书的装饰作用、书的观点,他们想在最短的时间内知道一本书讲了什么、有什么意义。书籍被视为一种摄取别人干货和观点的工具,而书单,显然就成为按图索骥的便捷手段。

  于是,书单的流行成为一种必然。在稍纵即逝的现代人生活中,腾出一周时间细读文本显得过于奢侈。尤其是上班族,总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挑选出最符合自己期待的图书,并提炼出这本书最精炼的观点,这样一眼扫过去,就显得自己读过了,然后便可以在豆瓣标记读书、转发朋友圈,到年末,再晒一晒自己的阅读记录,收获一种心安理得的参与感。

  其实大部分书并不能让人学到新知识,只是用一种新鲜的语言模式“新瓶装旧酒”。很多时候,阅读的乐趣不在于颠覆三观,而是沉浸在作者独特的叙述语言之中。换句话说,重要的不是阅读的结果,而是阅读的过程。例如林奕含的代表作《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这本书的观点并不新,无论是对性侵的看法,还是对“话语即权力”的探讨,在纳博科夫乃至更早的作家的笔下,都已经被诠释过了。但林奕含用自己独特的口吻,将这一旧话题又重新提炼出来,市场的反映则证明,这本书的语言十分成功。

  书单的流行,还有一点在于满足了大量国人的格调追求。保罗•福塞尔在《格调》一书中提出这么一个观点:在社会上,底层试图装扮为中层,中层试图装扮为上层,上层试图装扮成顶层,顶层身处食物链顶端,却不愿被关注,于是扮作底层。而区分底层、中层、上层和顶层的重要标志就是格调,也可理解为品味二字。那怎么突显出自己阶层较高又富有品味呢?《格调》援引法国后现代大师罗兰•巴特的一段话作为注解,那是在罗兰.巴特谈到自己所希望的理想生活时说:“有点钱,不要太多;有点权力,也不要太多;但要有大量的闲暇。”对面的记者问他:“那你渴望得到的大量闲暇用来做什么呢?”他说:“读书,写作,和朋友们交往,喝酒(当然是葡萄酒),听音乐,旅行等等。”

  即便功利一点来说,如果只是想要修炼出读书人的格调,光靠书单也是不成的。曹文轩说的话在理:“读书人的气质是由连绵不断的阅读潜移默化养就的。有些人,就造物主创造了他们这些毛坯而言,是毫无魅力的,甚至可以说是很不完美的。然而,读书生涯居然使他们由内到外获得了新生。依然还是从前的身材与面孔,却有了一种比身材、面孔贵重得多的叫‘气质’的东西。我认识的一些先生,当他们安坐在藤椅里向你平易近人地叙事或论理,当他们站在讲台上不卑不亢不骄不躁地讲述他们的发现,当他们在餐桌上很随意地诙谐了一下,你会觉得这些先生真是很有神采。此时,你就会真正领略‘书卷气’的迷人之处。”

  比起书单,还有另一种不常被人提起的方式,虽然不显山不漏水,却是一个效果不错的法子,那就是欣赏作家在自己的作品中重点引用的书目。作品的引用、注释和参考文献,有时候也是隐藏的“书市”。因为,作品是作者的命根子,关乎作者的面子和里子,当一位严肃的作者认真对待自己的作品时,他的引用、注释和参考文献,其实都是铸就作品的一部分。尤其是经过编辑、同行、出版社层层把关的作品,对引用、注释和参考文献更是讲究。

  只是,把书当作摆设的人,也就很难留意这些引用、注释和参考文献了。(宗 城)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