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我们不一样”——国产喜剧电影的新生代与新格局

“我们不一样”——国产喜剧电影的新生代与新格局

2018-08-17 18:33来源:

  作者: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 罗干

  新生代喜剧人在喜剧电影创作中应当思考如何把自身喜剧表演特点与电影本体语言更好地结合,尊重电影创作规律与专业性,避免对电影创作进行不必要的干预;还要提高原创能力,一味模仿或抄袭,无异于饮鸩止渴、自毁长城。

“我们不一样”——国产喜剧电影的新生代与新格局

《西虹市首富》剧照

  喜剧电影《西虹市首富》依然是观众熟悉的“开心”配方、“麻花”味道,迄今票房已突破23亿。近年来的国产喜剧电影异军突起,以开心麻花、万合天宜等为代表的新生代喜剧创作团体正在崛起,形成了中国喜剧市场新格局。沈腾、马丽、大鹏、贾玲等青年喜剧演员大都借助综艺平台逐渐声名鹊起,磨合出各自特点鲜明的喜剧风格,成为近年国产喜剧电影创作不可忽视的生力军。

  新生代:从“小屏幕”到“大屏幕”的逆向营销

  在新生代喜剧团队中,既有专业演员,又有民间“高手”。这些人都是通过综艺(《欢乐喜剧人》等)、网剧(《屌丝男士》《万万没想到》等)慢慢历练、成长,进而携高人气转战电影市场,从“小荧幕”走向“大荧幕”,将互联网平台上的知名度催化为院线新力量。诸如沈腾、大鹏等新一代国产喜剧演员的成长无疑是互联网对中国电影界的一次反哺。

“我们不一样”——国产喜剧电影的新生代与新格局

从网剧平台走向大荧幕的《万万没想到》系列影片

  新生代喜剧力量大多兼具喜剧内容生产与表演的创作能力:开心麻花从话剧起家,有丰富的表演经验,主创团队多年研究中国人笑点,戏剧风格明显、台词“笑果”良好;德云社主创团队在传统语言艺术与电影表演的融合方面表现突出,但其较强的内容生产能力与较弱的电影转化能力并不匹配;大鹏团队与万合天宜是新生代喜剧力量中的“网红”,最具“网感”,早年各自凭借网剧分别闯出了极具个人特色的“无厘头”喜剧风格,在内容生产上经常把改编、戏谑、荒诞、致敬、怀旧等方式与个人经历、大众情怀、时代经典加以糅合,有相对稳固和庞大的观众群体,但网络“段子”搬到大银幕上还需克服“水土不服”;小沈阳、宋小宝为代表的辽宁民间艺术团和贾玲为代表的大碗娱乐团队,在长期的舞台小品创作中磨练出了各有特色的表演技巧,在新生代喜剧人中风格多元、辨识度高。喜剧表演从来都排斥千人一面,强大的创作能力与差异化的喜剧风格,是新生代喜剧力量在实践中锻炼出的特质。

  新格局:新生力量更重视团队的“刚性”建设

  新生代喜剧力量造就了中国喜剧市场的新格局,对喜剧品牌的重视成为了新生代喜剧人不约而同的共识。相较于前辈喜剧演员对团队中合作默契与生活私交等“柔性”建设的重视,新生代喜剧人更重视团队的“刚性”建设:组建正式的公司管理体制。这样做一方面符合现代文化产业的运作模式,利于维护作品与艺人的权益;另一方面,对于喜剧品牌的推广和团队整体影响力的提升也大有裨益。开心麻花、德云社、辽宁民间艺术团、大碗娱乐、万合天宜等喜剧品牌在社会与观众中已经有很大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品牌、作品、演员形成了互助互推的良性多赢关系。值得称赞的是,新生代喜剧力团队的合作尽管相对固定,但并不是封闭、排他的“圈子文化”。观众经常能在一部电影中看到不同团队的喜剧演员,无论是主演还是客串,这些交叉合作无疑体现出新生代喜剧演员开放、多元、包容的创作态度。

“我们不一样”——国产喜剧电影的新生代与新格局

“我们不一样”——国产喜剧电影的新生代与新格局

《羞羞的铁拳》中身体性别互换桥段与2010年韩剧《秘密花园》类似

  新格局下的新生代喜剧电影作品,一方面呈现出喜剧类型上的不断探索与尝试,诸如融合体育、穿越等题材,并在电影中加入更多的时代元素等,与观众达成了心里层面的默契与共鸣;另一方面,新生代喜剧人的内容原创优势在改编电影的创作过程中似乎并不顺畅:一是过度借鉴大IP,导致内容原创性大打折扣——《西虹市首富》故事模式翻拍自1985年美国电影《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羞羞的铁拳》中身体性别互换桥段与2010年韩剧《秘密花园》类似,《煎饼侠》《猛虫过江》也被诟病原创力不足;二是原作品的“电影化”过程遭遇水土不服,网络剧《万万没想到》改编为电影后被批剧情突兀老套、《祖宗十九代》被评论为“叙事混乱、“笑果”尴尬……

  新生代喜剧人在喜剧电影创作中应当思考如何把自身喜剧表演特点与电影本体语言更好地结合,尊重电影创作规律与专业性,避免对电影创作进行不必要的干预;还要提高原创能力,一味模仿或抄袭,无异于饮鸩止渴、自毁长城。

  新时代国产喜剧电影创作的新生代与新格局,都尚处在进行时状态,还有相当长的征程和相当大的发展空间。个别作品的成功或失败都是一时的结果,内容为王、质量制胜才是电影优劣的长久标准。喜剧片一直是中国电影类型的王牌特色,如何在提升影片质量的同时突破传统桎梏,是新生代喜剧人、电影研究者需要共同应对的重要课题。(罗干)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杨少伟:大观园建筑与人物之间的关系

  • 詹 丹:野鹤烟云说岫烟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0多年前,方志敏烈士在狱中写下《可爱的中国》,今天,电视剧《可爱的中国》在央视热播。历史在不断向前,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以方志敏为代表的革命先烈们,他们坚定的信仰,他们忠诚的信念,他们对那个“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的新中国的向往和追求。
2019-07-23 10:17
《哥斯拉》并非惯常的好莱坞奇幻大片,它不贩卖英雄、正义与情怀,也不刻意强调“邪不压正”,而是戳中了观众心底的那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既是为怪兽霸行世界却逃不开轰然坍塌的宿命,也是为广阔浩瀚宇宙中人类之孤独与渺小。
2019-07-23 10:17
过往的明星制造路径,基本上延续了“演艺产品——大众媒体关注——话题营销”的三部曲,可在“流量时代”,这个过程大大缩短,首先是在某位艺人在微博等社交媒体里实现精准粉丝的聚集,在形成相当的粉丝群体后,再反向在大众媒体上引爆。
2019-07-22 10:38
适当的融合借鉴是戏曲发展的必然,但创作者更要注意戏曲舞台艺术的本体特色,有所吸收有所坚持,才能使作品不失戏曲美学底色神韵。这其中,值得注重的是“三个三”,即戏曲创作应注重“三宜”“三讲”和“三为”。
2019-07-22 11:31
以市场机制为主导,极大地改变了当下的文化形态,重构了新世纪的文化格局。从采茶戏《八子参军》到电影《八子》的转换,意味着采茶戏《八子参军》形成的“革命史诗”意象进入到了市场化的文化生产与传播机制中。
2019-07-19 10:28
戏曲就是中国特有且古老的传统艺术样式之一,它在普通民众的历史认知、道德建构与文化养成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无论对当代中国普通观众还是对国际艺术界同行来说,戏曲艺术却处于“有道理,说不清”的阶段,这与戏曲理论建设薄弱不无关系。
2019-07-19 10:17
图兰朵是个满怀希望和热血的女子,她期待能有一个人出现,帮助她挣脱枷锁。或许,对于“中国公主”和中国题材,中式解读更能切中东方文化精髓,这往往是金发碧眼的外国艺术家所难以抵达的灵魂彼岸。
2019-07-18 14:23
电视剧《可爱的中国》时间跨度为1926至1935年的十年间,集中展示的是方志敏一生中最有光彩、最具代表性的革命历程。该剧的叙事脉络清晰,情节曲折,反映了当时革命斗争的错综复杂和残酷激烈,从而使剧作具有非常强的观赏性和吸引力。。
2019-07-18 14:20
城市诗归结到底是要从城市书写上升到抒发城市,从形与态的描绘拓展到气与神的抒发。城市书写这个概念具有客观性,具有自然属性,而抒发城市则更具主观性,蕴含创意和梦想的能动特征。
2019-07-18 11:56
在《上海的女儿》中,周信芳《投军别窑》《打渔杀家》的京剧片段以写意的艺术形式贯穿整部影片的过程中,过去的黑白照片、珍贵的影像资料、现实的采访片段和为数不多的情景再现,拼接成了周采芹的整个人生。
2019-07-18 11:50
京剧《北平无战事》的亮相在于创作者对观众、原著、人性和历史的尊重。编剧花了近两年半的时间,才将80万字的长篇巨著转化成仅一万五千余字的戏曲剧本,其间四易其稿、六变提纲,经过许多次打磨,才产生了情节丰富、冲突激烈、结构严谨的新作。
2019-07-18 11:25
25年前的《狮子王》已然是一部让人难忘的经典,25年后的今天,在一部更为真实的电影《狮子王》中,对经典的传承,以及对辛巴成长过程中勇敢、责任与爱的刻画,都使这部电影仍旧带来了熟悉的感动。
2019-07-18 10:34
在影视行业,编剧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显然,编剧之编是影视艺术的起点和基点,然而,去编剧化问题却成了当下影视界的可怕顽疾。行业协会还要对那些有抄袭、剽窃等不良倾向的编剧作出应有的惩罚,从而优化编剧队伍,提升编剧的整体形象。
2019-07-18 10:21
新诗批评要警惕自媒体时代批量生产带来的肤浅、单一、粗鄙倾向,也要提防来自学院学术机制中的固化呆板与生搬硬套,达成有关诗歌创作、评价标准、诗歌史生成与诗学理论探讨作为学术共同体建构的共识。
2019-07-17 09:28
城市学家芒福德曾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在城市发展史上,不同时代累积下来的胡同、牌坊、院落、民居、街道等构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态。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活着的传统,更是代表城市独特性的历史文脉。
2019-07-17 09:25
社会日新月异,许多超凡之处、创新亮点,需要创作者看见、挖掘并展现出来。作为一剧之源,编剧应延展学习领域。只有先当生活的学生,才能当剧作的主人;要想写出鲜为外人知的行业堂奥,编剧能做且必须做的一件事便是沉入生活、保持知识更新。
2019-07-17 10:19
跨媒体时代确实可以实施明星形象的交叉促销,为明星们带来更大的收益。但如果对跨媒体的复杂性缺乏认知,错误地使用自己的明星形象,不仅可能消解自己的明星品牌,甚至可能造成明星形象的全面坍塌。
2019-07-17 10:02
短视频正在逐步成为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的一种方式。短视频容易让人上瘾,但也并非洪水猛兽。家长、学校如何正确引导青少年,让他们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方式、看优质的短视频,这是更需要我们去关注的。
2019-07-17 09:33
“好看”之外给予观众更多的感动与收获,理应是大众文艺作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网络改编剧到底能成为一个可传代的独立大作品,还是流于流行IP矩阵中的一个小环节,考验的正是其承载的精神文化含量。
2019-07-17 09:53
余华、莫言这些作家,他们的长篇的成功之处并非文本里的深层语态,而只是故事本身。孙笑冬只谈文学的语言,她认为莫言的语言没有美学价值,重复、老旧、粗劣。与孙郁先生的观点类似,她也说莫言的语言脱离了中国文学过往的几千年历史,不复优雅、复杂与丰富。
2019-07-16 10:2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