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魏璎珞身上有哪些古典气质

魏璎珞身上有哪些古典气质

2018-08-21 11:18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陈晓耘

  热播剧《延禧攻略》第54集,令妃魏璎珞严妆出场,赐死了尔晴。她第一次放弃了淡雅的妆容,成为霸气的女主。这一刻的她,心中充满了悲愤。

魏璎珞身上有哪些古典气质

  魏璎珞精于算计,杀掉尔晴对她着实没什么好处。一是,尔晴的死不能让先皇后死而复生;二是,双手因此沾满鲜血,留下了杀人的污名和罪孽;三是,破坏了自己在皇上心目中的好印象。然而,明知会面临这样的未来,甚至正好中了皇后的圈套,她还是选择了孤注一掷。经过了精心打扮,看上去神情肃穆,这样的令妃,给人“和泪试严妆”之感。她逃脱不了的宿命,带有几分古典悲剧式的美感。

  一出场,魏璎珞就是个十分强势的角色。但在我们的印象里,强势的性格是现代女性的特征,古代女性一般都显得典雅、温和,往往还带着几分孤寂。第一集里,吉祥打翻水桶弄脏了秀女乌雅氏的衣裙,并因此被羞辱。魏璎珞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下了吉祥。一路走来,无论是在绣坊,还是作为宠妃,面对遭遇的不公与陷害,魏璎珞二话不说就开撕,简直是“社会我璎珞”。这样的她,简直比今天你我身边最厉害的女同事还厉害,比《小时代》中的顾里还顾里。

  然而,要拍摄一部古装剧,必须为女主灌注一些古典元素,才能够让观众不出戏。就像富察皇后那样,温和大度,但又不失个性,让人心生爱怜。可是魏璎珞呢?性情耿直,见人就掐,似乎和典雅温柔丝毫不沾边儿。那么,为何我们在看剧过程中,还觉得颇有古典风味呢?为何这部披着古装外壳的现代职场剧,让观众很有代入感?女主魏璎珞身上,究竟有哪些古典气质?

  首先,从女主的长相、妆容到周围的环境布景,无不透露着古色古香。魏璎珞的瓜子脸、柳叶眉,像极了画像里的令妃。满族女子独有的沉重的三只耳坠,以及头上冰冷的朱钗、暗淡的绒花,殿内令人耿耿不寐的烛光,殿外那条不知通向何方的甬道,都成为女主那张孤寂面孔的外在注脚。

魏璎珞身上有哪些古典气质

  其次,魏璎珞虽然脾气不好,可是她会绣花。那绵密的针脚,绣的不仅是绣坊一等一的手艺,还是女子的柔美。不为父亲所喜的不甘,为姐姐平反昭雪的希望,对华丽未来的期许等,都在她的绣品中体现。这些,让魏璎珞拥有了“救父的缇萦”般的人设。她的人生,就是从绣坊开始的:一针一线,思虑精巧,绣出了人生的锦袍。

  再者,魏璎珞虽然读书不多,但有皇后教导。富察皇后看重她聪明伶俐、能言善辩,于是教她读书写字。有了文化,为女主将来成为宠妃奠定了坚实基础。在深宫苦闷时画画排解,在风情正浓时吟两句诗,在皇上为国事烦忧时引用几个典故来安慰,这是宠妃的必备素养,也是女主古典气质的体现。在绚丽的电视荧屏中,女主如果没有才情,就会显得有点遗憾。相反,又美又有才,就比较讨巧。《甄嬛传》里,一句“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就轻易让雍正动了心,便是这个道理。

  除此,孤独与坚韧,也是魏璎珞身上古典气质的重要组成部分。早期的她,没有温和典雅的性子,只有那一点点撩人的孤寂。“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春天马上就要逝去,庭院里空旷寂寥,阳光渐渐淡去。只有她一人,安静地坐着,若有所思。人和景相互映衬,成为一幅画。

  值得一提的是,剧中的皇后、妃嫔,几乎人手一把扇子。“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作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在这首《怨歌行》中,西汉女诗人班婕妤以团扇自喻,来抒发宫怨。深宫女子,在享受锦衣玉食的同时,也有着更多的不安。她们害怕失宠,就像扇子害怕秋天一样。因为秋天一来,扇子就用不着了,被随手扔进竹箱,仿佛恩情断绝。可是魏璎珞,从来不拿扇子,活成了一道孤独、坚韧的风景。

  “和泪试严妆”,悲伤时仍然不失精气神。“有意思”,是皇后辉发那拉氏对魏璎珞的评价。在任何境遇中,她都不怨天尤人,而是尽力做到最好。在偌大的紫禁城里,令妃魏璎珞茕茕孑立、迎难而上。她站在茫茫大雪中,走在那条狭窄笔直的甬道上,面对不可解脱的宿命,仍是一如既往地端庄自持。这种柔中带刚的美,是这部剧的最大亮点,也是古典气质的彰显。(陈晓耘)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杨少伟:大观园建筑与人物之间的关系

  • 詹 丹:野鹤烟云说岫烟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0多年前,方志敏烈士在狱中写下《可爱的中国》,今天,电视剧《可爱的中国》在央视热播。历史在不断向前,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以方志敏为代表的革命先烈们,他们坚定的信仰,他们忠诚的信念,他们对那个“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的新中国的向往和追求。
2019-07-23 10:17
《哥斯拉》并非惯常的好莱坞奇幻大片,它不贩卖英雄、正义与情怀,也不刻意强调“邪不压正”,而是戳中了观众心底的那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既是为怪兽霸行世界却逃不开轰然坍塌的宿命,也是为广阔浩瀚宇宙中人类之孤独与渺小。
2019-07-23 10:17
过往的明星制造路径,基本上延续了“演艺产品——大众媒体关注——话题营销”的三部曲,可在“流量时代”,这个过程大大缩短,首先是在某位艺人在微博等社交媒体里实现精准粉丝的聚集,在形成相当的粉丝群体后,再反向在大众媒体上引爆。
2019-07-22 10:38
适当的融合借鉴是戏曲发展的必然,但创作者更要注意戏曲舞台艺术的本体特色,有所吸收有所坚持,才能使作品不失戏曲美学底色神韵。这其中,值得注重的是“三个三”,即戏曲创作应注重“三宜”“三讲”和“三为”。
2019-07-22 11:31
以市场机制为主导,极大地改变了当下的文化形态,重构了新世纪的文化格局。从采茶戏《八子参军》到电影《八子》的转换,意味着采茶戏《八子参军》形成的“革命史诗”意象进入到了市场化的文化生产与传播机制中。
2019-07-19 10:28
戏曲就是中国特有且古老的传统艺术样式之一,它在普通民众的历史认知、道德建构与文化养成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无论对当代中国普通观众还是对国际艺术界同行来说,戏曲艺术却处于“有道理,说不清”的阶段,这与戏曲理论建设薄弱不无关系。
2019-07-19 10:17
图兰朵是个满怀希望和热血的女子,她期待能有一个人出现,帮助她挣脱枷锁。或许,对于“中国公主”和中国题材,中式解读更能切中东方文化精髓,这往往是金发碧眼的外国艺术家所难以抵达的灵魂彼岸。
2019-07-18 14:23
电视剧《可爱的中国》时间跨度为1926至1935年的十年间,集中展示的是方志敏一生中最有光彩、最具代表性的革命历程。该剧的叙事脉络清晰,情节曲折,反映了当时革命斗争的错综复杂和残酷激烈,从而使剧作具有非常强的观赏性和吸引力。。
2019-07-18 14:20
城市诗归结到底是要从城市书写上升到抒发城市,从形与态的描绘拓展到气与神的抒发。城市书写这个概念具有客观性,具有自然属性,而抒发城市则更具主观性,蕴含创意和梦想的能动特征。
2019-07-18 11:56
在《上海的女儿》中,周信芳《投军别窑》《打渔杀家》的京剧片段以写意的艺术形式贯穿整部影片的过程中,过去的黑白照片、珍贵的影像资料、现实的采访片段和为数不多的情景再现,拼接成了周采芹的整个人生。
2019-07-18 11:50
京剧《北平无战事》的亮相在于创作者对观众、原著、人性和历史的尊重。编剧花了近两年半的时间,才将80万字的长篇巨著转化成仅一万五千余字的戏曲剧本,其间四易其稿、六变提纲,经过许多次打磨,才产生了情节丰富、冲突激烈、结构严谨的新作。
2019-07-18 11:25
25年前的《狮子王》已然是一部让人难忘的经典,25年后的今天,在一部更为真实的电影《狮子王》中,对经典的传承,以及对辛巴成长过程中勇敢、责任与爱的刻画,都使这部电影仍旧带来了熟悉的感动。
2019-07-18 10:34
在影视行业,编剧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显然,编剧之编是影视艺术的起点和基点,然而,去编剧化问题却成了当下影视界的可怕顽疾。行业协会还要对那些有抄袭、剽窃等不良倾向的编剧作出应有的惩罚,从而优化编剧队伍,提升编剧的整体形象。
2019-07-18 10:21
新诗批评要警惕自媒体时代批量生产带来的肤浅、单一、粗鄙倾向,也要提防来自学院学术机制中的固化呆板与生搬硬套,达成有关诗歌创作、评价标准、诗歌史生成与诗学理论探讨作为学术共同体建构的共识。
2019-07-17 09:28
城市学家芒福德曾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在城市发展史上,不同时代累积下来的胡同、牌坊、院落、民居、街道等构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态。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活着的传统,更是代表城市独特性的历史文脉。
2019-07-17 09:25
社会日新月异,许多超凡之处、创新亮点,需要创作者看见、挖掘并展现出来。作为一剧之源,编剧应延展学习领域。只有先当生活的学生,才能当剧作的主人;要想写出鲜为外人知的行业堂奥,编剧能做且必须做的一件事便是沉入生活、保持知识更新。
2019-07-17 10:19
跨媒体时代确实可以实施明星形象的交叉促销,为明星们带来更大的收益。但如果对跨媒体的复杂性缺乏认知,错误地使用自己的明星形象,不仅可能消解自己的明星品牌,甚至可能造成明星形象的全面坍塌。
2019-07-17 10:02
短视频正在逐步成为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的一种方式。短视频容易让人上瘾,但也并非洪水猛兽。家长、学校如何正确引导青少年,让他们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方式、看优质的短视频,这是更需要我们去关注的。
2019-07-17 09:33
“好看”之外给予观众更多的感动与收获,理应是大众文艺作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网络改编剧到底能成为一个可传代的独立大作品,还是流于流行IP矩阵中的一个小环节,考验的正是其承载的精神文化含量。
2019-07-17 09:53
余华、莫言这些作家,他们的长篇的成功之处并非文本里的深层语态,而只是故事本身。孙笑冬只谈文学的语言,她认为莫言的语言没有美学价值,重复、老旧、粗劣。与孙郁先生的观点类似,她也说莫言的语言脱离了中国文学过往的几千年历史,不复优雅、复杂与丰富。
2019-07-16 10:2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