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为童年歌颂,迎曙光到来

为童年歌颂,迎曙光到来

2018-10-08 11:29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为童年歌颂,迎曙光到来

  ——鲁迅短篇小说《社戏》评析

  作者:李姝昱

  “童年的一天一天,温暖而迟慢,正像老棉鞋里面,粉红绒里子上晒着的阳光。”在散文《童言无忌》里,张爱玲如是写道。童年,是人生的一个重要阶段,通常与无忧无虑、天真烂漫、朝气蓬勃等词汇相联系。长大后,无论快乐或忧伤,得意或失意,我们都不会忘了,那一段最初的时光。鲁迅的短篇小说《社戏》,以生动、清新、明快的笔触,记叙了童年乘船看戏的诸多趣事,带给人浓厚的情感滋养。每读之,皆陶醉而忘忧。周遭的世界,仿佛亦更添几分可爱。

为童年歌颂,迎曙光到来

  一出门,便望见月下的平桥内泊着一只白篷的航船,大家跳下船,双喜拔前篙,阿发拔后篙,年幼的都陪我坐在舱中,较大的聚在船尾。母亲送出来吩咐“要小心”的时候……

  《社戏》写于1922年,发表于同年12月的《小说月刊》第13卷12号,后收入小说集《呐喊》。作品讲述了“我”的三次不同的看戏经历。前两次,是成年后在北京,到“什么园”和“第一舞台”去看戏,过程均不甚愉悦。留在记忆里的,多是“冬冬喤喤的敲打,红红绿绿的晃荡”。幽默的语言中,夹杂着些许苦笑的成分。世事纷繁,“我”最难忘、最珍视的,原是儿时在外祖母家消夏时,去赵庄看社戏的情形。一幅丰富多彩、妙趣横生的童年生活画卷,由此展开。

  外祖母家所在的平桥村,虽然小而偏,对于从大市镇来的“我”而言,却是一方新奇的乐土。这里住户不满三十家,只有一家小杂货店,但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在小村里,一家的客,几乎也就是公共的。”小孩子们,每天结伴掘蚯蚓、钓虾、放牛,不亦乐乎!作者用白描手法,以寥寥数笔,便将几样童年游戏,写得绘声绘色、有滋有味,让人心向往之。例如,“黄牛水牛都欺生,敢于欺侮我,因此我也总不敢走近身,只好远远地跟着,站着。这时候,小朋友们便不再原谅我会读‘秩秩斯干’,却全都嘲笑起来了”。与上述趣事相比,“至于我在那里所第一盼望的,却在到赵庄去看戏”。

  “看戏”,成为小说的重要线索,连缀起了事件的起承转合、人物的喜怒哀乐,起到了聚形凝神的作用。起初,因叫不到船,看戏一事即将泡汤。“我”急得要哭,或是“不钓虾,东西也少吃”。后来,决定借用八叔的航船出行,并征得了大人们的同意,“我的很重的心忽而轻松了,身体也似乎舒展到说不出的大”。一路上,大家兴高采烈,“有说笑的,有嚷的”。看戏过程中,有惊喜有失望,夸打戏骂老旦,好不痛快!返程途中,偷豆、剥豆、煮豆、吃豆的情节,堪称神来之笔,让寻常的看戏经历,多了一抹灵动、传奇的色彩。看戏归来,面对六一公公关于偷豆的问责,双喜的回答让人忍俊不禁。字里行间,洋溢着一种欢乐气氛。儿童的活泼率性、聪明伶俐,人心的亲切友善、温暖平和,深深感染了读者。

为童年歌颂,迎曙光到来

  最惹眼的是屹立在庄外临河的空地上的一座戏台,模糊在远处的月夜中,和空间几乎分不出界限,我疑心画上见过的仙境,就在这里出现了。这时船走得更快,不多时,在台上显出人物来……

  小说构思巧妙、逻辑严谨、叙事流畅,且平淡中有波澜、冷静中寓热情,写出了万千人共同的童年。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人物塑造、景物描写方面的独特追求和不俗成就。

  除了主人公“我”,小说中最典型的人物,当属小伙伴双喜。“一个最聪明的双喜大悟似的提议了”“在这迟疑之中,双喜可又看出底细来了”“双喜说,那就是有名的铁头老生,能连翻八十四个筋斗,他日里亲自数过的”“双喜以为再多偷,倘给阿发的娘知道是要哭骂的”“双喜所虑的是用了八公公船上的盐和柴,这老头子很细心,一定要知道,会骂的”……在众人犯难时,他能想出办法;在众人无聊时,他能自得其乐;在众人激动时,他能保持理性。一个胆大心细、惹人喜爱的小小人儿形象,在一连串精准动词、鲜活细节的支撑下,坚实地立了起来。还有阿发,小小年纪便慷慨无私、懂得分享。“偷我们的罢,我们的大得多呢。”因自家的罗汉豆个头大,他便主动建议大家摘来煮着吃。

  景物描写,紧紧抓住了意象特征。小说以优美简约的文字,刻画了看戏途中的好山好水好夜色,让读者身临其境。幽静迷人的江南水乡,在儿童视野的观照下,愈发玲珑剔透,别有一番风味。例如,“两岸的豆麦和河底的水草所发散出来的清香,夹杂在水气中扑面的吹来;月色便朦胧在这水气里。淡黑的起伏的连山,仿佛是踊跃的铁的兽脊似的,都远远的向船尾跑去了,但我却还以为船慢”,读来赏心悦目、如入画中。平桥村和赵庄相距五里,“我”看戏的心情迫不及待,目之所及都变得欢快起来。此处,情景交融,恰到好处。看戏结束,“回望戏台在灯火光中,却又如初来未到时候一般,又漂渺得像一座仙山楼阁,满被红霞罩着了。吹到耳边来的又是横笛,很悠扬”。乘船离开时,这种淡淡的伤感,触人心怀。

为童年歌颂,迎曙光到来

  我们中间几个年长的仍然慢慢的摇着船,几个到后舱去生火,年幼的和我都剥豆。不久豆熟了,便任凭航船浮在水面上,都围起来用手撮着吃。吃完豆,又开船,一面洗器具……

  机灵的双喜、敦厚的阿发,可爱得好比《故乡》里“能装弶捉小鸟雀”、送给朋友贝壳和鸟毛的少年闰土;碧绿的豆麦、清香的水草、起伏的连山、悠扬的横笛,美得犹如“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从“社戏”的故事中,我们似乎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想起亲历的往事。那一去不复返的孩提时代、黄金岁月,像过电影一样在脑海中清晰地浮现,让人不禁轻轻一笑、鼻子一酸!

  事实上,那夜的戏本身,几无亮点可言。在戏台下待了许久,“我”和小伙伴们既没有看到铁头先生翻筋斗,也没有盼到“套了黄布衣跳老虎”。最好的一折,不过是“一个红衫的小丑被绑在台柱子上,给一个花白胡子的用马鞭打起来了”。但就是这样普通的内容,为何多年来一直让“我”念念不忘、回味无穷?用文中的原话说,便是“我确记得在野外看过很好的戏,到北京以后的连进两回戏园去,也许还是受了那时的影响哩”“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也不再看到那夜似的好戏了”。究其根本,大略因为童真童趣弥足珍贵,更是因为那时社会相对安定祥和,充满人情味、真善美。

  甲午战争后,帝国主义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华夏大地,内忧外患日益加深,救亡图存运动风起云涌。经过了辛亥革命,中国社会面貌有所改观,可人民的生活依旧艰难。十月革命胜利、五四运动爆发,让中国人深受鼓舞。作为一位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鲁迅忧国忧民、心怀天下,发表了一系列针砭时弊、直指人心的优秀作品,倡导以美育来改造国民性。小说《社戏》,与先前的《故乡》一脉相承,可谓小处落笔、大处着眼,寄予了作者对乡土风情的怀念、对美好品德的颂扬,以及在黑暗动荡年代,对曙光和希望的期盼!(李姝昱)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吴道毅:《边城》中的端午节与爱情

  • 王玉玊:日本动画何以“霸屏”多年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上甘岭》《铁道卫士》《奇袭》《英雄儿女》等经典红色电影诞生至今已超过半个世纪,但在英雄人物塑造、主题思想呈现和视听语言设计等方面依然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成就,尤其是把个人命运与国家安危结合起来,彰显了国家尊严、文化自信与人文情怀。
2019-06-14 18:42
画意摄影流派产生于19世纪80年代,在历经“高艺术”摄影、“自然主义”摄影、“后画意时期”三个发展阶段后分为两派,属于典型的源自西方的艺术思潮。其中“画”和“意”的问题是创作者必须要厘清的。
2019-06-14 17:55
据不完全统计,光2018年播出或开机的翻拍剧就超过20部,有些已经播出的,口碑一部比一部烂。电视剧市场出现了非常糟糕的两大行业乱象:要么IP改编、经典翻拍泛滥成灾;要么抄袭剽窃成风,网文界的抄袭剽窃更是如此,多部所谓IP大剧也都深陷抄袭疑云。
2019-06-14 17:15
当下,书写工具的改变把作家从繁重的文字修改、誊抄工作中解放了出来,可以说降低了创作的劳动强度。文学创作原本就不能有随意的想法,随意只能是写写玩玩或画画,那是对不起读者,更对不起自己的。
2019-06-14 16:38
“以前外国人一提到中国题材的影视作品,就想到成龙、李连杰的功夫,或者传统的古装IP剧,如今世界的目光已经慢慢从那些转向了中国的现实主义题材的影视剧。”从成龙的功夫转向关注中国现实主义的题材,世界正在关注中国人民的真实生活,或者发生变化的故事。
2019-06-14 16:14
孔子推崇《诗经》的道德教化,曾说:“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而修身是指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择善而从,约束自己的言行以符合礼仪的规范,使自己的身心受益,帮助他人成就善道。
2019-06-14 15:54
提到性侵题材的电影,虽然数量不多,但由于情感和道德上的冲击力,几乎每一部都是“高分必看”。性侵题材电影,其存在的意义不仅是艺术表达,还承担着抚慰受害者、警醒父母家长乃至整个社会的功用,从道德和法制层面来预防犯罪,这才是最值得致敬的价值所在。
2019-06-14 14:57
《逃出绝命镇》+《黑豹》+《黑色党徒》的“黑旋风”之所以席卷美国,无需、也无法回避其肤色背景,“现象级”的全民话题,源自这个国家短暂历史中的积弊。皮尔再度出手,瞄准的仍是美国人的痛点,《我们》的主角还是黑人,但种族问题已不是重心,而是阶层。
2019-06-14 14:19
比起明星的隐私八卦,更贴近现实生活的还是与我们切身相关的社会话题。就像《我家那小子》中的家庭教育话题、《喜欢你我也是》中的青年交友话题等,寓于其中的不仅有价值承载,也让人们看到生活的美好,无疑才是观察类综艺节目“观察”的真正意义所在。
2019-06-14 10:41
“一带一路”正成为上海国际电影节最闪亮的标签之一。2015年,上海国际电影节首设“丝绸之路”影展单元,次年将其延伸为“一带一路”影展单元,如今这已成为电影节展映板块的常设单元,展现着千年海陆文明交融互鉴滋养下,大银幕上的绚烂风景。
2019-06-14 10:25
今年1月至5月,刘慈欣《三体》系列一直雄踞畅销书榜,将书榜上的“常青树”甩在了身后,创下了国内科幻文学史上的奇观。单靠刘慈欣一人就撑起一个科幻市场?让科幻界对公众、对写作、对推广机制产生了冷思考。
2019-06-14 10:33
“在人类发展的每一个重大历史关头,文艺都能发时代之先声、开社会之先风、启智慧之先河,成为时代变迁和社会变革的先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文艺承担着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的神圣职责,还担负着引领时代风气的重要任务。
2019-06-14 09:42
古典诗词是中华文化中的精华,其中蕴含着中华民族最美好的心灵品质。诵读古典诗词是践行中华美育的一个好方法,通过诵读古典诗词,有效开展美育工作,正是实现中华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体现。
2019-06-13 16:27
一波三折的剧情,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这是戏剧的经典表达。表面上看,《绝杀慕尼黑》是一场篮球赛的重新演绎,实际上通过比赛来表达战斗到底的意愿,观众所感动的除了曲折的剧情,还有生活中的奇迹。可以说,《绝杀慕尼黑》让人重新认识了俄罗斯电影。
2019-06-13 16:05
人设问题成了娱乐圈的头等大事,人设崩塌可能毁掉一部剧的全部努力。因此需要友情提示,编剧们在创作剧本时,不要只顾着剧情的戏剧性冲突,还要将主角的言谈举止在道德标尺上仔细筛查,扫除其身上的人设黑点。
2019-06-13 15:48
2019年,人工智能技术支持的“黑科技”正式将人们带入“智媒体”时代,时代在高新技术领域按下了快进键。《角儿来了》也再度升级,用中国戏曲将艺术与人生、前辈与后生、大屏与小屏进行了深层次连接,真正实现了节目“讲好中国故事,传承时代经典”的初衷。
2019-06-13 14:08
5月,作为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38台参评剧目中唯一的少数民族剧种,大理白族自治州白剧团创作的白剧《数西调》在上海虹桥艺术中心上演,受到观众欢迎。从《数西调》的戏剧文学、唱腔音乐和表演样式3方面,可以看出较为完整和典型的白剧艺术特征。
2019-06-13 13:57
地方戏的“地方”,主要指剧种流行的地域大小,包括专业团体、从业者和观众的数量多少。对于“戏”,也即对剧目的选择,最能体现不同时代、不同经济政治社会对地方戏的不同要求。在原创现代戏上,地方戏不唯剧目建设、剧种建设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2019-06-13 10:18
电视剧的拍摄本身是集体创作,如果需要达到真实感,演员必须在相对真切的置景、服化道和拍摄环境中完成。剧本本身是否贴近真实,人物的设定是不是虚构的,都会直接影响真实感的塑造。国产古装剧拍了这么多年,仅倒茶这个动作就没有人严格探究。
2019-06-13 10:15
“瘦身”这个词,最近常被用于形容互联网影视的现状。经过前几年野蛮生长,网络剧生产逐渐回归理性。上线网剧数量逐年走低,意味着行业重新洗牌,这也是网剧迈向精品化的信号之一。
2019-06-13 10:1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