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浪漫主义与诗人徐志摩

浪漫主义与诗人徐志摩

2018-10-11 14:30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李姝昱

  今天,“浪漫主义”是个比较常用的词,在许多语境和场合都能见到。人物、作品、事件等,都可以和“浪漫主义”挂钩。例如,李白被誉为唐代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诗经》被视为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作品;2014年上映的《救火英雄》,被评价为“一部略带浪漫主义的灾难动作片”;今年8月,北京市教委公布新高考改革方案,引发了一场关于“浪漫主义式改革”的探讨;近期热传又将翻拍的《还珠格格》,成了藏着“江湖儿女”的浪漫主义,等等。

浪漫主义与诗人徐志摩

布面油画《查理四世一家》,由西班牙著名画家戈雅创作于1801年。

  尽管随处可见,但“浪漫主义”究竟指代什么、有何缘起,似乎鲜有人较真。“浪漫主义”一词,来源于西方。“浪漫”,最初指古老的传奇小说,里面写满了古堡、魔术师和精灵鬼怪,其义往往和幻想、不真实、过分等密切相关,被当作贬义词使用。18世纪末19世纪初,随着浪漫主义运动在欧洲兴起,“浪漫”成为一种崭新的审美理想、审美原则,代替了庄重含蓄、高雅正统的古典精神。

  古典美学,把理性知识作为最高价值取向,把是否符合道德作为评判艺术的重要标准。正如柏拉图所言,“追求美妙的歌唱和缪斯的人,应该追求的不是快感,而是正确”。他相信,一旦掌握了宇宙世界的本质,人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亚里士多德说过,“人的特殊功能是根据理性原则而具有理性的生活”。在他看来,有理性的生活才是人真正应该过的生活。

  浪漫主义正好相反,注重情感表达,强调主观和灵感。它的兴起和发展,深受法国大革命“自由、平等、博爱”思想,以及德国古典哲学、空想社会主义的影响。《不列颠百科全书》记载道,在历史上,浪漫主义立场是对18世纪古典主义的朴素、客观和平静的一种自觉反抗。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中概况说,“浪漫主义运动的特征总的说来是用审美的标准代替功利的标准”。

  在文学、美术、音乐等各个领域,浪漫主义带来了一种新的气象。例如,卢梭的书信体小说《新爱洛绮丝》,开浪漫主义文学之先河。雪莱、卢梭、拜伦、雨果、歌德等,也发表了大量的浪漫主义文学作品。浪漫主义画派,以戈雅的《查理四世一家》、籍里柯的《梅杜萨之筏》、德拉克罗瓦的《自由引导人民》等为代表作。浪漫主义音乐,则以舒伯特、门德尔松、肖邦、柴科夫斯基、李斯特、瓦格纳等为代表人物,出现了《小夜曲》《蓝色多瑙河》《幻想交响曲》等一些经典作品。浪漫主义戏剧,亦取得了巨大成就。

浪漫主义与诗人徐志摩

布面油画《歌德在坎伯尼亚》。歌德(1749—1832),德国著名思想家、作家、科学家。

  通过分析相关作品和言论,我们可以发现,浪漫主义作为一种文艺创作方法和思潮,表现出以下几个主要特征:

  一、多情善感,悲天悯人:

  浪漫主义美学认为,仅有理智的人是不健全的。只有保持情深意长、完满自足的内心,以强烈的情感为推动力,人类才能揭开大千世界的奥秘。情感,被赋予了重要价值和崇高地位。

  二、热爱自然,向往自由:

  自然与自由,是浪漫主义美学的两个重要概念。气象万千、生生不息的大自然,让人心旷神怡。自由,被浪漫主义者视为美好生活的先决条件,以及构成独立存在、完整人格的必需。

  三、率真任性,追求极端:

  英国杰出诗人济慈有句名言,“美即真,真即美”。浪漫主义者往往童心未泯、率真任性,推崇真情真理。他们的极端,其实源自对单纯信仰的执着,就像苏格拉底甘愿为理想赴死一样。

  四、想象丰富,膜拜完美:

  因不满足于日常生活、科学世界的空洞、反复、冷静和有限,浪漫主义者通过想象创造了一个丰满、变化、冲动和无限的世界。他们大胆想象和超越,力图告别人性的弱点,走向完美的神性。

浪漫主义与诗人徐志摩

1924年,印度诗人泰戈尔访华,徐志摩(右一)担任翻译。

  20世纪初,浪漫主义传入我国,深深影响了一大批文人艺术家。其中,诗人徐志摩便是最典型的一位。雪莱、济慈、拜伦、华兹华斯、雨果、卢梭等一大批浪漫主义作家的作品,引起了他浓厚的阅读和研究兴趣。在欧洲读书、游历期间,他还见到了仰慕已久的罗素、哈代、威尔斯、萧伯纳、曼斯菲尔德、傅来义等一些文学前辈、艺术大家,在交流中受益匪浅。徐志摩的浪漫主义美学情怀,日渐浓厚。一首《再别康桥》,成为脍炙人口的名篇。

  徐志摩是个信仰感情的人,在年仅三十四岁的生命中,对爱人、亲友、大众极尽热爱、同情和优容。在《我所知道的康桥》一文中,他曾坦言,“我这一生的周折,大都寻得出感情的线索”。他甘冒世之不韪,在茫茫人海中寻访唯一的灵魂伴侣;他没有对“证婚词事件”心存芥蒂,而是依然把梁启超当作良师益友,在其病重时日日探望,在其去世后策划纪念专号;他帮助何家槐、丁玲向各大报刊、出版社荐稿,为朋友之事不辞劳苦;他一生信仰佛教,与萍水相逢的乞丐席地喝酒,并向其馈赠衣食,同挑粪夫促膝长谈、嘘寒问暖。他向往“在霜浓月淡的冬夜,独自写几行从性灵暖处来的诗句”,将诗人自比为痴鸟和夜莺,倾尽一生为星月的光辉、人类的希望而歌唱。

  徐志摩视自然为一本绝妙的奇书和一位博大无私的母亲,一生游历各地,痴恋祖国的名胜、异国的康桥。他曾在杭州西湖远眺波光堤影、寻访三潭映月,在北戴河欣赏紫荆藤萝、聆听白涛拍岸;曾在翡冷翠山中体会“明星与流萤的交唤,花香与山色的温存”,在康桥“闲步,听鸟语,盼朝阳,寻泥土里渐渐苏醒的花草,体会最微细最神妙的春信”;他偏爱山居生活,把“作客山中的妙处”写得耐人寻味。他把自由看作人类最大的幸福与权力,自比为“一只没笼头的野马”,一生都想摆脱沉重的皮囊,“凌空去看一个明白”。在《鲤跳》一诗中,他表示“我愿意做一尾鱼,一支草,在风光里长,在风光里睡”。在《自剖》一文中,他坦言“我爱动,爱看动的事物,爱活泼的人”。

浪漫主义与诗人徐志摩

电视剧《人间四月天》于2000年首播,演员黄磊饰徐志摩。

  徐志摩一生,“爱真理,爱真实,爱勇敢,爱坦白,爱一切忠实的思想”。执编《晨报副刊》期间,他竭力将其办成“说真话”的阵地;他推崇契诃夫的小说,喜欢他笔下平凡、亲切、真实的生活。他认为,诗是极高尚纯粹的东西,诗人应该像小孩子一样天真烂漫,保持月光一般清洁、花朵一般美丽、星夜一般安静的内心。他觉得,“有了窍,灵性才能外现,有了窍,才能看,才能听,才能呼吸,才能闻香臭辨味道”,曾经冒雨独立桥头许久,只为等待那一道可能会出现的彩虹。在他看来,爱就要心心相印、誓同生死,这才是爱的功德圆满;那种淡而无味的爱,则是不纯粹、有漏洞的。他坚信,人生虽是与苦俱来,但我们不该诅咒苦痛,而“应在苦痛中学习,修养,觉悟,在苦痛中发现我们内蕴的宝藏,在苦痛中领会人生的真际”。

  徐志摩的作品,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想象。如他所言,“我是一只不羁的野驹,我往往纵容想象的猖狂,诡辩人生的现实”。他认为,文学修养的起点,是保持活泼的态度,像一棵临风沐雨、活力四射的树一样生活,创造枝繁叶茂、丰满美好的作品。在《海滩上种花》一文中,他歌颂了一个往海砂里浇水种花,想象它会生根发芽的小孩,讽喻了失去想象、按图索骥的现代人。他坚信,只要我们愿意努力,自觉培养审美的敏感,便可将苍白的生活变成美好的寓言。“美是人生最可珍的产业,是进入天堂的秘匙”,徐志摩一生膜拜完美,以审美态度观照芸芸众生、解悟万千世相,为自己开拓了一片广大的精神空间。无论是临风的柳丝、稻田的阳光,还是试新声的画眉、树荫下散步的行人,美的事物一旦出现,在他眼里便可入诗。

  作为我国现代文学史上的著名诗人、散文家,徐志摩一生著述颇丰、贡献卓著。然而,提起他的人生,尤其是感情经历,许多人表示异议,认为他言行放荡、自私败德。他本人,似乎并不理会这些外在评价,而是一如既往,不负我心地活着。他真正在意的,也许只有一个人生存于世的内在感受。那么,究竟什么才是幸福生活的概念,什么才是人真正应该过的生活?苏格拉底认为,不变的、确定的、永恒的真理只能求诸自我,于是他总能因为需求最少,而非拥有最多而感到富有。对于亚里士多德来说,幸福生活意味着结合了所有的美德、好的运气以及欣赏它的哲学智慧。人生问题,也一直是中国传统哲学关注的焦点。无论是儒家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还是道家的“适性逍遥”“贵己重生”,均是在探讨生命意义、人格理想,且都能自圆其说,具有一定启发性。但正如西班牙著名哲学家、美学家桑塔亚纳提出的,“人类不可能找到绝对真理,因为它是超越于每个人具体的思维的;它与活着不相容,因为它排除了所有个别的情境、机构、利益乃至探索的日期:绝对真理之所以不可能被发现,正因为它根本不构成一种视角”。从这个意义上说,徐志摩的浪漫主义美学情怀,也许正是他意念中幸福的根源之一。(李姝昱)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街巷志》:感受城市文化流动的心灵与气质

  • 赵 琳:莫让表演“没文化”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山田洋次说过,一辈子不想拍鲜血淋漓的暴力场景。《家族之苦》塑造的这个家族,充满顽固的大男子主义,从周造到幸之助,父子俩的傲慢与自私如基因般顽固地刻在血缘里。所以,只有周造的妻子富子最能体会史枝的苦楚,史枝的命运几乎就是对富子的一次轮回。
2018-12-14 15:17
故宫的这场“宫斗戏”不仅仅是一场热闹,对于许多还裹足不前的博物馆还是一堂课。故宫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博物馆文创衍生品这个蓝海的体量,可能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力,该如何更好地激发创意、调动创作活力,可以从故宫这个国内博物馆老大身上学习。
2018-12-14 09:30
面对新时代,中华民族正以坚定的文化自信开启下一个四十年。只要坚持“以文化人,以艺养心,以美塑像,贵在自觉,重在引领,胜在自信”,我们就一定能在文化、文艺建设上实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2018-12-13 09:37
《国家宝藏》第二季开播,有专家指出,“文博热”常态化,让老百姓真正爱上博物馆,需要的绝不仅仅是一档综艺节目的助力,更需要博物馆人持之以恒的努力,活化展览,做好教育推广,“让木乃伊跳舞”。
2018-12-14 16:04
给历史剧一定的宽容度,自然是对创作的尊重。只要不伤害传统历史文化和美德规范,适当且不违背历史感的改编,应该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不过,电视剧《霍去病》将出身名门贵胄的霍去病硬编进“草根逆袭”的套路故事,的确很是不妥,超出了改编历史题材的底线。
2018-12-12 09:19
人生不过百年,不同的理解、不同的活法中,有个体丰富的个性,也有共通的闪光点。影片将两个家庭的故事进行交叉剪辑,不同的人物、地点、故事,相似的是那些夹缝里的窒息和纵然没有退路也挣扎着向死而生的力量。
2018-12-14 15:01
看惯了大喜大悲的故事片,很多观众对于像《一百年很长吗》这样生活流的纪录片未必买账,但这些电影的魅力在于,当你真的坐在电影院静静观看时,你会被打动的。平凡人的生活,会有很多我们自己生活的影子,就像一束光,折射出我们自己的过去。
2018-12-12 14:40
话剧改编的电影,其实是一把双刃剑。能被挑出来改编电影的话剧,剧本质量一定是过关的,好故事是话剧改编电影的优势。但话剧改编成电影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舞台呈现和电影画面在表现手法和尺度上都有区别。
2018-12-14 09:40
我们应该多从普通人的角度去寻找创意,多从身边发生的事情中去发现素材,对人物细腻刻画,对场景实地调研,对故事反复推敲,以创作更多专业而有诚意的公益广告作品,去推动社会的进步,人类的文明,让世界变得越来越美好。
2018-12-13 09:40
“初唐四杰”堪称盛唐精神的探路者,他们以超乎寻常的坚定与执着,自由驰骋在对理想的追逐和对未来的想象中。诗歌是强化记忆的有效方式,他们通过诗歌创作,把逐梦路上的艰难困苦以及壮志豪情化作永远的记忆。
2018-12-12 09:15
《老爸102岁》欢乐多多,思考满满。纵观今年上映的印度电影,似乎有着一些共性:以开心喜剧开始,以深刻思考作结。这应该成为喜剧电影的新方向。否则,光有笑料,没有内涵,观众看得多了,迟早会觉得厌倦。
2018-12-12 14:55
孔笙导演的电视剧,既有历史题材,也有现实题材;既有战争剧,也有都市剧,还有网络传奇剧。其所涉及题材领域的丰富性让人惊讶,充分体现了导演驾驭多样化题材的高超能力。但从这些看似多样化的题材内容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孔笙对于“大”题材的偏爱。
2018-12-12 09:27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代人的“启蒙书”,太多人从它开始追寻自我。但受启蒙的基本是高考制度的受益者,当他们带着“黄鹤楼上看翻船”的心态阅读这本小说时,它变成了一种思想。我们看到的塞林格是一名隐士、思想家和人生偶像,偏偏不是小说家。
2018-12-11 10:08
《无名之辈》其实是一部用现实生活场景包裹的浪漫爱情片。片中的无名之辈,所经历的并不是平凡人生,而艰难生活在他们的爱的照耀下,发出不一样的光芒。这也是电影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
2018-12-11 10:35
今年可以说是现实主义小说的“丰收年”,许多作品不约而同地聚焦现实题材,又各自展现出不同维度。深入历史,或直面当下,深耕一方土地,或是体察一种人群,工笔或写意,体现了当下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深度与广度,以及对以往同一类型写作的创新和突破。
2018-12-11 09:54
这部电影具有典型的华人文化特征,并将文化异质性的冲突落实在一个女性世界里。片中代际冲突的核心完全由女性来构建,如同大观园,只是这里,女性所承担的维持谱系的作用是这部电影真正的“符号化”的图景。
2018-12-11 10:02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当下,纪实节目走热,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聚光灯”效应的存在让观众记住了那些被媒体争相报道的不和谐事件,反而忽略了身边更多默默守护着人民安全的基层警务人员,而《巡逻现场实录2018》完成的就是这样一份看似微小却十分厚重的记录。
2018-12-11 13:4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