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林黛玉为何不再谨言慎行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原创 > 正文

林黛玉为何不再谨言慎行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19-05-10 09:1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 詹丹

  “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似乎是人们对林黛玉的普遍印象,以致日常生活中,有人会以学林黛玉,来告诫别人要谨言慎行。但仔细想来,这一判断又似是而非,因为是从人物的静态或者说一时言行的凝固方式中得出的。

林黛玉为何不再谨言慎行

  虽然林黛玉进贾府之前,已经从母亲贾敏那里得到了许多关于贾府生活习惯及各种人物的信息,而且形成了大致判断。特别是贾府的日常起居礼仪,非同寻常。所以,黛玉进贾府时,对自己的言行有了一个基本预设,那就是要“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耻笑了他去”。

  因为有这样的预设,所以林黛玉特别留意贾府中人的言行举止,自觉将家常时养成的习惯与之相比较,来及时纠正自己的言行,以便能够入乡随俗,免得授人笑柄。例如,改变了饭后暂不饮茶的习惯。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黛玉两次介绍自己读什么书时的差异:从第一次说刚读了《四书》,到第二次说只认得几个字,口气变得越来越低调。听到老祖宗说贾府里的孩子没读什么书,刚认了两个字,免得做个睁眼瞎,她也就学样,对自我介绍做了调整,免得被人视为不知高低。凡此,都体现了林黛玉“这里见了许多事情不合家中之式,不得不随的”。

  问题是,如果只局限于文本第三回的内容,而不和林黛玉此后的言行联系起来,可能会对其形象形成一个整体上的误判。因为,黛玉进贾府后的第二次露面,给人的那种低调、谨慎的感觉,就发生了变化。

  第七回写周瑞家的拿了薛姨妈处的宫花,分送府里的各位姑娘。她一路走来,到林黛玉这里,已是最后一站。当时,黛玉恰好在宝玉房中玩。以下是相关描写:

  周瑞家的进来就笑道:“林姑娘,姨太太着我送花儿与姑娘带来了。”宝玉听说,便先问:“什么花儿?拿来给我。”一面早伸手接过来了。开匣看时,原来是宫制堆纱新巧的假花儿。黛玉只就宝玉手中看了一眼,便问道:“还是单送我一人的,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周瑞家的道:“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了。”黛玉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周瑞家的听了,一声儿不言语。宝玉便问道:“周姐姐,你作什么到那边去了。”

  我们看到,黛玉此时的言行,是与谨言慎行的态度背道而驰的。

林黛玉为何不再谨言慎行

  周瑞家的进门送礼,本来欢天喜地,想不到黛玉爱理不理。倒是宝玉比较热情,马上把宫花接过,并好奇地立马打开。从做人礼貌上说,马上打开看礼物,可以见出对礼物的重视。而黛玉不但不接手,且只就宝玉手中看一眼,一种事不关己的冷淡样。试想,如果没有宝玉现场那么起劲,送礼过来的周瑞家的,必然会有些尴尬。不过事情并没有完,黛玉还突然问了一句,别的姑娘们是否都有。周瑞家的,此时产生了误会,以为黛玉是担心在别的姑娘都没有的情况下单给了她,才会不好意思接受。我们甚至可以认为,周瑞家的很愿意从这方面想,以对黛玉起初动作的迟缓,给出一个善意的解释。所以,她好意安慰黛玉,让她尽管放心拿。“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了”,一连用了两个“了”字,大有一切都妥妥的意思。想不到黛玉听了,反而从另一面去揣测,认为是把别人挑剩下的才给她的。那种冷笑的口吻,终于如一盆凉水,浇到送礼者的头上。黛玉的理解与事实反差之强烈,让周瑞家的当即哑口无言。亏得宝玉出来打圆场,把话岔开,问她何以去薛姨妈那边,总算给了她下台阶的机会。

  这里,周瑞家的之回复和林黛玉的反应,显示了人与人之间的深深隔膜,以及一种理解的错位,尽管思维方式上倒是都考虑了特殊性问题。周瑞家的之回答,是误以为黛玉担心自己被特殊照顾了,而黛玉恰恰也是担心自己被特殊对待。只不过,此特殊非彼特殊。周瑞家的考虑的是,作为客人的个体优于群体的特殊;而黛玉考虑的是,作为一个初来乍到者,作为群体中的一个个体,能否被同样对待,以免有受冷落的特殊,所以当即发作起来。只不过,这一次发作,对谨言慎行的违背,只能算是小试牛刀,是前奏,到了下一回才算大爆发。

  第八回,林黛玉去薛姨妈家,三言两语,就几杆子打翻一船人。她借着训斥丫鬟雪雁的名义,旁敲侧击地把宝玉、宝钗、李嬷嬷等周边所有人,几乎一并奚落进去,且颇收“借他人之力来打击对方”的效果,弄得薛姨妈不禁声明“你这个多心的,有这样想,我就并没这样心”。李嬷嬷则着急万分,道是“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尖”。而薛宝钗,半开玩笑半指责地拧着她的脸说:“真真这个颦丫头的一张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总之,林黛玉一逞口舌之利的四面攻击,将其反应敏捷、尖酸刻薄的一面暴露无遗。这几乎与她当初言行谨慎的自我要求,完全翻了个儿。小说在回目中也特别明示读者,她是在“半含酸”。那么,她何以会变得这样呢?

林黛玉为何不再谨言慎行

  其实,就林黛玉本身来说,谨言慎言与尖酸刻薄,都是其内心无所依靠而显焦虑的一种表征。初进贾府时,要求自己谨言慎言,是就陌生者常有的自我保护意识而言的。后来,她在贾府中与宝玉一见钟情。宝玉的娇宠,使她能够有机会把这种焦虑稍稍释放出来。而从宝玉的包容,也可以确证宝玉对她的情感。这样,常常是宝玉在场的地方,黛玉那种尖酸刻薄的话语,就变得无所顾忌。似乎千言万语,远兜远转,最终都要落实在宝玉对她的重视上。她要把自己的特殊性,在宝玉心目中凸显出来。另一方面,紧随黛玉之后,宝钗进入贾府。宝钗在众人心目中获得的好感,也让黛玉倍感压力。黛玉担心这种好感是宝玉所不能例外的,因此内心的焦虑和紧张,也会不时涌现。伴随着言行的尖酸刻薄,一直到宝玉挨打后,黛玉的情感才在宝玉那里获得了切实的保证。从此,她的焦虑得以缓解,不但较少讽刺人,连眼泪也流得少了。这时,她的言谈举止变得自然。自我约束性的谨言慎行,也就不再有明显的表现了。

  不过,在后四十回续作中,黛玉的焦虑症又突然变得格外严重。续作者如此书写,也许是考虑到黛玉对婚姻的绝望,但更可能是为了照应前文描写的焦虑,以求和前八十回的人物书写、情节脉络贯通起来。

  平心而论,人与生活的复杂性,使得《红楼梦》的情节展开过程无法与最初预设保持一致。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后四十回中,频频有与前八十回呼应的细节描写,倒未必证明了前后情节的有机联系。尽管有人把这视为后四十回与前八十回的作者是同一人的理由,而笔者的看法恰恰相反。或许是,正因后四十回的作者唯恐读者怀疑,怀着一种心理焦虑、一种作贼样的紧张,才导致照应前文的细节描写,出现得频繁而又不自然,其夸张程度让人无法接受。例如,让黛玉做噩梦看到宝玉血淋淋的心,让她心惊肉跳于别人的闲言碎语。不少直白而缺乏蕴藉的文字,已经很难同前八十回作者那种雍容不迫的手笔联系起来。结果,形成的悖论是:越紧张迫切地想证明和前八十回的联系,却越是远离了前八十回的风格。虽然后四十回的内容与艺术处理,倒也并非一无可取。(詹丹)

 

  林黛玉为何不再谨言慎行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面向社会长期征集优秀稿件。诚邀您围绕文艺作品、事件、现象等,发表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的评论意见。文章2000字以内为宜,表意清晰,形成完整内容。来稿一经采用,将支付相应稿酬。请留下联系方式。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投稿邮箱:wenyi@gmw.cn。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东京暮色》:小津安二郎电影的另一种“语法”

  • 漆永祥:古籍善本何以为文化续脉,为时代添彩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苍穹之上》涉及了带有挑战性的军工题材,表现改革开放40年,中国军工企业面临各种困难和挑战,奋力追赶世界领先目标,打破西方的技术封锁,独立研发、制造中国自己的型号飞机——歼击机的故事,在话剧舞台上首次塑造了中国航空人的英雄群像。
2019-05-27 13:11
电影以影像的方式,提供了一份正面战场及“看不见的战场”在上海解放前后惊心动魄的斗争史。在这些老电影中,有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够迅速稳定局面、恢复上海的生机、保卫上海的安全这些历史难题的答案;也有这段伟大历史中永不湮灭的细节与注脚。
2019-05-27 10:25
《都挺好》火了,“苏大强”主演的《银锭桥》复排了。《茶馆》《窝头会馆》都是“京味儿”,可是《银锭桥》的“味儿”不同,有种云淡风轻的清新。《银锭桥》是一片好景致,一种质朴的艺术情趣。不带任何包袱地去看戏,可能才是欣赏这个戏的最佳方式。
2019-05-24 16:30
日本文艺界对莎士比亚的热爱,或许并不是一个谜。其实早在半个世纪前,大导演黑泽明便被称为“世界电影界的莎士比亚”。黑泽明的身影之后,除了莎士比亚,还有另外一个大文豪的存在,那就是列夫·托尔斯泰。
2019-05-24 16:19
瓦赫坦戈夫曾说“我爱一切的戏剧形式。但最吸引我的,不是日常生活中的一切元素,而是人们精神所生活于其中的那些元素”。这句话很好地诠释了里马斯·图米纳斯《叶甫盖尼·奥涅金》舞台呈现的着力点——重点摹写塔季扬娜的生命图景,展现一种心灵现实。
2019-05-24 16:22
一部融合裸眼3D多媒体特效的舞台剧《三体Ⅱ:黑暗森林》,被誉为“中国戏剧史上的一次科幻启蒙”。那么,炫酷的视觉效果是如何实现的呢?舞台“黑科技”是如何与深沉的剧情碰撞的呢?观众反响又怎样呢?
2019-05-24 09:48
“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继承发展马克思主义文论倡导的对文艺作品高标准要求的重要论述。为不负新时代、不负祖国和人民,作家艺术家理应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勤奋耕耘,精心创作,努力实现“三精”统一,用精品铸就文艺高峰。
2019-05-24 09:30
电视剧《我只喜欢你》近日正在热播,追剧观众纷纷重拾原著《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熬夜狂读。早已不再火热的青春文学在这个初夏再度回到了人们的视野,青春文学生存现状这个话题也由此引出。
2019-05-24 09:39
剧本这一前端环节打不牢,后续制作将“地动山摇”。回归内容,回归原创,少一些浮躁,多一些精品,是文艺创作强起来的必经之路。一个不能捍卫源头根本的行业无法持续发展。剧本是立足之本,把文学前端筑牢,把创意基础夯实,才有文艺可持续的繁荣发展。
2019-05-24 09:27
戏剧是一门综合的舞台艺术,戏曲艺术讲究“唱念做打”。民族歌剧,也必须弥补不足,注重艺术呈现的完整性。《松毛岭之恋》在演员代入角色、情节表现以及对舞美、声光电的综合运用等方面,追求准确、生动。
2019-05-23 09:11
京剧与网络游戏对接,原创动漫看上昆曲和古诗词,二次元社区B站刮起强劲中国风……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跨界融合风潮,日益升温的戏曲、古诗词等传统文化,和风生水起的动漫、游戏、小说等二次元虚拟世界,纷纷开始主动融合、跨界联姻。
2019-05-23 11:58
老电影记录着老一辈电影人的芳华,记录着时代变迁的足迹,记录着新中国70年走过的伟大历程。电影修复让更多经典的影片不再褪色,让更多年轻观众欣赏到经典的“真容”,也让老电影中从未褪色的精神与理想延续传承下去,铭刻在一代代中国观众心中。
2019-05-23 09:56
电影《海蒂和爷爷》在观众的企盼声里终于上映,虽然有些姗姗来迟,但却没叫观众失望。少女海蒂成了治愈女孩,她就像阿尔卑斯山上的一脉清泉,汩汩流淌进人们的心灵深处,唤醒人们沉睡的感动。
2019-05-23 10:41
“柳青”是现代文学史上一个响铮铮的名字,他是创作了长篇小说《创业史》的作家,是一位以描写新中国农民命运为使命的思考者,是一个为深入生活深扎农村几十年的“愚人”。今天,他成为话剧的主角,带领观众探讨文学的真谛、引导人们思考人生的价值。
2019-05-23 10:26
真正去发现、探求传播内容的蓝海,去探索利用新技术的深海,去开拓挖掘传播的多种可能性,让创作者的“想要”植入受众的“期待”,成为市场的选择,主导中国原创电视综艺,推动中国原创节目走得更远。
2019-05-23 09:54
年轻时的王蒙肯定是最能当得起“文艺青年”这个词了,以长篇小说《青春万岁》少年成名,其中的一首诗《青春万岁》至今仍是各种朗诵活动中最常被用到的作品之一。再说到“文艺青年”的另外一个含意,那意味着一种永远的“青春态”。
2019-05-22 13:51
十几位享誉国际的亚洲影人,分别以“亚洲电影与文化传承”“亚洲电影与文明互鉴”为主题展开对话,探索亚洲电影文明的创新与传承。电影人们所有话题都指向了同一个词——“我们”。
2019-05-23 10:05
作家的改名其实象征一种“转身”。庆山保持和媒体及受众一定的距离,但她的书写主题依旧和时代贴近,相向而行。读者对作家的接受,她的小说风潮,也几乎与昆德拉、村上春树等作家在中国流行相同步。
2019-05-22 10:14
从新文化运动的发生与影响看中国电影的发展,早期中国电影于激进反传统文化方面在一定意义上是落在时代的后面,但是,从提倡新文化、反封建、追求民主和科学的时代变革要求与倾向而言,早期中国电影未必落后。
2019-05-22 13:01
忠于内心是文德斯的创作“秘笈”,不为商业,不为名利。如今,创作于他更为简单纯粹,他从这种单纯中走向了大境界,就像是《采珠人》呈现的那样,只有宽阔的明月、海面与歌声,那份通透能够直达天心和人心。
2019-05-22 09:3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