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芒种、端午和扇子功用的转移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原创 > 正文

芒种、端午和扇子功用的转移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19-06-10 16:4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 詹丹

  一位深受《红楼梦》创作影响的作家说过,《红楼梦》的作者毫无倦意地专注于物品的描写,他似乎沉浸在物质的细节中,得到了欢悦。话虽说得有些夸张,但小说提到的器具物品之多,无论珍稀还是日常,确实令人相当惊讶:珍稀如宝玉身穿的雀金裘,妙玉招待黛玉、宝钗品茗用的䀉和斝,日常如手帕镜子、香袋荷包等,在小说情节推进过程中,时有可见。其中,尤以手帕使用频率为最高,在小说中屡屡得到或详或略的描写。对此,笔者多年前有过专题讨论,此不赘言。这里,将以另一种常见物扇子为关注对象,取小说中端午前后时段,围绕着宝钗和宝玉等人涉及扇子的描写,来稍作分析。

芒种、端午和扇子功用的转移

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第十七集剧照

  据统计,《红楼梦》提到手帕近90处,其中前八十回约有65处。扇子出现的频率当然不能跟手帕比,但小说回目两次直接提到同一物品的,却是扇子而非手帕,即写端午节间活动的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和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此外,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写宝钗在芒种节聚会时用手中扇子扑蝶,也可算在回目中对扇子给出了暗示。

  芒种、端午节为何对扇子有较多的描写?小说写农历四月二十六过芒种节,说是“尚古风俗:凡交芒种节的这日,都要设摆各色礼物,祭饯花神,言芒种一过,便是夏日了”。而端午活动(小说称“端阳”)紧接其后,五月初一即开始(贾府众人去清虚观打醮就在这一天),到五月初五是正日。这一时段,春天过去,夏天来临,小说多处提及人们白天躲清凉、夜晚乘凉,随手带一柄扇子,就极为自然。有些内容没有在回目中反映,比如元妃赏众姐妹的端午节礼物,每人都有宫扇两柄。还有,黛玉和宝玉怄气时,紫鹃就用到了扇子。“紫鹃一面收拾了吐的药,一面拿扇子替黛玉轻轻地扇着。”类似的描写,只能算是细节点缀,烘托着扇子直接或者间接进入回目所涉及的内容。

  宝钗参加芒种节聚会,见黛玉没到,本打算去潇湘馆叫她,因发现有大如团扇的蝴蝶,一时兴起,就随手拿出放在自己袖中的折扇,追着蝴蝶来扑。试想,如果宝钗当时手头没有扇子,而需要用手来抓取,不但无趣,也让读者有煞风景的感觉。不过,当她因为一路扑蝶到滴翠亭,以致香汗淋漓而放弃追赶时,恰巧听到紧闭窗户的亭里,有丫头坠儿和小红躲着说些私下传递礼品给男人的秘事,而且怕人听到正打算开窗看。宝钗唯恐她们见到自己在场,弄得两边尴尬,就用了金蝉脱壳之计。在她们开窗的瞬间,宝钗故意加重脚步往前赶,说“颦儿,我看你往哪里藏”,还问小红她们是否把黛玉藏起来了。小红和坠儿以为黛玉早在附近听到了一切,吃惊不小,从而让黛玉的形象在两个小丫头心上投下了一片阴影。虽然宝钗这一拿黛玉来替自己背锅的举动被人诟病不少,但考虑到她一开始就是为寻找黛玉而来,所以急中生智最先想到黛玉,也是可以理解的。问题是,她到滴翠亭,完全是被蝴蝶所吸引,带有很大的偶然性,而袖中有扇子,是她起念扑蝶的主要条件,这就在偶然中蕴含了必然性。当然,宝钗扑蝶,本可以理解为是她的天性为一种自然美所感发;而她无意间听到的小红芳心萌动,也同属于人的自然天性。但是,她在自然与人之间作了截然分隔,并以她的机心,让本来的自然之趣变得暗淡了。宝钗有意无意间给黛玉造成的伤害,似乎也跟小小的扇子,在远兜远转中,有了不易察觉的一点关联。如果把这种细若游丝般的关联,跟下文的借扇子机带双敲等内容结合起来看,就耐人寻味了。

芒种、端午和扇子功用的转移

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第十二集剧照

  五月初四,因为宝钗在宝玉面前聊起自己怕热,没去看初三薛蟠生日宴会的戏,宝玉就没话找话地打趣她,说是“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这一不当言论,引发了宝钗的强烈回应:

  宝钗听说,不由得大怒,待要怎样,又不好怎样。回思了一会,脸红起来,便冷笑了两声说道:“我倒像杨妃,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

  二人正说着,可巧小丫头靓儿因不见了扇子,和宝钗笑道:“必是宝姑娘藏了我的。好姑娘,赏我罢。”宝钗指她道:“你要仔细!我和你玩过?你再疑我。和你素日嬉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你该问他们去。”说得靓儿跑了。

  在这里,宝钗接二连三的反击,虽然是含蓄地以奸臣杨国忠来顺势类比宝玉的,但最终还是借着丫鬟寻一把扇子,对宝玉与姐妹间游戏性的不严肃、不正经,予以了有力地侧面敲打。问题是,这一让宝玉自讨没趣的反击,并没有让其行为有所收敛。宝玉跑开后,把情意绵绵的话说给金钏听,正呼应了宝钗说的“和你素日嬉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终于引发了向来正统的王夫人大怒,把金钏逐出了贾府。

  于是,在五月初五的端午节正日,就有了宝玉和晴雯撕扇子的行为,使得从芒种节开始直到端午节这十来天涉及扇子的描写,从特定角度看,获得了可以总结的意味。

  芒种节里宝钗用扇子扑蝶,虽然无意中让黛玉“躺枪”,但正是这一天对花神的饯别,让黛玉无尽感伤,也引发了宝玉心灰意冷的情绪。由这一自然的契机直到端午节间,似乎绵延不绝地开启了宝玉诸事不顺的多米诺骨牌:与黛玉怄气、被宝钗奚落、让金钏被逐、使袭人受伤。这一切带来的郁闷和不快,似乎都在端午节正日这天的晴雯身上,得到了宣泄和补偿。

芒种、端午和扇子功用的转移

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第十四集剧照

  那天中午,晴雯给他换衣服,不小心跌坏了扇骨,宝玉因叹道:“蠢才!蠢才!将来怎么样?明日你自己当家立业,难道也是这么顾前不顾后的?”这样子大发脾气,让晴雯甚觉莫名,冷言回嘴说,跌了扇子本就平常,先时好得多的玻璃缸、玛瑙碗弄坏多少也没事,何至于发如此脾气,想必是看他们不顺眼,想借故撵走他们。这样的回嘴无异火上浇油,结果引发好一阵吵闹,幸亏林黛玉来串门,随后又有薛蟠请宝玉喝酒,才使争吵告一段落。晚上,宝玉回来劝解晴雯,就着扇子一事发议论说:“比如那扇子原是扇的,你要撕着玩,也可以使得,只是不可生气时拿它出气。”晴雯当即说她最喜欢撕扇子玩,宝玉不但把自己的扇子给她撕,还夺来麝月的扇子给她。看到撕扇的晴雯终于高兴起来,他才稍稍得以轻松,笑道:“古人云,‘千金难买一笑’,几把扇子能值几何?”

  让人感到困惑的是,宝玉这一番说辞看似有理,但晴雯跌坏扇骨受指责,并不是因为在拿扇子出气,纯粹是做事不小心。反倒是宝玉自己几天来一直心中不快,才无意中拿晴雯当了出气筒,借跌坏扇子来指责她。所以,宝玉所谓不可生气时拿扇子出气,不过是暴露了他自己累积下的郁闷,并以此情绪想象了晴雯的态度。当他拿晴雯跌坏的扇骨来说事后,鼓动晴雯撕扇子,就不仅仅是为了向晴雯证明他重人重情不重物,不仅仅是为了博取晴雯之一笑——既然扇子曾经让宝钗借机奚落了他,也让晴雯受了他的委屈,那么有力撕破扇子,似乎能够在他可怜的想象中,把种种不快的根源一并拔掉。如果他知道宝钗扑蝶曾让黛玉“躺枪”,其中扇子多少也起到了一点诱发的作用,他撕扇的想象性快乐应该是更充溢的。

  郁闷中有可撕的扇子,这是贵族的福利,而只能撕几把扇子,是仍脱不了孩子气的抗争。(詹丹)

 

  芒种、端午和扇子功用的转移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面向社会长期征集优秀稿件。诚邀您围绕文艺作品、事件、现象等,发表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的评论意见。文章2000字以内为宜,表意清晰,形成完整内容。来稿一经采用,将支付相应稿酬。请留下联系方式。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投稿邮箱:wenyi@gmw.cn。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吴道毅:《边城》中的端午节与爱情

  • 王玉玊:日本动画何以“霸屏”多年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上甘岭》《铁道卫士》《奇袭》《英雄儿女》等经典红色电影诞生至今已超过半个世纪,但在英雄人物塑造、主题思想呈现和视听语言设计等方面依然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成就,尤其是把个人命运与国家安危结合起来,彰显了国家尊严、文化自信与人文情怀。
2019-06-14 18:42
画意摄影流派产生于19世纪80年代,在历经“高艺术”摄影、“自然主义”摄影、“后画意时期”三个发展阶段后分为两派,属于典型的源自西方的艺术思潮。其中“画”和“意”的问题是创作者必须要厘清的。
2019-06-14 17:55
据不完全统计,光2018年播出或开机的翻拍剧就超过20部,有些已经播出的,口碑一部比一部烂。电视剧市场出现了非常糟糕的两大行业乱象:要么IP改编、经典翻拍泛滥成灾;要么抄袭剽窃成风,网文界的抄袭剽窃更是如此,多部所谓IP大剧也都深陷抄袭疑云。
2019-06-14 17:15
当下,书写工具的改变把作家从繁重的文字修改、誊抄工作中解放了出来,可以说降低了创作的劳动强度。文学创作原本就不能有随意的想法,随意只能是写写玩玩或画画,那是对不起读者,更对不起自己的。
2019-06-14 16:38
“以前外国人一提到中国题材的影视作品,就想到成龙、李连杰的功夫,或者传统的古装IP剧,如今世界的目光已经慢慢从那些转向了中国的现实主义题材的影视剧。”从成龙的功夫转向关注中国现实主义的题材,世界正在关注中国人民的真实生活,或者发生变化的故事。
2019-06-14 16:14
孔子推崇《诗经》的道德教化,曾说:“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而修身是指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择善而从,约束自己的言行以符合礼仪的规范,使自己的身心受益,帮助他人成就善道。
2019-06-14 15:54
提到性侵题材的电影,虽然数量不多,但由于情感和道德上的冲击力,几乎每一部都是“高分必看”。性侵题材电影,其存在的意义不仅是艺术表达,还承担着抚慰受害者、警醒父母家长乃至整个社会的功用,从道德和法制层面来预防犯罪,这才是最值得致敬的价值所在。
2019-06-14 14:57
《逃出绝命镇》+《黑豹》+《黑色党徒》的“黑旋风”之所以席卷美国,无需、也无法回避其肤色背景,“现象级”的全民话题,源自这个国家短暂历史中的积弊。皮尔再度出手,瞄准的仍是美国人的痛点,《我们》的主角还是黑人,但种族问题已不是重心,而是阶层。
2019-06-14 14:19
比起明星的隐私八卦,更贴近现实生活的还是与我们切身相关的社会话题。就像《我家那小子》中的家庭教育话题、《喜欢你我也是》中的青年交友话题等,寓于其中的不仅有价值承载,也让人们看到生活的美好,无疑才是观察类综艺节目“观察”的真正意义所在。
2019-06-14 10:41
“一带一路”正成为上海国际电影节最闪亮的标签之一。2015年,上海国际电影节首设“丝绸之路”影展单元,次年将其延伸为“一带一路”影展单元,如今这已成为电影节展映板块的常设单元,展现着千年海陆文明交融互鉴滋养下,大银幕上的绚烂风景。
2019-06-14 10:25
今年1月至5月,刘慈欣《三体》系列一直雄踞畅销书榜,将书榜上的“常青树”甩在了身后,创下了国内科幻文学史上的奇观。单靠刘慈欣一人就撑起一个科幻市场?让科幻界对公众、对写作、对推广机制产生了冷思考。
2019-06-14 10:33
“在人类发展的每一个重大历史关头,文艺都能发时代之先声、开社会之先风、启智慧之先河,成为时代变迁和社会变革的先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文艺承担着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的神圣职责,还担负着引领时代风气的重要任务。
2019-06-14 09:42
古典诗词是中华文化中的精华,其中蕴含着中华民族最美好的心灵品质。诵读古典诗词是践行中华美育的一个好方法,通过诵读古典诗词,有效开展美育工作,正是实现中华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体现。
2019-06-13 16:27
一波三折的剧情,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这是戏剧的经典表达。表面上看,《绝杀慕尼黑》是一场篮球赛的重新演绎,实际上通过比赛来表达战斗到底的意愿,观众所感动的除了曲折的剧情,还有生活中的奇迹。可以说,《绝杀慕尼黑》让人重新认识了俄罗斯电影。
2019-06-13 16:05
人设问题成了娱乐圈的头等大事,人设崩塌可能毁掉一部剧的全部努力。因此需要友情提示,编剧们在创作剧本时,不要只顾着剧情的戏剧性冲突,还要将主角的言谈举止在道德标尺上仔细筛查,扫除其身上的人设黑点。
2019-06-13 15:48
2019年,人工智能技术支持的“黑科技”正式将人们带入“智媒体”时代,时代在高新技术领域按下了快进键。《角儿来了》也再度升级,用中国戏曲将艺术与人生、前辈与后生、大屏与小屏进行了深层次连接,真正实现了节目“讲好中国故事,传承时代经典”的初衷。
2019-06-13 14:08
5月,作为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38台参评剧目中唯一的少数民族剧种,大理白族自治州白剧团创作的白剧《数西调》在上海虹桥艺术中心上演,受到观众欢迎。从《数西调》的戏剧文学、唱腔音乐和表演样式3方面,可以看出较为完整和典型的白剧艺术特征。
2019-06-13 13:57
地方戏的“地方”,主要指剧种流行的地域大小,包括专业团体、从业者和观众的数量多少。对于“戏”,也即对剧目的选择,最能体现不同时代、不同经济政治社会对地方戏的不同要求。在原创现代戏上,地方戏不唯剧目建设、剧种建设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2019-06-13 10:18
电视剧的拍摄本身是集体创作,如果需要达到真实感,演员必须在相对真切的置景、服化道和拍摄环境中完成。剧本本身是否贴近真实,人物的设定是不是虚构的,都会直接影响真实感的塑造。国产古装剧拍了这么多年,仅倒茶这个动作就没有人严格探究。
2019-06-13 10:15
“瘦身”这个词,最近常被用于形容互联网影视的现状。经过前几年野蛮生长,网络剧生产逐渐回归理性。上线网剧数量逐年走低,意味着行业重新洗牌,这也是网剧迈向精品化的信号之一。
2019-06-13 10:1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