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新诗应当关注社会现实

新诗应当关注社会现实

2018-08-10 10:54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曹纪祖

  在漫长而辉煌的中国文学史上,诗歌占有重要和独特的地位。“不学诗,无以言”,诗歌成为古代知识分子参与政治、安身立命的必修课。后来,小说逐步兴起,从说书人的话本发端而成熟,至明清时期达到高峰。现代社会,小说的读者面显然已超过了新诗。中国新诗,在热闹和质疑中,走过了百年历程,有收获亦有遗憾。

新诗应当关注社会现实

  爱之深恨之切。直面现实,我们不难发现新诗的窘迫:写诗的人,形成了一个“场”,自我欣赏,小范围热闹。从创作上看,没有主流,鲜见力作;从情态上看,缺乏流派,而成熟的文学态势往往是流派多样的;从载体上看,主流刊物的发行量不容乐观,读者半径较小。除此,诗歌评论不够活跃、网络诗歌泥沙俱下等现象,也客观存在着。

  近年来,“诗歌热”再度兴起、蔚为壮观。全国各地,不同类型的诗歌节参与者众。值得注意的是,在书写性诗歌寂寞冷清的同时,群众性文化活动开始与诗结缘。诗人们不能够再拘守一隅,做“内心的孤独与深入”,而应当自觉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继承和发扬中国诗歌关心天下兴亡、忧患国计民生的优良传统。在这一时代背景下,“新诗的现实关注”这一命题被提了出来。命题非但不乏现实意义,而且是有远见的。

  关注现实,是以新的时代理念为基础的,而非旧有文艺观念的回退。过去,在一段时期内,新诗变成了席勒式的“时代精神的单纯的传声筒”,丧失了独立的艺术品格,并因此受到诟病。改革开放后,这种现象得以改观,但似乎又显得矫枉过正了。放眼望去,远离生活、疏离现实、注重内省、无关痛痒的极端化反叛,成为中国新诗的“现代病”而迷误至今。今天,重新提倡新诗的现实关注,是历史的进步,是否定之否定,是更高层次的文化自觉与自为。

  关注现实,既是时代的呼唤,也是诗歌发展规律的内在要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诗歌的主流传统精神,是积极干预社会生活的。在古代,许多诗人都有着高远的政治抱负和积极进取的精神。千姿百态的中国诗歌,因与社会生活的血肉相连而显得生动无比。就新诗百年历史而言,以郭沫若《凤凰涅槃》为代表的作品,表达了对黑暗社会的反抗,对美好新生活的憧憬和创造;脍炙人口的《再别康桥》《雨巷》等,体现了新诗发轫之始抒情的美学特征。上世纪80年代,出现了一大批具有文化反思精神的佳作,成为中国新诗发展史上的一大亮点。

  关注现实,自然不能忽略了时事热点。时事热点,集中反映了社情民意。而诗作为文化形态,主要作用于社会心理。积极介入热点问题,是诗人们作用于社会的一大机缘。社会变革中,进步与倒退的交错、文明与愚昧的冲突、工业文明与农业文明的龃龉等,均应是新诗观照的对象。例如,文化旅游的兴起,被视为社会发展、文明进步的一个标志。旅游,是“适其性情”的人性需求。城里人去乡村,有返璞归真之意;农民进城,则是为了更多地感受现代文明。诗歌如何深入其中,提升旅游文化的品位,可谓大有可为。

  关注现实,也离不开对现代性的思考。新诗的现代性,是以当代意识观照现实生活的美学体现。诗人们首先应当是现代文明人、现代文化人。进步的思想观念、热诚的性格特征、良好的文化修养、高度的人文关怀等,都不可或缺。今天的诗人,无须模仿“服药饮酒,扪虱而谈”的魏晋名士,也不需做身着长袍马褂的旧式文人,而应当破除陈旧迂腐、保持开拓创新,在人生阅历、日常创作中,养成宽广的视野、博大的胸怀,努力捕捉诗意现实、书写时代精彩。换言之,热爱生活、积极进取,应是当今诗歌的主导精神。

  在艺术表现上,我们应当认识到,形式趣味、语言技巧不能代替诗的生活内容和生命内容。今天的诗歌,被认为技巧更成熟、语言更成熟,但求之太过,则形成了对内容的反压。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表示:“大家之作,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其辞脱口而出,无矫揉妆束之态。以其所见者真,所知者深也。诗词皆然。持此以衡古今之作者,可无大误也。”这启发我们,在诗歌创作中,应当强调充实的内容、真挚的情感与语言表现的和谐一致,强调对汉语的准确运用和创新性发挥,避免生造的别扭;应当借鉴古今中外的名篇佳作,追求雅俗共赏的艺术效果;应当走出对“后现代”的模仿套路,把诗写得抒情一些、晓畅一些、短小一些、明朗一些。

  人民生活,为诗歌创作提供了丰沃土壤,是诗歌创作的源头活水。真正的好诗,应当来自生活,而非闭门造车;真正的好诗,如沙里淘金,经得起推敲,经得起时间检验而经久流传。诗人们应当以此自勉,努力为新诗的繁荣作出自已的贡献。(作者曹纪祖系四川省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周才庶:微型小说不应是网络阅读的快餐

  • 【网络中国节•重阳】以网络激活传统节日的文化基因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随着时代变化,具体“文学”形式也许式微,但“文学性”并不会消逝,它作为“文学”的精粹会变形、化身、落脚于其他艺术形式之上——即便是传统的小说形式也依然会寄身于新兴媒体之上,就像老的媒体形式会成为新的媒体形式的内容。
2018-10-19 09:51
美育是一种爱美的教育,它鼓舞人们去爱美、欣赏美、追求美,提高生活情趣,培养崇高生活目标,这是美育的独特功能,是单纯德育所不能达到的。绝不能把美育降低为培养学生某些艺术技艺和手段的方式,从而忽视美育育人心灵的根本宗旨。
2018-10-19 09:49
作为主角的母亲,通篇在被糟蹋、被迫害中无怨无悔,没有自我,生孩子就是为了传宗接代,没有正确的三观。环顾现实,真的不缺少这样的“娘道”,女性的自我意识、独立意识树立,社会歧视的消除,还任重道远。
2018-10-19 10:53
《念念手纪》透过岁月的烟尘,重现了那些珍贵且真正重要的东西,它们正是成人世界里常常被遗忘的,那些和功利相反的“无用”。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存在感显然不是我们影院受众接受的主流,不意外,但很遗憾。
2018-10-19 10:24
无论怎样将“江湖”解释得清新脱俗,影片中的那个“江湖”,都无法抹去其根本上的恶。更何况,对真正的“普通人”来说,这些江湖人士正是施暴者。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导演的时光滤镜过滤的某种“情怀”。
2018-10-19 10:15
第二季的《我是未来》不再有晦涩小众的理论,不再有只为吸引眼球的推介,不再有冗长突出的奖项,只有那些看似远离人群,却一下子便被人们认知并可供憧憬的创造。节目中的科技从未远离生活,始终在人们的生活里,为生活提供着便捷、创造着希望。
2018-10-18 10:18
《唱响新时代》在平凡而伟大中彰显出了信仰之美、艺术之美、城市之美。正如节目“唱响新时代,勇筑新高峰”的主题所言,只要广大建设者和时代的奉献者们斗志昂扬、扬帆筑梦,继续谱写奋斗篇章,定能早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唱响时代最强音。
2018-10-18 10:15
民间文艺群体是中国文艺队伍的有机组成部分,其主要特征是市场输血,跨界融合,其核心生命力在于回应、满足老百姓的文化生活需求,尤其是细化到特定人群的分众需求。如果我们对它缺乏足够的了解,就会陷于逻辑错位、交流不通畅的窠臼。
2018-10-18 10:13
在改革开放时期成长起来、亲身感受到经济体制的转轨给社会带来各种变动的第六代导演以异于前辈的电影观念和表现内容出现在影坛。他们的作品关注社会现实,叙述琐碎的日常,表现普通人的内心情感和生活状态。
2018-10-18 10:06
近年来,散文写作已然悄悄发生着根本性的变化,无论是向内体认的主观性表达,还是向外延展的客观型叙事,都从简单的“看山是山”,向着“看山不是山”的第二个境界拓展,当然,散文写作欲达到“看山还是山”的境界,依然需要诸多学识的滋养和人生境界的锻造。
2018-10-18 09:53
《如懿传》收官,有关周迅的争议几乎贯穿始终。诚然,这是周迅大光环之下的阴影面效应。但关于周迅的脸、延伸至“女演员是否可以老”这一命题争议的口水声,盖过了表演本身。那么,是什么让观众如此看重颜值?
2018-10-17 09:22
年度大戏《如懿传》收官,曾经青梅竹马的一对小情人在封建帝制局限下的婚姻道路上迷失方向,终是走散。撇开故事先不说,主创团队至少深谙一个道理:一部精良的影视剧作品必须先要在外型上建立审美追求,才有被深度咀嚼、玩味赏析的基础。
2018-10-17 09:24
国际电影工业体系中的青春电影,多是照映着一代青年如何体认自身与社会关系的一面镜子。如今,《悲伤逆流成河》也尝试着将一个疼痛青春的原著扭转为关注现实的电影,尽管步履蹒跚,但改变本身已经值得鼓励。
2018-10-17 10:19
当一个行业笼罩在“拜金主义”氛围中,资本逐利的天性就会消解影视创作的主体,而片面地使明星成为最醒目的价值符号。当前,为以影视圈为典型的文艺界去浮躁、降虚火便是为文运文脉正本清源、固本培元的重要方向。
2018-10-16 10:55
在重阳节这天,人们应该回归历史上丰富的节日形态,挖掘更丰富的节日形态,尤其是其中高雅的文化传统与内涵。“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两千多年来,重阳节从简单的自然时令演变成今天具有丰富内涵的节日,讲述的正是厚重的时间感与生命感。
2018-10-17 09:55
“献礼剧”纷至沓来,谁能最终成为留存多年的精品,谁只是趁着行业大势浑水摸鱼,明年即见分晓。实际上,提到“献礼剧”,观众势必和主旋律画上等号,而把主旋律剧拍得好看始终是国产剧解决不好的一大难题。
2018-10-16 11:13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现代人虽已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然而节省一些娱乐、应酬的时间,尽量抽空多陪陪老人,多送上一些关怀和问候,却没有那么难。常回家看看,多跟老人聊聊,对老人的关爱和孝敬,体现在日常生活的细节之中。
2018-10-16 09:20
《影》予人最突出的观感,是片中无处不在的中式传统元素。每一组两两相对的意向,都赋予了这组意向背后的人物与环境以特定的意义,以及本身的美感。尤其明显的一点是《影》里的打斗武戏,相当接近于舞蹈。
2018-10-16 10:33
纵观整个相声的诞生与发展,每一段那个时代经典的相声作品都同时具备两点:文化“精英”对现实问题、社会存在的思考、抽象与反馈;大众视角的输出、传达与表达。未来,相声作品也只有兼具此二者,才能不会为同时代的大众所抛弃。
2018-10-16 09:23
观赏《铁冠图》不啻在观赏一个京、昆发展互动的标本。昆曲的一些剧目以另一种方式存在于京剧中,形成“京昆”。而同时,昆曲又在挖掘搬演中借鉴、吸收了京剧的诸多成分。这种互流和互哺最让人感动。
2018-10-16 10:1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