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攀登“高峰”的涅槃路

攀登“高峰”的涅槃路

2019-01-11 15:40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攀登“高峰”的涅槃路

——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度大型舞台剧和作品滚动资助项目“两改两演”述评

  作者:张玉玲

  为“抓精品、攀高峰”,国家艺术基金优中选优、好中选好,从一般资助项目中挑选出精品进行滚动资助,支持其进行再修改、再提升、再传播。2018年,16部大型舞台剧和作品经过几轮筛选“过五关、斩六将”,获得滚动资助,踏上了攀登“高峰”的涅槃路。半年时间过去了,这些滚动资助项目经历了怎样的涅槃重生?如何聚集众智,艰辛打磨,破茧成蝶?“两演两改”机制为助推艺术精品创作提供了哪些新启示?

  舞台上立起“中国精神”

  当熟悉的国歌旋律在舞台上响起,红色主基调的舞美设计,让观众融入到著名作曲家聂耳创作《义勇军进行曲》的情感中,为聂耳与左翼戏剧家田汉的共同创作热血沸腾,潜移默化中进行了一次爱国主义教育。上海歌剧院创作的音乐剧《国之当歌》,自2012年首演以来已经演出130场,现在这部剧不仅有交响乐团伴奏的大剧场版,也有80人的巡演版,还有小型的校园版,满足不同场景的演出。

  像《国之当歌》一样,能够在只有18%综合立项率的滚

动资助项目评审中脱颖而出的作品,最基本的特点就是“坚持正确文艺方向,要唱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强音”。在国家艺术基金理事会理事长蔡武看来,“滚动资助项目的使命是把追求真善美作为文艺创作的永恒价值,把实现中国梦作为文艺创作的主旋律,讲好中国故事、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作为文艺创作的重要内容。”

攀登“高峰”的涅槃路

音乐剧《国之当歌》剧照

  16部滚动资助项目,既有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红色题材剧目,如交响乐《使命》、音乐剧《国之当歌》、民族舞剧《长征•九死一生》;又有彰显英雄主义情怀,激发时代共鸣、倡导责任担当的优秀作品,如话剧《开炉》、舞剧《草原英雄小姐妹》。既有以人民为中心,反映人民生产生活、表现人民喜怒哀乐、接地气、有温度的现实题材的剧目,如豫剧《秦豫情》、淮剧《武训先生》、话剧《成兆才》;又有凝视历史人物事件,树立和坚持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呼应当下的历史题材剧目,如京剧《赵武灵王》、评剧《孝庄长歌》、越剧《屈原》、话剧《甲午祭》《张謇》、民族舞剧《杜甫》;还有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积极吸收借鉴西方优秀文化艺术样式,推动合作、为我所用的芭蕾舞剧《哈姆雷特》。

  从“长歌一曲,荡气回肠。江山社稷,唯此唯大”的评剧《孝庄长歌》,到“中华民族的一根铁骨、一滴眼泪、一种情怀”的越剧《屈原》;从“诗圣”一生历经坎坷,却仍心系苍生,胸怀天下的舞剧《杜甫》,到话剧《张謇》刻画的“一个伟大的失败者”,一个个鲜活饱满的艺术形象屹立在舞台,立时代之潮头,发时代之先声,昭示民族精神与时代精神。

  配置优质的“专家智力资源”

  京剧、音乐剧、交响乐和民族管弦乐创作首次获得滚动资助。根据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度大型舞台剧和作品滚动资助项目实施方案中确定的资助资金标准,戏曲、话剧为150万元;歌剧、舞剧为240万元;跨界融合作品为60万元。16部剧目的资助总额为2690万元。

  “除了给资金,最重要是给资源。国家艺术基金组织知名专家对获得滚动资助的16部剧目逐一研讨,进行‘体检’‘问诊’‘把脉’。”绍兴市柯桥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绍兴小百花越剧团越剧《屈原》主演吴凤花最看重的是优质专家的“智力支持”,“阵容‘豪华’的专家团队,让县级文艺院团也有出精品、攀高峰的机会”。

攀登“高峰”的涅槃路

越剧《屈原》剧照

  记者注意到,中央芭蕾舞团一级指挥卞祖善,北京交响乐团首席指挥谭利华,中国音乐剧学会会长王祖皆,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原院长欧阳逸冰,人民日报文艺部原主任刘玉琴,中国话剧协会主席蔺永钧,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上海艺术创作中心主任罗怀臻,中国戏剧家协会秘书长崔伟,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宋宝珍,国家大剧院舞美设计总监高广建等各界“大腕”“名人”都出现在国家艺术基金“两改两演”的专家名单上。

  “由国家艺术基金搭建共商共建、竞争择优的开放平台,聚拢各方面的智慧和力量,帮助剧目再提升、再传播,而不是让一个机构唱独角戏,单打独斗。”国家艺术基金管理中心副主任秦文介绍“两改两演”的制度设计:国家艺术基金滚动资助不是评奖,而是再出发;不是终点,而是起点,要对获得滚动资助的项目逐一进行研讨,按照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标准提出修改建议。2018年国家艺术基金滚动资助项目共组织专家500余人次,帮助项目主体对作品进行精雕细琢,完成作品的“凤凰涅槃”。

  “痛并快乐着”的艰辛打磨

  2018年12月9日,第十一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评奖活动在上海激烈角逐,最终《草原英雄小姐妹》获得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奖。总编导赵明将此归因于滚动资助的“两改两演”:6月12日在北京演出,第二天便召开专家研讨会,开始了“一改一演”。按专家意见,精心修改,五个月后,又在呼和浩特内蒙古民族艺术剧院音乐厅上演,并召开“二改”专家研讨会,为新的修改再提意见。这“两改两演”,使得《草原英雄小姐妹》精益求精,在一次次修改中突破自我,“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最终获得了民族舞剧的最高奖。

  “芭蕾舞剧《哈姆雷特》的整个打磨历程,就如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节气韵律——从冬藏到春耕,虽然充满着坎坷与艰辛,却能让哈姆雷特这个‘英雄’在困难中锻炼出坚韧的品格,收获成长经历。”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也在“两改两演”中“痛并快乐着”,只有一次又一次突破自我,才能让“哈姆雷特”成为芭蕾舞剧历史上的经典形象。

攀登“高峰”的涅槃路

芭蕾舞剧《哈姆雷特》剧照

  “多方面汲取意见建议,从不同角度去提高。要克服差不多、可以了、不想改、改不了、不愿改的小胜即安、疲惫心理和畏难情绪。”南通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刘浩希望话剧《张謇》团队在“两改两演”中提高,要克服“浮躁”这个大敌,坚持“工匠精神”,耐心把戏改好,使话剧《张謇》成为“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下”的好作品,成为南通市乃至话剧界的一张名片。

  “艺术精品的诞生,从来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要经过千锤百炼,方能破茧成蝶。”国家艺术基金管理中心副主任张堃指出,国家艺术基金滚动资助项目实施三年来,一直在树立秉承精益求精的态度,保持不停歇、不懈怠的状态打磨精品的风气,这也正在成为大多数创作者的追求。

  最令人感动的是,年近九旬的老艺术家吕其明也在“两改两演”中挑战自我、不断精进。吕其明曾创作管弦乐序曲《红旗颂》,并为《白求恩》《铁道游击队》《庐山恋》等多部经典电影作曲,滚动资助项目交响乐《使命》是他耗时四年倾力打造的作品。在进行《使命》“二改”研讨会时,88岁的吕老亲临现场,与专家及演职人员进行了充分交流,用两个月的时间对专家提出的问题一一推敲、逐个击破。助手记得“吕老在创作时手都是抖的,但他却仍旧保持着赤子一般的激情。”这样的创作激情也感染了观众。观众代表杨熠静是吕老师的忠实粉丝,作品中传递的正能量使她倍受鼓舞:“《使命》是吕老作为一个老党员为祖国献上的精心之作,也是激励我们年轻人的榜样。”

  开放包容的创作氛围

  凭借舞剧《长征•九死一生》,北京悠然雨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为第一家获得滚动资助的民营机构,总制作人廖忠第一次参加国家艺术基金组织的研讨会,感触很深,他形容研讨会的气氛像盛夏的天气一样火热,可听了专家的“刺耳”批评又浑身发凉、冒冷汗,但与会专家的认真态度让主创人员备受鼓舞,信心满满地投入新一轮再创作中。

攀登“高峰”的涅槃路

评剧《孝庄长歌》剧照

  良药苦口,国家艺术基金专家研讨会的基调是“聚焦于改”,专家们肯定的话只有几句,“但是”后话锋一转、直奔主题,说“干货”、提建议,理论和实践结合,许多观点掷地有声、一语中的,给主创团队新的启发和灵感:

  “写戏重点是应该写人,剧本人物全程跟着事件跑,这样演员很累,剧本也无亮点了。”面对《孝庄长歌》,黑龙江省龙江剧艺术中心一级导演、主任李文国说“痛点”。

  写历史剧讲求“大事不虚、小事不拘”,中国戏剧家协会《剧本》杂志主编范小宁强调,京剧《赵武灵王》不能把历史简单化,人物也不能潦草、表面化,要找到行为依据,和观众共情。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政治工作部文艺创作室一级导演、副主任谢克直言:“舞剧要用舞剧的方式来解决,不能用文字、视频的方式,让舞蹈回归到主体的位置上去。舞剧就是舞蹈说话,就是舞蹈思维当家,不能自废舞功。”

  舞剧《杜甫》“一改”时,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配器教研室主任郭伟国的意见非常尖锐,直呼“失败”,他认为,杜甫不是一个英雄,但是作曲却用了大量激昂的音乐,尤其是结尾部分,不符合杜甫的形象,希望有“能真正表现杜甫的音符”。

  这些意见是专家们畅所欲言的直抒胸臆,主创团队将意见汇总起来进行了认真细致的讨论,小心斟酌、科学取舍。正如《杜甫》总编导韩真所言:“每一个人看待一部作品的角度都是不一样的。专家的视角给了主创团队新的修改空间。”

  文艺批评是文艺创作的一面镜子,是引导创作、多出精品、提高审美、引领风尚的重要力量。这两年国家艺术基金正通过制度设计和身体力行去营造宽松民主的艺术氛围,使文艺批评能褒优贬劣、激浊扬清,引导文艺作品从“高原”向“高峰”攀登。

  (作者系光明日报社文化产业研究中心副主任张玉玲)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吴道毅:《边城》中的端午节与爱情

  • 王玉玊:日本动画何以“霸屏”多年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上甘岭》《铁道卫士》《奇袭》《英雄儿女》等经典红色电影诞生至今已超过半个世纪,但在英雄人物塑造、主题思想呈现和视听语言设计等方面依然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成就,尤其是把个人命运与国家安危结合起来,彰显了国家尊严、文化自信与人文情怀。
2019-06-14 18:42
画意摄影流派产生于19世纪80年代,在历经“高艺术”摄影、“自然主义”摄影、“后画意时期”三个发展阶段后分为两派,属于典型的源自西方的艺术思潮。其中“画”和“意”的问题是创作者必须要厘清的。
2019-06-14 17:55
据不完全统计,光2018年播出或开机的翻拍剧就超过20部,有些已经播出的,口碑一部比一部烂。电视剧市场出现了非常糟糕的两大行业乱象:要么IP改编、经典翻拍泛滥成灾;要么抄袭剽窃成风,网文界的抄袭剽窃更是如此,多部所谓IP大剧也都深陷抄袭疑云。
2019-06-14 17:15
当下,书写工具的改变把作家从繁重的文字修改、誊抄工作中解放了出来,可以说降低了创作的劳动强度。文学创作原本就不能有随意的想法,随意只能是写写玩玩或画画,那是对不起读者,更对不起自己的。
2019-06-14 16:38
“以前外国人一提到中国题材的影视作品,就想到成龙、李连杰的功夫,或者传统的古装IP剧,如今世界的目光已经慢慢从那些转向了中国的现实主义题材的影视剧。”从成龙的功夫转向关注中国现实主义的题材,世界正在关注中国人民的真实生活,或者发生变化的故事。
2019-06-14 16:14
孔子推崇《诗经》的道德教化,曾说:“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而修身是指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择善而从,约束自己的言行以符合礼仪的规范,使自己的身心受益,帮助他人成就善道。
2019-06-14 15:54
提到性侵题材的电影,虽然数量不多,但由于情感和道德上的冲击力,几乎每一部都是“高分必看”。性侵题材电影,其存在的意义不仅是艺术表达,还承担着抚慰受害者、警醒父母家长乃至整个社会的功用,从道德和法制层面来预防犯罪,这才是最值得致敬的价值所在。
2019-06-14 14:57
《逃出绝命镇》+《黑豹》+《黑色党徒》的“黑旋风”之所以席卷美国,无需、也无法回避其肤色背景,“现象级”的全民话题,源自这个国家短暂历史中的积弊。皮尔再度出手,瞄准的仍是美国人的痛点,《我们》的主角还是黑人,但种族问题已不是重心,而是阶层。
2019-06-14 14:19
比起明星的隐私八卦,更贴近现实生活的还是与我们切身相关的社会话题。就像《我家那小子》中的家庭教育话题、《喜欢你我也是》中的青年交友话题等,寓于其中的不仅有价值承载,也让人们看到生活的美好,无疑才是观察类综艺节目“观察”的真正意义所在。
2019-06-14 10:41
“一带一路”正成为上海国际电影节最闪亮的标签之一。2015年,上海国际电影节首设“丝绸之路”影展单元,次年将其延伸为“一带一路”影展单元,如今这已成为电影节展映板块的常设单元,展现着千年海陆文明交融互鉴滋养下,大银幕上的绚烂风景。
2019-06-14 10:25
今年1月至5月,刘慈欣《三体》系列一直雄踞畅销书榜,将书榜上的“常青树”甩在了身后,创下了国内科幻文学史上的奇观。单靠刘慈欣一人就撑起一个科幻市场?让科幻界对公众、对写作、对推广机制产生了冷思考。
2019-06-14 10:33
“在人类发展的每一个重大历史关头,文艺都能发时代之先声、开社会之先风、启智慧之先河,成为时代变迁和社会变革的先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文艺承担着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的神圣职责,还担负着引领时代风气的重要任务。
2019-06-14 09:42
古典诗词是中华文化中的精华,其中蕴含着中华民族最美好的心灵品质。诵读古典诗词是践行中华美育的一个好方法,通过诵读古典诗词,有效开展美育工作,正是实现中华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体现。
2019-06-13 16:27
一波三折的剧情,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这是戏剧的经典表达。表面上看,《绝杀慕尼黑》是一场篮球赛的重新演绎,实际上通过比赛来表达战斗到底的意愿,观众所感动的除了曲折的剧情,还有生活中的奇迹。可以说,《绝杀慕尼黑》让人重新认识了俄罗斯电影。
2019-06-13 16:05
人设问题成了娱乐圈的头等大事,人设崩塌可能毁掉一部剧的全部努力。因此需要友情提示,编剧们在创作剧本时,不要只顾着剧情的戏剧性冲突,还要将主角的言谈举止在道德标尺上仔细筛查,扫除其身上的人设黑点。
2019-06-13 15:48
2019年,人工智能技术支持的“黑科技”正式将人们带入“智媒体”时代,时代在高新技术领域按下了快进键。《角儿来了》也再度升级,用中国戏曲将艺术与人生、前辈与后生、大屏与小屏进行了深层次连接,真正实现了节目“讲好中国故事,传承时代经典”的初衷。
2019-06-13 14:08
5月,作为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38台参评剧目中唯一的少数民族剧种,大理白族自治州白剧团创作的白剧《数西调》在上海虹桥艺术中心上演,受到观众欢迎。从《数西调》的戏剧文学、唱腔音乐和表演样式3方面,可以看出较为完整和典型的白剧艺术特征。
2019-06-13 13:57
地方戏的“地方”,主要指剧种流行的地域大小,包括专业团体、从业者和观众的数量多少。对于“戏”,也即对剧目的选择,最能体现不同时代、不同经济政治社会对地方戏的不同要求。在原创现代戏上,地方戏不唯剧目建设、剧种建设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2019-06-13 10:18
电视剧的拍摄本身是集体创作,如果需要达到真实感,演员必须在相对真切的置景、服化道和拍摄环境中完成。剧本本身是否贴近真实,人物的设定是不是虚构的,都会直接影响真实感的塑造。国产古装剧拍了这么多年,仅倒茶这个动作就没有人严格探究。
2019-06-13 10:15
“瘦身”这个词,最近常被用于形容互联网影视的现状。经过前几年野蛮生长,网络剧生产逐渐回归理性。上线网剧数量逐年走低,意味着行业重新洗牌,这也是网剧迈向精品化的信号之一。
2019-06-13 10:1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