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黛玉进贾府及相关肖像描写的合理性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原创 > 正文

黛玉进贾府及相关肖像描写的合理性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19-05-05 11:1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 詹丹

  《红楼梦》前六回虽被认为是作家从不同角度尝试的开头,但第三回写林黛玉进贾府,还是最接近小说情节意义上的开头。这是因为,家族衰败史和宝黛爱情史,是《红楼梦》的两条重要情节线索。这一点,就是从林黛玉进贾府,有了实质意义的开启。而她进贾府与一些重要人物见面,以及涉及的肖像描写等,是开头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

黛玉进贾府及相关肖像描写的合理性

  但由此带来的问题是,同等重要的人物薛宝钗是在第四回进贾府,为何没有一个与众人特别是贾宝玉见面的开头呢?难道这是因为小说希望避免重复描写吗?其实不然。简单说,薛宝钗进贾府虽有意义,但尚不足以构成小说整体意义上的事件,而林黛玉进贾府才是一个大事件。当小说所描写的内容成为一个大事件时,它才获得了特殊性,也获得了描写的合理性。

  林黛玉进贾府,是亲人的投靠也是精神的寄托,具有人生新起点的意味。对贾宝玉来说,也从此给他的精神生活,带来质的变化。但薛宝钗进贾府,只是日常的走亲戚。同时,薛宝钗对贾宝玉来说,并不意味着使他的人生和心灵生活有本质的改变。所以,就不需要在彼此间设置一种定格式的正式见面的场合。结果,作为读者的我们,无从得知贾宝玉和薛宝钗第一次见面的时间、地点。等到第七回,薛宝钗与周瑞家的谈及她服用的冷香丸,开始以一个具体的形象出现在读者视野中时,她和贾宝玉似乎早熟悉了。

  那么,林黛玉和贾宝玉的第一次见面,有关各自的肖像描写,小说是如何呈现,又体现出怎样的意义呢?这里主要采用了对照方式,并在对照中凸显意义。这种对照,最先发生在两人内部之间,所写内容有相同的地方,也有差异处。

黛玉进贾府及相关肖像描写的合理性

  相同的是,两人第一次见面,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只不过黛玉的反应是心下大惊,宝玉则直接说“这个妹妹我熟悉”。从写作技巧说,这是正侧交融的典型的一笔双写,不但从侧面写出了各自眼中的对方特点,也从正面把黛玉初入贾府的谨言慎行(让观察得来的感受和想法,只停留在自己内心)和宝玉心直口快的特点一并表现了出来。但更深入的问题是,他们何以会彼此眼熟?我们当然可以说,因为小说写了他们前世是神瑛侍者和绛珠仙草的缘分,所以才会携带这种记忆,穿越天上人间的阻隔来重见。笔者认为,还有一个更现实的理由是,他们内心都曾想象过自己中意的异性对象,当现实中特定的某人与意中人相符时,自然就有了久别重逢的感觉。

  但两人观察而来的差异,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林黛玉眼中的宝玉,作为肖像描写的内容,是连长相和穿着一并呈现的,甚至还写了出门与在家两次不同的穿着打扮。但是贾宝玉看到的黛玉,只有容貌和神态,却没有穿着打扮,让人颇觉奇怪。有些语文教师,在课堂上讨论到此现象时,会发问:为什么林黛玉看贾宝玉的时候是从衣服看到人,贾宝玉看林黛玉则是只看人不看衣服?得出的结论是:贾宝玉不看重人的打扮。脂砚斋甲戌本眉批也有近似的观点,道是“不写衣裙妆饰,正是宝玉眼中不屑之物,故不曾看见”。这样说,看似有理,但容易给人带来另一方面的理解,似乎林黛玉看宝玉那么全面,正是她看重了宝玉不屑的外在服饰打扮。其实,这里应该有更合理的解释。

黛玉进贾府及相关肖像描写的合理性

  通常说,女性看男性和男性看女性就有天然的差别。男性观察时,一般更注意异性的长相,但女性看男性,往往是连衣服一起看的。这种一般性的意义,恐怕在《红楼梦》里也有一定适用性。但关键,还在特殊的语境。

  林黛玉是从自己的世界孤零零地出来,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去。对她来说,她所进入的外在世界都构成了环境。所以,她是以平移的目光看待周围的一切的,包括人、衣服乃至周围的住所、房屋的结构、街道区域等。这种平视的目光一路看过来,就在描写中一层层往外推开。从这个意义上说,黛玉注意到宝玉的衣服,可能意在强调,整个外部世界之于黛玉,都构成了她身处其间的一个陌生环境,所以她才会看得很仔细也很全面。贾宝玉看林黛玉则不同,他是站在环境的主人之立场上来接纳一个孤零零的外来者。所以,他会忽略林黛玉周边的许多东西,乃至自身的穿着打扮,而更聚焦于人本身。也就是说,贾宝玉看林黛玉是一个点,而林黛玉看贾宝玉是一个面。这才是构成肖像描写差异的重要原因。

黛玉进贾府及相关肖像描写的合理性

  我们还可进一步从人物的外部关系来分析这种描写。我们发现,在众人和宝玉眼中,观察林黛玉时的侧重点是不一样的。众人第一眼看到林黛玉时,发现了她的不足之症,所以问她是否已经诊治,在吃什么药。而贾宝玉,从黛玉的眉宇间发现了一种忧郁气质,才给她起了“颦颦”的表字。也就是说,众人关注的是黛玉的体质,而宝玉发现的是黛玉的气质。虽然后来黛玉的体质,也时常被宝玉牵挂,但第一眼的不同,正是为两人开启一种更重要的精神世界的交往做铺垫的。

  林黛玉进贾府时,除了与宝玉第一次见面,呈现了他们的肖像及给相互间带来的熟悉反应,小说也详写了王熙凤,以及在家的迎春、探春和惜春等。这些都是在以后的日常交往中,会常在一起的重要人物,是林黛玉需要进入的社会关系意义上的一种环境,给出描写当然合理。另外,王熙凤个人品行以及作为管家的重要性,也在相关描写中得到了交代。但是,贾母让自己身边的丫鬟鹦哥(后被黛玉改名紫鹃)去伺候黛玉,黛玉还与宝玉身边的大丫鬟袭人初次见面并作了交谈,何以他们都不曾进入黛玉眼中,稍微给出一点点肖像描写?作为朝夕相处的人际关系意义上的环境,这两位丫鬟不也很重要吗?也许最根本的原因是,当小说的视角基本采用了贵族立场时,丫鬟奴仆等一类人的容貌是很难进入主人视野的。紫鹃也好,袭人也好,他们的长相,也就不曾进入好奇的林黛玉眼中。这看上去,是艺术描写的一个策略问题,其实隐含着当时社会文化的整体意识。肖像描写的基本缺席,如同丫鬟奴仆还没有资格充当绝大部分小说的主人公,道理是一样的。(詹丹)

 

  黛玉进贾府及相关肖像描写的合理性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面向社会长期征集优秀稿件。诚邀您围绕文艺作品、事件、现象等,发表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的评论意见。文章2000字以内为宜,表意清晰,形成完整内容。来稿一经采用,将支付相应稿酬。请留下联系方式。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投稿邮箱:wenyi@gmw.cn。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漆子扬:善本流传泽后世,牙签万轴待今朝

  • 《黑衣人》:老瓶旧酒未必香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那么何谓好的文艺评论?简单的、空洞的、结论性的评论一定不是理想的文艺评论。我们可以做一个比喻,好的文艺评论应兼具“学院派”的严谨思维、“专业派”的技艺知识和“爱好派”的热度与激情,同时,它还必须在史论结合而非主观臆断的坐标里去挖掘艺术的本质。
2019-06-26 09:48
用笔,在中西绘画中,都是一个重要的元素。大部分中国油画家对于西洋绘画用笔问题缺少关注,笔者近年大量观览西方经典绘画原作,一个重要的发现,就是西洋绘画最高级的状态,其实也表现着精妙绝伦的用笔。
2019-06-26 09:44
尽管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此次颁布的“限古令”使得众多古装剧的拍摄和播出遭遇困境,但是对于古装剧的整治和调控是势在必行的。这个政策的初心,其实都是为了更好地规范古装剧以及整个电视剧市场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这个政策可以倒逼国内电视剧市场进行创新。
2019-06-25 16:08
在诸多业内人士和观众的强烈推荐下,上映12天的《绝杀慕尼黑》票房刚刚突破6000万元,可以说,其市场表现远远低于人们此前的预期。回过头,再看《绝杀慕尼黑》在俄罗斯本土的强势表现,或许就能预见哪一部体育电影可以成为国内市场的爆款了。
2019-06-25 15:59
在电视剧《芝麻胡同》里,许多细节充满了风物之美,满载着对那个逝去的老北京的追念,也和人物性格命运息息相关。成就了《芝麻胡同》的,不只有这些风物人情,还在于写出了人的复杂性。主人公严振声,善良、精明、仗义,为人处世上,也是体面从容。
2019-06-25 10:17
短视频平台不应成为各类“抖机灵”商家的云集之地。任何新业态新模式或平台经济样板,都应该合法有效。假冒伪劣产品就算有更多的网红卖力吆喝,也终究免不了被严惩的命运。不在实体商品与服务上狠下功夫,却在渠道与营销上玩猫腻,终究是舍本逐末之举。
2019-06-24 10:02
《少年派》中的对话式代际交流是可贵的。这或许是《少年派》之所以浓墨重彩呈现代际交流方式改变的初心所在。作为能够同时将大人和孩子吸引到电视机前的“客厅剧”,该剧消除了代际关系隔阂,传导出属于这个时代的正能量教育观。
2019-06-24 10:04
好演员是《破冰行动》成功的关键之一,吴刚、王劲松等老戏骨在剧中成功塑造了各类形象。反脸谱化的人物设定在使人物性格更加丰满的同时,也增强了剧情的悬念感,引发观众参与猜测讨论,使该剧引人入胜。
2019-06-24 10:16
这些烟草镜头被贴上剧中人物的标签后,往往掩盖了其作为陋习的一面,严重地误导了公众。只有发挥影视评选的导向作用,才能倒逼影视工作者积极创新,探索更多可替代的表现形式,让影视作品远离“烟味儿”。
2019-06-24 09:56
对戏剧而言,表演是重要的,而长期不断锤炼升华的表演,才是具有长久魅力的艺术。此外,所谓经典戏剧,是需要历史积淀和观众检验的,不是快马加鞭一蹴而就的,因此要创造戏剧高峰作品,需要脚踏实地、不断探索、反复锤炼、精益求精的过程。
2019-06-21 16:30
“现在大家对科幻文学的关注度确实有所提升,但我们不能盲目乐观。”在科幻作家陈楸帆眼中,要说科幻文学热来了,其实未必:无论是资本投入还是作品出版,年轻作家们的出版渠道并没有因此增多。
2019-06-21 15:56
商业大片有着相对固化的情节套路,习惯这类电影的观众能在短时间内迅速评判影片的优劣。汤惟杰认为,商业电影的性质决定了它必须从一开始就迅速吸引观众的眼球,十几分钟内就评判其优劣一般行得通,但是对于一些文艺片或纪录片,则不推荐用这样的心态去欣赏。
2019-06-21 15:26
动画大师宫崎骏的作品,给人们带来一个温暖治愈的童话世界。宫崎骏笔下的世界柔软美好,可这并不意味着他的作品回避了世间的残酷和人生深度的探寻。他的作品在传递爱的同时,也会传递反战、环保观念,会有许多关于人生与哲学的反思。
2019-06-21 09:41
激动人心、热血澎湃的篮球比赛,是影片最大看点。即使不懂篮球的观众,也能被片中激烈的对抗点燃内心的激情。除了表现体育运动的正力量、竞技比赛的激烈之外,影片还将镜头对准了个体的人。篮球队在夺得奥运冠军的同时,也明白了亲情、友情、爱情的真谛。
2019-06-21 10:25
在《流浪地球》爆红之后,科幻电影成为今年最受欢迎的类型影片。猫眼研究院院长刘鹏表示,2019年是中国科幻电影的关键节点。他认为,在《流浪地球》的带动下,2019年中国含科幻标签电影的票房,将会首次超过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的票房。
2019-06-21 10:35
《带着爸爸去留学》正在播出,引发观众对于子女出国留学展开话题讨论。导演姚晓峰透露,该剧的灵感来源于亲身经历,之所以这么热衷都市题材,原因之一便是“想对大家共同关心的一些社会问题做出解答”。
2019-06-21 10:18
影视作品能够观照社会、传达力量,带给观众不同的感受与思考。无论电影还是电视剧创作都应具有坚守精神,在表达创作主张的同时坚守文化导向、传播主流价值,这是影视创作者应有的使命与担当。当下,春天已然到来,真正优秀的作品一定能够脱颖而出。
2019-06-20 16:07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愈发成熟,短视频逐渐成为最受大众喜爱的文艺样态之一。短视频的出现打破了传统审美与创作习惯,在无处不传媒、物物是媒介、人人可创作的当下,短视频成为一种崭新的视像传播样式。
2019-06-20 16:19
《大闹天宫》讲述的是全世界观众看得懂、还能够打动他们的故事。影片表面是讲中国传统故事,但它传递的内核却是全世界普遍能理解的,那就是对旧有秩序的挑战、对自由的求索,以及果敢的进取精神。这样的《大闹天宫》以宏大的格局带着中国故事惊艳四方。
2019-06-20 10:00
类型片那么多,中国科幻电影缘何成为其中被业界一致看好的种类?中国科幻片的崛起有目共睹,国际知名电影人纷纷点赞《流浪地球》。在他们看来,中国科幻赢在国际水准的制作,更赢在其中的中国味道。
2019-06-19 10:2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