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红楼梦》中反客为主的生日宴会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原创 > 正文

《红楼梦》中反客为主的生日宴会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19-06-14 17:0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 詹丹

  《红楼梦》涉及的人物生日宴会场景,虽描写得各具特色,但有一个贯穿始终的基本写法尤为引人瞩目。那就是,在生日宴会的场景渐次展开时,突然插入或者引申出去一些枝蔓情节,形成艺术上的摇曳姿态,既让活动主客关系发生了游移,也让欢聚的基调转而为悲戚。

《红楼梦》中反客为主的生日宴会

  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第二十四集。贾宝玉和平儿等人同一天生日,在芍药栏红香圃设宴庆贺。当天,怡红院群芳开夜宴。有人提议,拿骰子抢红。宝玉道,不如占花名儿好。

  人物生日在《红楼梦》中得到呈现,本来就有多种方式。有的仅仅出自人物对话中的谈资,如元春生在大年初一,是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交代的;巧姐生在七月初七,是凤姐和刘姥姥谈起来的;后来贾宝玉过生日那天,大家聚在一起说生日,探春起头说他们荣国府的人“倒有些意思,一年十二个月,月月有几个生日”,然后一一细数,又有袭人等补充,这一次算是说得比较齐全了。也有的是叙述者采用略写的方式来交代,比如第二十九回写宝玉在五月初三赴薛蟠生日宴,第五十二回宝玉需要穿雀金裘去赴舅舅的宴,还有第七十回,在三月初二日,叙述了元妃给探春送来生日礼物,等等。

  当然,给人深刻印象的,还是正面具体的生日聚会描写。这样的描写,在前八十回共有五次。依次是贾敬、薛宝钗、王熙凤、贾宝玉和贾母史太君的庆生活动。奇怪的是,这其中,居然缺少有关林黛玉生日活动的直接描写。读者较早知道贾府也办过有关黛玉的生日活动,是在计划给薛宝钗过生日时被顺带提及的。第二十二回,王熙凤问贾琏,薛宝钗生日要办成何等规模,贾琏说按以往给林黛玉过生日的规模办,王熙凤就说薛宝钗这次的生日和以往不同,是十五岁的大生日。但作者为何没有具体写林黛玉的生日?如果是因为不到十五岁的小生日不值得提,那么按照林黛玉入贾府的年龄,她十岁的大生日也应该在贾府中过,何以作者也没有提?由此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前八十回为什么不写林黛玉的生日?这是作者的疏忽,还是有意略过?其中缘故,很难加以深究。不过,正因为前八十回没写,所以就给续写《红楼梦》者提供了一个写林黛玉过生日的机会,稍稍丰富了后四十回的情节,也安慰了读者内心的缺憾。

  有关前八十回写到的五次生日宴会,一篇短文难以一一讨论。这里主要分析两次生日活动延伸出的情节插曲,以及因此形成的反客为主的效果。

《红楼梦》中反客为主的生日宴会

  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第四集。贾敬在玄真观烧丹炼汞,这日正逢他的寿辰,孙子贾蓉受其父贾珍之命,将一些上等吃食送往道观。

  贾敬生日,宁国府盛宴招待。贾敬本人在道观中不愿回家,主人缺席,宁荣两府来祝寿的客人反倒像把自己当成了主人,未免扫兴。亏得王熙凤解释说,贾敬在道观已经修成了神仙,心到神知,贾敬不在场,也就无所谓了。这样的俏皮话引得大家一片粲然。秦可卿因重病在床,没在宴会露脸,凤姐就趁着宴会完毕去园里看戏的间歇,和宝玉一起由贾蓉陪着绕道去可卿卧室探视。这样,欢聚的基调发生了变化。秦可卿病中的感伤之言,让宝玉联想起曾经在她卧室午睡,如万箭穿心般流下眼泪。凤姐赶忙让宝玉、贾蓉先走,一方面说明她觉得宝玉如此感情用事会让可卿更难受,另一方面,也是想单独留下跟可卿说些贴心话。但如此描写,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王熙凤独自行动,其实也给他人留下了单独相处的机会。

  王熙凤从可卿卧室出来后进入花园便门时,身边虽有一大帮媳妇丫头,但他们并不贴近凤姐走,特别是当凤姐放缓脚步一步步行来赞赏园中景色时,他们只是离开一段距离来跟随。这样,窥视凤姐美色已久的贾瑞,就有了近前来与凤姐搭讪的机会。此时,如果贾蓉、宝玉都在,贾瑞怎么可能近得前来?主奴相处要根据特定情境而保持距离,这样一个不言而喻的前提,使得情节的设计,只需要考虑如何把一同进入可卿卧室的贾蓉和宝玉先期支走,从而为接下来写凤姐与贾瑞瓜葛的另一个插曲作铺垫。

  凤姐从可卿卧室出来的感伤,在欣赏花园景色中得到了平复。毕飞宇曾分析此段文字,觉得凤姐感情变得太快,甚至怀疑其真诚,把她视为可怕的女人。凤姐性格的多面性,以及感情之复杂确是事实。但并不因此说明,她对可卿的感情不真诚。后来写她看见可卿的棺材,眼泪如断线珍珠滚将下来,她对可卿感情之深可以体会。至于她刚出可卿卧室,就向园中景色投去赞赏的目光,也未必说明情感前后的断裂,这可以理解为,将生日欢聚的情感浅层次表达后,在探视可卿的插曲中转而为深沉,又在走向花园、面对各种美景时,那种深层的感情暂时遮蔽了,也被移开了。我们不能因为那种情感没有在新情境中持续发生作用,就怀疑其真诚。毕竟,秦可卿当时也没到病危的地步,而她与凤姐亲密的程度以及凤姐自身的为人风格,都是我们判断时需要考虑的因素。此外,有时候,当事人对景色的关注,恰恰是摆脱感伤情绪的一种努力,这样的努力符合积极、健康的心态。而接下来,贾瑞与凤姐对话时,凤姐的那种欲擒故纵与贾瑞的色迷心窍,又使得情感基调发生了新的趋向。面对贾瑞的欲火燃烧,王熙凤内心沉着中表露出的假模假样,似乎把贾瑞的一切言行,都当作此前的自然景色来观赏了。尽管从表面看,王熙凤赞赏景色的雅致与对贾瑞戏弄式的周旋是并不协调的。

《红楼梦》中反客为主的生日宴会

  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第十七集。九月初二,是王熙凤的生日,宴会上觥筹交错。可是天一亮,贾宝玉就遍体纯素,到水仙庵祭奠金钏了。

  与贾敬的生日宴被王熙凤抢了戏形成对照的是,王熙凤自己的生日宴会,却被贾琏和宝玉抢了戏。

  第四十四回,写王熙凤在生日宴会上,因被众人灌多了酒而中途退下,想回自己屋子歇息,却发现丈夫贾琏正在家里与鲍二媳妇约会,于是打闹起来,让在一边搀扶的平儿也大受委屈。宝玉随即出场,将她带入怡红院来安抚:代贾琏道歉,为平儿理妆,最后还为平儿洗涤落下的一块手帕。这样由荣国府正厅展开的庆生活动,前后延伸出另两个并列的私密空间,从而上演了互有关联的两个插曲。这是两兄弟对待女性的情节插曲,但对比是何等鲜明:贾琏的色心与宝玉的体贴,各自的行为最后聚焦于平儿一身,给她造成的是不同的心灵感受。

  本来,这天也是金钏的生日。此前金钏被逐而投井自杀,宝玉也有一定责任。当宝玉一早出门跑到城外很远处为她祭拜,叙述者开始并没有交代缘故。宝玉自己也神秘其事,甚至连跟随他出去的小厮,也摸不着头脑。只是当他回来看到门口的玉钏抹眼泪时,才问她“你猜我往那里去了”,但也没有点破各自的心事。只是到宝玉为平儿理妆完毕,叙述者才借助直接的心理描写,把宝玉为金钏祭拜的事一并交代了出来。这一交代延宕到最后,为情节带来了悬念和开释,是经过作者缜密设计的。

  但更巧妙的是,在正厅看戏时,众人看《荆钗记》演到《男祭》这一出,黛玉便和宝钗发议论说“这王十朋也不通得很,不管在那里祭一祭罢了,必定跑到江边子上来作什么”。诸如此类的一番议论,结果是宝钗不答,宝玉要找酒去敬凤姐。尽管两人都应该听出了黛玉话里有话,但宝钗不便掺和进来,宝玉借故要躲开黛玉的锋芒,可能是想掩饰内心的尴尬。这里,宝玉无法理直气壮而在幕后做下的隐秘事,被敏锐的黛玉巧妙地拉进前台,拉进正式的生日活动场合。她是在论戏吗?是的,但也在议论人生,议论人生的难言之隐。

  其实,从人生的本质意义来理解,是无所谓正戏与插曲,也无所谓主与客的差异的。小说《红楼梦》借生日活动的当事人名义,预设了主人与正戏的前提,从而有了所谓插曲的枝蔓延伸,有了客与主的关系翻转——如此设计,主要是为了吸引读者注意,更是为了刷新读者对人生的理解。(詹丹)

 

  《红楼梦》中反客为主的生日宴会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面向社会长期征集优秀稿件。诚邀您围绕文艺作品、事件、现象等,发表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的评论意见。文章2000字以内为宜,表意清晰,形成完整内容。来稿一经采用,将支付相应稿酬。请留下联系方式。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投稿邮箱:wenyi@gmw.cn。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漆子扬:善本流传泽后世,牙签万轴待今朝

  • 《千与千寻》:日本平成时代的寓言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尽管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此次颁布的“限古令”使得众多古装剧的拍摄和播出遭遇困境,但是对于古装剧的整治和调控是势在必行的。这个政策的初心,其实都是为了更好地规范古装剧以及整个电视剧市场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这个政策可以倒逼国内电视剧市场进行创新。
2019-06-25 16:08
在诸多业内人士和观众的强烈推荐下,上映12天的《绝杀慕尼黑》票房刚刚突破6000万元,可以说,其市场表现远远低于人们此前的预期。回过头,再看《绝杀慕尼黑》在俄罗斯本土的强势表现,或许就能预见哪一部体育电影可以成为国内市场的爆款了。
2019-06-25 15:59
在电视剧《芝麻胡同》里,许多细节充满了风物之美,满载着对那个逝去的老北京的追念,也和人物性格命运息息相关。成就了《芝麻胡同》的,不只有这些风物人情,还在于写出了人的复杂性。主人公严振声,善良、精明、仗义,为人处世上,也是体面从容。
2019-06-25 10:17
短视频平台不应成为各类“抖机灵”商家的云集之地。任何新业态新模式或平台经济样板,都应该合法有效。假冒伪劣产品就算有更多的网红卖力吆喝,也终究免不了被严惩的命运。不在实体商品与服务上狠下功夫,却在渠道与营销上玩猫腻,终究是舍本逐末之举。
2019-06-24 10:02
《少年派》中的对话式代际交流是可贵的。这或许是《少年派》之所以浓墨重彩呈现代际交流方式改变的初心所在。作为能够同时将大人和孩子吸引到电视机前的“客厅剧”,该剧消除了代际关系隔阂,传导出属于这个时代的正能量教育观。
2019-06-24 10:04
好演员是《破冰行动》成功的关键之一,吴刚、王劲松等老戏骨在剧中成功塑造了各类形象。反脸谱化的人物设定在使人物性格更加丰满的同时,也增强了剧情的悬念感,引发观众参与猜测讨论,使该剧引人入胜。
2019-06-24 10:16
这些烟草镜头被贴上剧中人物的标签后,往往掩盖了其作为陋习的一面,严重地误导了公众。只有发挥影视评选的导向作用,才能倒逼影视工作者积极创新,探索更多可替代的表现形式,让影视作品远离“烟味儿”。
2019-06-24 09:56
对戏剧而言,表演是重要的,而长期不断锤炼升华的表演,才是具有长久魅力的艺术。此外,所谓经典戏剧,是需要历史积淀和观众检验的,不是快马加鞭一蹴而就的,因此要创造戏剧高峰作品,需要脚踏实地、不断探索、反复锤炼、精益求精的过程。
2019-06-21 16:30
“现在大家对科幻文学的关注度确实有所提升,但我们不能盲目乐观。”在科幻作家陈楸帆眼中,要说科幻文学热来了,其实未必:无论是资本投入还是作品出版,年轻作家们的出版渠道并没有因此增多。
2019-06-21 15:56
商业大片有着相对固化的情节套路,习惯这类电影的观众能在短时间内迅速评判影片的优劣。汤惟杰认为,商业电影的性质决定了它必须从一开始就迅速吸引观众的眼球,十几分钟内就评判其优劣一般行得通,但是对于一些文艺片或纪录片,则不推荐用这样的心态去欣赏。
2019-06-21 15:26
动画大师宫崎骏的作品,给人们带来一个温暖治愈的童话世界。宫崎骏笔下的世界柔软美好,可这并不意味着他的作品回避了世间的残酷和人生深度的探寻。他的作品在传递爱的同时,也会传递反战、环保观念,会有许多关于人生与哲学的反思。
2019-06-21 09:41
激动人心、热血澎湃的篮球比赛,是影片最大看点。即使不懂篮球的观众,也能被片中激烈的对抗点燃内心的激情。除了表现体育运动的正力量、竞技比赛的激烈之外,影片还将镜头对准了个体的人。篮球队在夺得奥运冠军的同时,也明白了亲情、友情、爱情的真谛。
2019-06-21 10:25
在《流浪地球》爆红之后,科幻电影成为今年最受欢迎的类型影片。猫眼研究院院长刘鹏表示,2019年是中国科幻电影的关键节点。他认为,在《流浪地球》的带动下,2019年中国含科幻标签电影的票房,将会首次超过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的票房。
2019-06-21 10:35
《带着爸爸去留学》正在播出,引发观众对于子女出国留学展开话题讨论。导演姚晓峰透露,该剧的灵感来源于亲身经历,之所以这么热衷都市题材,原因之一便是“想对大家共同关心的一些社会问题做出解答”。
2019-06-21 10:18
影视作品能够观照社会、传达力量,带给观众不同的感受与思考。无论电影还是电视剧创作都应具有坚守精神,在表达创作主张的同时坚守文化导向、传播主流价值,这是影视创作者应有的使命与担当。当下,春天已然到来,真正优秀的作品一定能够脱颖而出。
2019-06-20 16:07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愈发成熟,短视频逐渐成为最受大众喜爱的文艺样态之一。短视频的出现打破了传统审美与创作习惯,在无处不传媒、物物是媒介、人人可创作的当下,短视频成为一种崭新的视像传播样式。
2019-06-20 16:19
《大闹天宫》讲述的是全世界观众看得懂、还能够打动他们的故事。影片表面是讲中国传统故事,但它传递的内核却是全世界普遍能理解的,那就是对旧有秩序的挑战、对自由的求索,以及果敢的进取精神。这样的《大闹天宫》以宏大的格局带着中国故事惊艳四方。
2019-06-20 10:00
类型片那么多,中国科幻电影缘何成为其中被业界一致看好的种类?中国科幻片的崛起有目共睹,国际知名电影人纷纷点赞《流浪地球》。在他们看来,中国科幻赢在国际水准的制作,更赢在其中的中国味道。
2019-06-19 10:29
从六年前寄予厚望,到六年后“重启”清零,“盗墓”系列剧的改编历程反映出这些年国产影视改编剧的成长史。目前只是延续着原作者授权、影视公司改编的老路,并不像真正能把IP做成系统的漫威,后者一开始就是公司化运营,有着将IP培育十年的商业耐心。
2019-06-20 09:46
电影节是中外电影集中交流、碰撞和产生全新创意的重要场域。如何通过电影节向世界介绍更多的中国电影和电影艺术家,使国际电影节真正成为中外电影交流的窗口,为中国电影业的良性发展提供借鉴和动力?这是上海国际电影节自开办以来一直在探索的课题。
2019-06-20 09:5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