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原创 > 正文

贾宝玉的才气和成长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19-07-05 10:00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 詹丹

  贾宝玉的才气,在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和第七十八回“闲征姽婳词”中体现得最为充分。对此,舒芜在《说梦录》中从“清客的形象”角度作了初步探讨。他认为在这两回中,“清客们充分显示出凑趣、奉承、反衬、正衬的无穷作用”。这种论述角度,给人以很大启发。不过,如果不局限于这两回,而是把贾宝玉的才气放在周边与之交往的多类人物,而不仅仅是清客来着眼,也许可以让我们思考得更深入些。

贾宝玉的才气和成长

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第七集“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中,随着宝玉题匾额、口占对联,并点评他人的拟作,他的创作才能和理论水平,得到了全面的发挥,也确实超过了贾政和众清客。但在第三十七回参与海棠诗社时,他的创作水平与众姐妹一比,明显居于末位。为什么此前在题大观园匾额时,他的才气压过了众多舞文弄墨的清客?说众姐妹的水平本来就高,这当然是一种理由,但这样的解释,还是失之过简。从宝玉本身看,他在大观园面对清客甚至其父时,是有意当仁不让的。这既是小孩子的好胜,更是因为在读书问题上一直受贾政之责备,所以有此机会,定然要抖擞精神,把自己的才气充分显露一下,从而让贾政另眼相看,也见得即便不算正经功课而只是旁学杂收,也大有用武之地。与之相比,贾政年轻时一直努力于科举功课,是所谓的“应试教育”培养出来的人。虽然最终皇帝开恩,袭了官位,没有参加科考,但一条应试的复习之路,已经泯灭了他的才情,让他对于吟风赏月的诗词变得陌生。所以他自己说“我自幼于花鸟山水题咏上就平平;如今上了年纪,且案牍劳烦,与这怡情悦性文章上更生疏”,虽可认为道出部分实情,但把这归因于自己的天性和后来的案牍劳烦,可能还是忽视了“应试教育”对人性情的杀伤力。至于那些清客,既明白贾政要试一试宝玉的才能,所以就像书中所说,也“只将些俗套来敷衍”了,从而处处让宝玉来技压他们一筹。不过,清客们的题额,有多少是故意卖个破绽,有多少确实是他们才力不逮,还真不好判断。

  总之,题匾额让平日一直受打压的宝玉出了一把风头,吐了一口气,也是事实。也许正因为气出得太顺畅,也让他一时失重得轻狂起来,居然反驳老父贾政的观点,认为他不懂“天然”、不懂“天然图画”的道理,把贾政着实气得够呛。但细细想来,宝玉说得或许在理,在自我“怡情悦性”方面生疏的人,也应该是不明白环境“天然”的人,因为从本质上说,大自然环境的非人工性、天然性与人之怡情悦性的自然而然是息息相通的。

  我们再看他在海棠诗社,人际情况就大不同了。

  客观来说,宝玉在海棠诗社写出的诗,与众姐妹相比,确实处于末位,但也并不意味着这次的创作就是宝玉写作才能的真实反映。在这次诗社中,他们点起了一支只有三寸来长的容易燃尽的“梦甜香”,香燃尽而诗未成,则要受罚。所以宝玉一边自己思考,一边还不时去询问其他人写到什么程度。只因为他在写诗的过程中,老是在为别人特别是黛玉担心,所以才使自己写出的诗句显得比较平庸。己卯本评语谓:“宝玉再细心作,只怕还有好的,只是一心挂着黛玉,故平妥不警也。”而蔡义江对此的点评“怕也不欲与姐妹们争胜”可能更说到点子上,因为竞争对手不同,输给众姐妹而不输给清客,对宝玉来说还是有一定快乐、幸福感觉的。最后李纨把他的诗评在末尾,问他服不服,他心悦诚服,说“我的那首原不好,这评的最公”,好像把他评得不好,他还挺乐意。但因此说宝玉在诗社写诗对众姐妹有很大的谦让,如果发挥出真实水平可能超越黛钗,则也不符合事实。因为毕竟在元妃省亲时,命宝玉及众姐妹作诗,宝钗和黛玉都出手援助了宝玉,而黛玉代宝玉写的一首《杏帘在望》,被元妃评为最佳。宝玉不及黛钗,似乎是有定论的。

  不过,就宝玉本身而言,我们也不能用静态的眼光来衡量其创作水平的高下。

  第七十八回提到他写《姽婳词》,同一批清客对其创作的诗句一路赞扬下来。特别是当宝玉念到“叱咤如闻口舌香,霜茅雪剑娇难举”时,清客们拍手笑道:“越发画出来了!当日敢是宝公也在座,见其娇而且闻其香!不然,何体贴如此?”对此,舒芜以为尊称十几岁的孩子为“宝公”,即便宝玉写得确实不错,但拍马到如此肉麻的程度,也有“画出来”的效果了。说这里有很大的拍马成分,当然没错。但从宝玉的创作历程看,《姽婳词》也确实代表着他的较高创作水平,也正是在这一回,他还写出了感人的《芙蓉女儿诔》。所以,说宝玉的创作让人能够“见其娇而闻其香”,不是笔触的简单香艳,而是把刀剑和娇香融为一体的笔力厚度。这种厚度与老练,与“宝公”这样的尊称不是没有丝毫关系的。同是对宝玉的赞扬,众清客的用词,后一次确实要比前一次肉麻得多。但换一个角度看,拍马程度的升级,是不是多少也可以说明,宝玉的诗歌才能,确实有了较大的长进?而这种长进,其实跟他人生的真切体验愈发深广又是分不开的。

  第七十回,交代过年时节,因凤姐生病,李纨杂务缠身,使得诗社无人来打理。而过年后,到了仲春天气,虽有功夫写诗了,宝玉却不在状态了,小说写到:

  争奈宝玉因冷遁了柳湘莲,剑吻了尤小妹,金逝了尤二姐,气病了柳五儿,连连接接,闲愁乎恨,一重不了一重添。

  随后,第七十四回发生抄检大观园事件,第七十七回晴雯、芳官、司琪、四儿等被逐出,晴雯含冤去世。宝玉就是在这不断叠加的痛苦体验中,成熟、成长起来的。这一切,在第七十八回宝玉的写作上得到了聚焦式展现。

  《芙蓉女儿诔》涉及的内容与宝玉的生活关系密切,是出自情感冲动的心灵告白;而《姽婳词》是听命于贾政的被动写作,是咏史,似乎与现实保持了一段距离,但同样可视为宝玉真实处境和真切心境的反映。如果说这两篇作品都表明了宝玉的一种才气,那么这种才气也同时意味着他相当程度的成熟,意味着他对现实的进一步认识。具体说来,《芙蓉女儿诔》说明了如晴雯这样的纯洁女性被诐奴和悍妇纠缠着的生存环境,是多么艰难和恶劣;《姽婳词》中则强调,面对林四娘这样的女性,男性又是多么地难堪和无力。特别是当结尾写到“何事文武立朝纲,不及闺中林四娘!我为四娘长太息,歌成馀意尚彷徨”时,贾宝玉作为男性的无奈和无力感跃然纸上。这样的无奈和无力感,既是贾宝玉这一叛逆贵族少年的特殊感受,也恰是一个少年开始走向成熟的深刻表征。才气的足与不足,倒还是其次的问题了。(詹丹)

 

  贾宝玉的才气和成长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面向社会长期征集优秀稿件。诚邀您围绕文艺作品、事件、现象等,发表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的评论意见。文章2000字以内为宜,表意清晰,形成完整内容。来稿一经采用,将支付相应稿酬。请留下联系方式。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投稿邮箱:wenyi@gmw.cn。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冰玉:《寄生虫》与后殖民主义视线中的韩国近代史

  • 郝 瀚:《银湖之底》,新黑色电影的复临与变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五个获奖名额各有其主,包括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和李洱的《应物兄》。五部获奖作品,充满人道主义、史诗情怀与时代关切。
2019-08-23 09:59
影片《沉默的证人》的创意是好的,一帮匪徒为了销毁关键犯罪证据,也就是留在尸体内的一颗子弹,煞有介事地打劫了一个法医鉴定中心。电影并没有走娱乐的路径,而是走了一条严肃警匪悬疑正剧的歧途。编剧乱判生死,使得人物如过期的水果,斑驳而干瘪。
2019-08-23 09:55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哪吒》的崛起让观众看到国产动画无限潜能的同时,也展示出一重“遗憾”甚至是“焦虑”:曾经让中国动画区别于海外动画,获得巨大荣耀的中国动画学派美学风格,在这部如今的“门面之作”中难觅踪影。
2019-08-23 09:24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