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作为“问题”的网络文学批评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 正文

作为“问题”的网络文学批评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20-04-03 13:40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桫椤

  将批评作为一个问题提出来,既关涉网络文学的理论建构,也与读者对网络文学的期待有关——网络文学的现状与批评并没有得到同步发展。对创作的引导是文学批评的功能之一,同时还要建立起关于文学的常识,而这些都会对网络文学评价体系建设造成影响。因此,批评对于网络文学而言是一个极端重要的问题,网络文学的精品化、经典化也要在批评过程中实现——没有美学意义上的评价标准、评价体系和适用的批评方法,以上都是空谈。

  网络文学与批评的关系远比传统文学要紧密得多。传统文学被称作“作者的文学”,读者的意见很难对作家的创作产生直接而又重要的影响,作者需要通过“理想读者”来确定作品的审美价值;而网络文学是“读者的文学”,它需要从读者处获得灵感和技巧层面的启发,点击、订阅、跟帖、打赏等激励几乎是其存在下去的动力——假如将这些看作是批评的另外形式,那么网络文学就是由“批评”创造的,没有“批评”就没有现阶段的网络文学——这也是网络文学“平权”效应的一个体现。传统意义上的“批评”是专业或职业行为,但到了网络文学中,大众也获得了“批评”的权力。从这个意义上说,网络文学并不缺乏批评,但这些线上的批评形式呈现出的群体心理意愿,由于其自身存在的倾向性,因此不能称之为“问题”。因为我们并不具备影响网民批评的有效能力,如同我们无法决定普通读者选择阅读或打赏什么作品一样。

  网络文学批评中的真正问题存在于那些“成文”的批评中,即专业或职业读者的批评,其成果和意见以文章的形式刊布在期刊和专业媒体上。欧阳友权教授在《网络文学批评20年》一文所指的学院派批评和传媒批评中的一部分就以这种方式面世。专业批评中的种种问题,似可归为以下两大类:

  从外部来看,批评意见很难对大众读者起效。首先,传播载体限制了批评意见的传播空间:在一部网络小说的主页上除了读者跟帖评论和指标式信息,是看不到专业评论意见的;而发表在纸质报刊上的评论又与作品有着“物理隔绝”。其次,批评风格限制了接受群体:批评家只面向专业群体,文学批评变成了专门的知识生产和交流活动;大部分网络文学批评运用学术理论和观点,只满足同行间的交流,很难被大众读懂。

  从批评的内部来看,最大的问题是批评意见、理论观点难以同频共振。社会广泛呼吁要建立网络文学评价体系和评价标准,但至今未能取得广泛认同和接受的常识性成果;深度借鉴传统文艺理论与批评成果,对原创性理论和批评方法的探索进展并不大。放眼当下的网络文学现场,就像一座尚未完工的大厦,还没有各安其位的秩序——因为没有与现场相适应的评价标准,评论过程中所依据的理论资源极为驳杂,致使对网络文学的批评成了理论家“杂货铺”里的橱窗,批评家“自说自话”的现象很普遍,难以形成同频共振的对话。

  在文学与批评的大范畴下,批评的复杂性是网络文学复杂生态的反映,这些问题又与文学批评传统与网络文学现场之间的错位不无关系。

  首先,批评没有随着评价对象的变化而及时调整“打法”。传统文学是以静态方式呈现,读者对作品的接受和批评是单向度的;但网络文学主要以连载更帖的动态方式上线,作品在未完成的情况下就呈现在受众面前,这为“粉丝共创”预留了空间和机会。由此可见,网络时代的文学生产和传播链条拉长了批评的长度,不仅批评的时间发生了明显前移,也表现出了创作的“长尾效应”——批评可以一直延伸到衍生品开发中。这样一来,创作过程以及由此引起的文化活动现象就超越了文本本身,成为批评家需要直面的问题。对象的变化导致网络文学的研究和批评难度远远大于传统文学——正如打靶,传统文学批评面对的是固定靶标,只需瞄准靶子射击;但网络文学批评面对的却是快速变换位置的移动靶标,要研究出新的“打法”。

  其次,理论研究与批评实践之间衔接不畅。网络文学批评的理论资源除文学理论外,大部是从文化、经济等领域的理论成果中“借”来的,很容易忽视网络文学的“文学”身份。当下的网络文学重理论、轻批评,一些批评文章热衷于分析故事情节的自身逻辑,却忽视了对作品的价值导向、审美倾向、创作技法等方面的优劣判定。网络文学在写作技法和主题思想等方面存在低水平重复的问题:有的是创作者为吸引眼球,有的则是作者自身素养和创作能力不足所导致。但这也与网络文学批评审美标准失之于宽、立场和态度飘忽暧昧,以及没有提出主导性、建设性的意见有关。

  从读者数量、作品数量和在大众层面的影响力来看,网络文学已经成为主流文学。在商业属性的作用下,网络文学的创作和传播表现出明显的文化工业特征,由此导致网络文学批评面对的复杂程度远超传统文学。网络文学批评不仅要像传统文学批评那样承担“质检员”和“鉴定师”的职责、检验作品的艺术水平及主题价值,更要对作品中的价值观、故事设定、描写尺度、创作技法给出判断;在向公众阐释网络文学阅读和欣赏方法的同时,既要为作者提供可资借鉴的经验,也要为文化工业生产、挑选IP提供帮助。当网络文学批评不仅关系到其作为新兴文学样式的健康发展、更关系到文化消费品生产对社会主流价值的重要影响时,作为“问题”的它就不仅仅是个学术话题,更是一个实践问题,对学界和业界也提出了新课题。在文学环境和背景发生大变化的前提下,应当重新审视已有的文学批评传统,通过建立新的批评理论坐标和评价体系,探索新的批评方法,促进文学在网络时代的健康发展。

  (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网络文艺委员会委员,河北作协特约研究员)

[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于歌子:用影像唤醒对历史烽烟的记忆

  • 张天笑:《化工女王的逆袭》的艺术特色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实践中经过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不懈奋斗、艰辛探索所形成的独特精神谱系。
2020-10-27 09:26
无论是执政能力的提高、执政风险的应对,社会治理的增强,自身肌体的清理等都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精神特质,而这种精神特质是从党执政的历史使命意识和责任担当精神中体现出来的。
2020-10-21 18:14
清理规范融资平台公司及其相关债务、加快推进融资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是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关键举措。
2020-10-13 17:29
只有透过历史的表象,探寻历史长河中的规律性认识,才能真正揭示中华民族能够迎来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伟大飞跃的根本原因,才能使文化自信具有深厚根基。
2020-09-17 08:24
中国坚信,在当今世界任何霸权主义的道路都行不通。中国将始终保持理性冷静的态度,始终站在历史前进的正确方向一边,始终致力于维护中美合作大局。
2020-09-16 17:07
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全局和战略高度,把扶贫开发摆到治国理政突出位置,作出关于扶贫开发本质、阶段、重点、方略、动力和制度等论述,简称本质论、阶段论、重点论、方略论、动力论和制度论。
2020-09-04 18:59
构建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绝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有着实实在在的现实需要。上合组织应抓住抗疫和经济重建的重要契机,逆势而上,蜕变升级。
2020-09-04 14:00
持续推动创新要素整合、大力开展开放式创新仍然十分关键。依托国际国内市场利用好两种资源,打造更为高效的要素市场和产品市场是实现双循环有效运行的重要前提。
2020-09-01 18:21
以这次事件为例,面向海外用户群体的TikTok是否需要并且可以获取字节跳动在中国的用户隐私数据?从字节跳动的公开回复和技术逻辑的角度看,答案是否定的。
2020-08-13 16:05
“中文”成为了中国知识之“体”,中国学问之“基”——这就是“中文”固有之“道”,是近百年来“旧中文”学科越来越忽略之“道”。因而,也应是“新中文”学科应该重拾之“道”。
2020-08-10 17:47
我国以“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定位自身名副其实,理应享有发展中国家应有的权利和待遇,主动放弃发展中国家地位,意味着主动离开发展中国家阵营,危害性较大。
2020-07-29 17:59
建议加快塑造更加优良的营商环境,打造开放、宜居的全球性城市,来吸引全球跨国企业、虹吸全球高级人才、技术和资本为我国发展创新经济服务。
2020-05-25 15:26
疫情之后的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将会呈现新的态势和发展趋势,但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的本质和核心不会变。我们需要眼光向前,放眼未来,为后疫情时代做好准备。
2020-04-28 13:50
疫情期间,高科技成为疫情防控的一支特殊而又关键的力量,这其中我们尤其要发挥好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数字技术优势,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支撑。
2020-04-13 16:36
要将广东、浙江等地支持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的有力举措和实践经验在全国推广,各地结合实际、取长补短、互通有无,真正做到全国“一盘棋”。
2020-04-05 09:23
一个国家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在应对风险和挑战中受到考验。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集中体现了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
2020-02-24 17:58
法律的实施会面临很多复杂情况,需要充分发挥执法者的才智。每次突发事件的发生都有自己的独特性和内在规律,应对措施不仅必须在法律授权范围内,还要符合突发事件的性质和规律,具有针对性和特殊性。
2020-02-20 17:21
考虑到消费需求在我国总需求结构中的地位提升,以及服务业在我国产业结构中的地位提升,加上每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对消费需求和服务业增长的高敏感性,此次疫情对我国整体经济的影响会显著大于根据历史经验所做的分析。
2020-02-18 17:22
1月29日,教育部号召“停课不停学”,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企业纷纷响应,但也有一些人将此看做在线教育发展的重要契机。在疫情的“拐点”还未来临之前,在线教育是否已迎来“拐点”已经成为讨论的热点。
2020-02-15 18:08
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在微观层面,当前南南合作都处于较好的发展时期,如何把握住有利机遇,同时应对好相关挑战,应是坎帕拉首脑会议在讨论南南合作时要着力解决的核心问题。
2020-02-13 16:4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