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过午不食》:中年人性的隐喻表达

《过午不食》:中年人性的隐喻表达

2018-08-22 13:46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作者:李健

  “中年危机”的话题屡见不鲜,去年关于“油腻中年”的讨论刷屏网络,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年人群的精神焦虑,继而引发了不同代际群体的集体吐槽。关于中年人家庭失和、情感出轨的问题更是老生常谈。《人民文学》2018年第3期刊登的骆平的小说《过午不食》,却别出心裁,写出了中年危机的意料之外,却又能引人反思,吸引人们细细咀嚼小说所揭示的精神图景。

《过午不食》:中年人性的隐喻表达

  梁葵因意外怀孕而引发了一连串的家庭风波,《过午不食》由此巧妙地展开了叙述:梁葵的儿子新婚,并且为家里新添了小孙女,家庭结构的变化增添了家庭乐趣,也潜藏着随时都可能爆发的矛盾冲突。梁葵的怀孕使生活中的矛盾骤然升级,让所有家庭成员都措手不及,也由此暴露出了各自人性的晦暗和弱点。一方面,人到中年的夫妻貌合神离,梁葵与丈夫表面上是琴瑟和鸣,令人艳羡,实际上却是同床异梦,生活成了夫妻双方掩饰外遇的一场戏;另一方面,梁葵与儿媳、亲家的关系剑拔弩张,同时母子关系悄然变化,在这些情感纠缠的背后,是对家庭房产、存款、家庭主导权的觊觎,“利益”之手在家庭矛盾纷争中长驱直入,使得梁葵陷落其中无法解脱。

  人到中年看似是人生中事业成功、年富力强的阶段,却又似乎是最为艰难和糟糕的阶段,这就是矛盾的症结所在。梁葵通过代际反思,对婆媳关系有了新的体悟,在反思的过程中,与婆婆的关系趋于平和,当家人们基于利益争夺劝说她放弃腹中胎儿时,只有婆婆从母性的本能出发,关心她和胎儿的健康,并愿意倾听她内心的声音。

  “过午不食”是小说的文眼,既是小说中人物的生活状态,也是她们的生命隐喻。“很早以前,婆婆就养成了过午不食的习惯,早餐和午餐也都很简素,正午之后只喝白开水。在梁葵看来,她对于饮食的节制差不多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没有任何人、任何美食、任何意外能够让她破戒”。虽然年轻时梁葵对婆婆的这种做法颇为不屑,甚至憎恨,但在人到中年之后,她的饮食习性也发生了变化,身体器官仿佛承受不了放纵和贪婪,自然收敛了内心的任性,竟然像婆婆一样过午不食了。

  “过午不食”也是对生命过程的描摹。梁葵面对生活中的种种裂痕,不是向外的发力、争夺,而是从内心纾解、克制,她把对苦痛的舔舐用“以己之道,还施彼身”的形式,转换为对二十余年婚姻生活、婆媳关系、家庭伦理的检讨。“过午不食”就如梁葵对自己人生的总结和自嘲,人到中年不仅仅需要节制饮食,在处理婚姻、家庭关系时同样需要克制,而中年怀孕更是犹如不合时宜的放纵一样与这一人生阶段格格不入。

  如果我们从小说中抽离出来,把观察视角放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当代都市小说的人物谱系来看的话,《过午不食》似乎给我们带来另一种震撼。当年,谌容《人到中年》、池莉《烦恼人生》、刘震云《一地鸡毛》等小说展现了普通人的苦涩、彷徨、焦躁、怜悯,以琐碎来表现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当时这些作品描述的人物群体大都是奋斗中的小人物,他们为了更美好的未来坚持奋斗,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实现个人价值。

  《过午不食》中,奋斗者已然如梁葵夫妇一样,功成名就事业有成。梁葵是一所大学的现代汉语教师,丈夫是传媒学院院长,他们是都市中的中产一族,是社会的成功人士和中坚力量。梁葵们不再是上一辈作家笔下为生活奔波的小人物,他们没有被生存压力裹胁的无力感。但是,他们的无力感来自于对人性本身,生活的富足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幸福安宁,反而是物质利益使人性“异化”,侵蚀着夫妻、家庭伦理关系。在梁葵的周围,儿子儿媳抗拒梁葵腹中胎儿会“抢占”家庭财产、丈夫处心积虑为隐匿的情人打算,只有在小宝宝突然生病,一家老小才在忙不失迭的焦头烂额中互相谅解,闪现出一抹人性的亮色,然而梁葵的胎停,又让故事戛然而止……

  小说以家庭危机的形式折射出作者对人性的犀利观察,剖析了隐藏在人们内心深处的欲望病灶,让人警醒物欲膨胀对人性的侵蚀。作为七〇后作家,骆平用冷峻的笔调揭开了爱情、亲情表象之下的冷酷,写出了人性中的凛冽寒意,可以说颇具功力。(李健)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杨少伟:大观园建筑与人物之间的关系

  • 詹 丹:野鹤烟云说岫烟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0多年前,方志敏烈士在狱中写下《可爱的中国》,今天,电视剧《可爱的中国》在央视热播。历史在不断向前,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以方志敏为代表的革命先烈们,他们坚定的信仰,他们忠诚的信念,他们对那个“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的新中国的向往和追求。
2019-07-23 10:17
《哥斯拉》并非惯常的好莱坞奇幻大片,它不贩卖英雄、正义与情怀,也不刻意强调“邪不压正”,而是戳中了观众心底的那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既是为怪兽霸行世界却逃不开轰然坍塌的宿命,也是为广阔浩瀚宇宙中人类之孤独与渺小。
2019-07-23 10:17
过往的明星制造路径,基本上延续了“演艺产品——大众媒体关注——话题营销”的三部曲,可在“流量时代”,这个过程大大缩短,首先是在某位艺人在微博等社交媒体里实现精准粉丝的聚集,在形成相当的粉丝群体后,再反向在大众媒体上引爆。
2019-07-22 10:38
适当的融合借鉴是戏曲发展的必然,但创作者更要注意戏曲舞台艺术的本体特色,有所吸收有所坚持,才能使作品不失戏曲美学底色神韵。这其中,值得注重的是“三个三”,即戏曲创作应注重“三宜”“三讲”和“三为”。
2019-07-22 11:31
以市场机制为主导,极大地改变了当下的文化形态,重构了新世纪的文化格局。从采茶戏《八子参军》到电影《八子》的转换,意味着采茶戏《八子参军》形成的“革命史诗”意象进入到了市场化的文化生产与传播机制中。
2019-07-19 10:28
戏曲就是中国特有且古老的传统艺术样式之一,它在普通民众的历史认知、道德建构与文化养成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无论对当代中国普通观众还是对国际艺术界同行来说,戏曲艺术却处于“有道理,说不清”的阶段,这与戏曲理论建设薄弱不无关系。
2019-07-19 10:17
图兰朵是个满怀希望和热血的女子,她期待能有一个人出现,帮助她挣脱枷锁。或许,对于“中国公主”和中国题材,中式解读更能切中东方文化精髓,这往往是金发碧眼的外国艺术家所难以抵达的灵魂彼岸。
2019-07-18 14:23
电视剧《可爱的中国》时间跨度为1926至1935年的十年间,集中展示的是方志敏一生中最有光彩、最具代表性的革命历程。该剧的叙事脉络清晰,情节曲折,反映了当时革命斗争的错综复杂和残酷激烈,从而使剧作具有非常强的观赏性和吸引力。。
2019-07-18 14:20
城市诗归结到底是要从城市书写上升到抒发城市,从形与态的描绘拓展到气与神的抒发。城市书写这个概念具有客观性,具有自然属性,而抒发城市则更具主观性,蕴含创意和梦想的能动特征。
2019-07-18 11:56
在《上海的女儿》中,周信芳《投军别窑》《打渔杀家》的京剧片段以写意的艺术形式贯穿整部影片的过程中,过去的黑白照片、珍贵的影像资料、现实的采访片段和为数不多的情景再现,拼接成了周采芹的整个人生。
2019-07-18 11:50
京剧《北平无战事》的亮相在于创作者对观众、原著、人性和历史的尊重。编剧花了近两年半的时间,才将80万字的长篇巨著转化成仅一万五千余字的戏曲剧本,其间四易其稿、六变提纲,经过许多次打磨,才产生了情节丰富、冲突激烈、结构严谨的新作。
2019-07-18 11:25
25年前的《狮子王》已然是一部让人难忘的经典,25年后的今天,在一部更为真实的电影《狮子王》中,对经典的传承,以及对辛巴成长过程中勇敢、责任与爱的刻画,都使这部电影仍旧带来了熟悉的感动。
2019-07-18 10:34
在影视行业,编剧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显然,编剧之编是影视艺术的起点和基点,然而,去编剧化问题却成了当下影视界的可怕顽疾。行业协会还要对那些有抄袭、剽窃等不良倾向的编剧作出应有的惩罚,从而优化编剧队伍,提升编剧的整体形象。
2019-07-18 10:21
新诗批评要警惕自媒体时代批量生产带来的肤浅、单一、粗鄙倾向,也要提防来自学院学术机制中的固化呆板与生搬硬套,达成有关诗歌创作、评价标准、诗歌史生成与诗学理论探讨作为学术共同体建构的共识。
2019-07-17 09:28
城市学家芒福德曾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在城市发展史上,不同时代累积下来的胡同、牌坊、院落、民居、街道等构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态。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活着的传统,更是代表城市独特性的历史文脉。
2019-07-17 09:25
社会日新月异,许多超凡之处、创新亮点,需要创作者看见、挖掘并展现出来。作为一剧之源,编剧应延展学习领域。只有先当生活的学生,才能当剧作的主人;要想写出鲜为外人知的行业堂奥,编剧能做且必须做的一件事便是沉入生活、保持知识更新。
2019-07-17 10:19
跨媒体时代确实可以实施明星形象的交叉促销,为明星们带来更大的收益。但如果对跨媒体的复杂性缺乏认知,错误地使用自己的明星形象,不仅可能消解自己的明星品牌,甚至可能造成明星形象的全面坍塌。
2019-07-17 10:02
短视频正在逐步成为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的一种方式。短视频容易让人上瘾,但也并非洪水猛兽。家长、学校如何正确引导青少年,让他们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方式、看优质的短视频,这是更需要我们去关注的。
2019-07-17 09:33
“好看”之外给予观众更多的感动与收获,理应是大众文艺作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网络改编剧到底能成为一个可传代的独立大作品,还是流于流行IP矩阵中的一个小环节,考验的正是其承载的精神文化含量。
2019-07-17 09:53
余华、莫言这些作家,他们的长篇的成功之处并非文本里的深层语态,而只是故事本身。孙笑冬只谈文学的语言,她认为莫言的语言没有美学价值,重复、老旧、粗劣。与孙郁先生的观点类似,她也说莫言的语言脱离了中国文学过往的几千年历史,不复优雅、复杂与丰富。
2019-07-16 10:2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