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宫斗戏”中的女性意识崛起与男权中心对抗

“宫斗戏”中的女性意识崛起与男权中心对抗

2018-09-12 15:55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韩思琪(北京大学艺术理论学博士)

  如果说在“白莲花”审美时代的男人认为,女人不能有欲望和野心。“玛丽苏”的可悲之处则在于,现在他们认为女人只有通过男人才能实现欲望和野心,利益至上终归只能是男性的特权。

“宫斗戏”中的女性意识崛起与男权中心对抗

吴谨言在《延禧攻略》中扮演女主角魏璎珞

  《延禧攻略》的热播,除去“爽”与“升级”的快感,魏璎珞深受观众喜爱的女主角人设,正是网络文化中“反白莲花”潮流进入大众文艺的一个注脚,是民间认同中对于女性品质的全新书写。

  琼瑶剧与失效的“白莲花”法则

  琼瑶剧里代表着古典审美的温柔善良、忍辱负重、圣母般博爱的女主角们,都被现在的观众冠以“白莲花”之称。“白莲花”女主角唯一的美德似乎就只有“善良”这一个选项——无条件的原谅他人和无限度的牺牲自我,这个“牺牲”不仅是物质条件上的成全他人,还包括阉割自我感受到极低程度。苦情是基调,原谅是她们生活的底色,而能吃苦则是必备技能。换言之,从琼瑶剧女主再到《渴望》中的刘慧芳,“白莲花”审美都是极尽压抑人性的男权文化构建产物。

“宫斗戏”中的女性意识崛起与男权中心对抗

琼瑶笔下《一帘幽梦》的女主角紫菱

  其实,琼瑶剧同样是时代的产物,尽管集中体现为一个迎合男权审美的女性形象,但在孕育它的时代、对于当时的观众来说同样承担着一定的“进步”意义。恋爱的自由与选择成为她们自主的唯一象征,命定般的恋爱是她们与平庸人生与世俗法则抗争的途径。她们在爱情、恋人的身上不断确证自我存在的价值,而自由与解放正是她们离开家庭、奔向男主角的瞬间。但在这一逻辑中,爱不是鲁迅的“人要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公共领域中自由与解放的象征,而是在私人话语中将爱情框定为女性自我主体性确立的唯一合法场域。

  现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女性地位的提升,以及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白莲花”已经被熟知苦情套路的观众们所厌烦。所以今天的观众这样评价琼瑶剧:“落后的琼瑶剧恋爱生产关系,已经不适应先进的恋爱生产力”。尤其,琼瑶剧里贯彻“爱情大过天”的观念,以个人感受和情感为尺度,带来的自我中心的无限膨胀,他们以自我的标准去要求全世界,但唯独轻轻放过自己——以道德与感情双重洁癖的标准,严于律人宽于律己。延续传统男性中心视角审美的“白莲花”女主角,成为了不能严丝合缝地嵌入时代的“剩余者”,只能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正如《一帘幽梦》中费云帆的一句“经典”台词:“绿萍,你失去的只是一条腿,而紫菱她失去的可是她的爱情啊!”在今天只能不断的被观众所嘲笑。

“宫斗戏”中的女性意识崛起与男权中心对抗

《一帘幽梦》中广受吐槽的台词

  在网络的世界里,对于接受了更为先进性别文化的青年人来说,弱不禁风的“白莲花”和琼瑶式言情早已过时。女性经济状况的演变,已经将“女性的命运是婚姻”这一单行道极大的拓宽。女人不必再通过别人的目光来确认自我的存在,亦不必通过抽象的道德符号来自证。尤其,在现代社会中,是否成为“母亲”已经成为一个可选择的选项,而非必须执行的义务。当生育开始变成一件私人的事情之后,女性首先是以“人”的名义去生活,然后才是“女人”。每个人首先是独立的个体,被性别二元对立观念遮蔽的人之自由权利再次彰显。

  这股源于网络中的“反白莲花”潮流终于逐渐吹进主流的流行文艺领域中。毕竟,对于在新浪潮里勇敢前进的当代女性来说,善良不是她们唯一的美德。“勇敢、牺牲、仗义”等被视为理想男性的品格同样可以在她们身上出现,并且不再只是朝向男性,而是朝向她们自己的星辰大海和波澜壮阔,她们终于可以拥有不是依附之外的自己的人生。

  “玛丽苏”与国产剧贫瘠的女性想象

  “女人形象被各种力量与思想所征用,随着社会文化气候的变化,她们随声赋形”,她们曾是民族之战中承受苦难的肉身化象征,她们是革命历史里需要被解救的弱势群体,她们也是新时期可以撑起半边天、被整合起来的极大力量,她们还是摩登时代里时尚代码的代言人……但她们真正本质的面目在文艺作品中却一直是模糊的。

  尤其在华语区和国产电视剧中,真正意义上女人的故事是“被放弃”了的。女性形象在大众影视作品中是一个巨大的断裂,她们的故事总是结束在嫁人生子Happy Ending的那一刻,而当再次出现在镜头里,就变身为絮絮叨叨的婆婆妈妈。换言之,女性角色只有低龄化的“傻白甜”与去性别化的老年人,讲述得体的中年女性的故事却还基本是一片空白。当惧怕衰老和“傻白甜”成为新的男性中心审美,消费社会中琳琅满目的广告,也只在告诉消费者们一件事:要逆转时空,要不留痕迹,要永葆青春。讽刺的是,小妞电影是好莱坞女星急于摆脱的类型,却是在中国最受欢迎的新类型。

  女演员杨蓉对“角色一味装嫩”的回应正直指女演员市场的畸形:“不是我害怕老去,而是当下的影视环境让女演员不敢老去,我们这一波30+的女演员努力维护着少女人设,不是因为我们喜欢,而是市场需要。我渴望转型…更怕转型后,我被定义为中年女演员,跟那一波我崇拜的女演员意义成了‘非常有名非常美但没有戏演’的演员”。爆款韩剧《迷雾》这类为中年职场女性代言在国产剧中是几乎空白的,荧屏里上演的多是玻尿酸撑起的少女甜宠、少女暗恋、少女修仙。

“宫斗戏”中的女性意识崛起与男权中心对抗

《迷雾》剧照

  少女脸与“白莲花”审美的内核是:只能付出但不可争取的“去攻击性”、“去欲望化”女性,这一审美惯性催生了需要被爱和被救的“玛丽苏”这一新类型。比如2017年热播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改编自亦舒1988年出版的同名小说),一个讲述女性个人成长的故事最后却演变成了“天降男主”的戏码,仿佛爱上一个对的人,一切问题就都迎刃而解,贺涵对罗子君是爱还是调教?最终危机的解决却以爱情的名义置换为一个“救世主”,内核仍然是要“爱对人”。这种逻辑如同一层甜蜜的糖衣,里面包裹的却是伪女权、真特权的毒液。

  渐渐地,观众发现去想象一个救世主是假励志、真调教,“千军万马的拯救不如自己的铠甲”,自爱和自救才是硬道理。于是,“大女主”风格的女强文应时流行起来,尤其是讲述丛林法则生存的女性职场剧。自《杜拉拉升职记》开始,在职场摸爬滚打的女性们一直想找到一个切实有效的职场生存法则,以期修炼成“白骨精”,生存的焦虑紧紧的笼罩在她们的天空之上,然而“杜拉拉们” 仍在恋人身上找解决生存危机的答案,兜兜转转想要的仍是“愿得一人心”,“升职记”成了披着行业皮谈情说爱的“软职场”:故事从一个女职员的奋斗开始,在她拥抱爱情、回归家庭、再次交付职位与野心之处结束。

  如果说在“白莲花”审美时代的男人认为,女人不能有欲望和野心。“玛丽苏”的可悲之处则在于,现在他们认为女人只有通过男人才能实现欲望和野心,利益至上终归只能是男性的特权。

  宫斗剧与“反白莲花”主角

  自2004年《金枝欲孽》宫斗剧作为一种类型开始兴起,其经典性让此后所有宫斗剧都有着它的影子,这一类型开端即是高峰。宫廷叙事结构的女人戏,道尽的是复杂的人性。“在清末的繁缛古装里,众女都身不由己机关算尽,却又如同秉烛夜游交付真心”。

“宫斗戏”中的女性意识崛起与男权中心对抗

《金枝欲孽》剧照

  2011年《甄嬛传》热播成为国产剧中一大类型。宫斗剧某种程度上正是职场剧的变形,后宫严明的尊卑秩序隐喻的正是的层级分明的职场关系,女性的自虐情绪对应的正是职场艰险的想象。宫廷深似海、是处万艳同悲的葬花冢,生存是最重要的,甚至爱情要让位于生存与安全感。《步步惊心》中马尔泰·若曦作为洞悉最终历史结局的穿越者,最终选择四爷、放弃八爷,情爱与辜负只不过是说服自己与观众的借口,内里的逻辑即是站在胜利者一边分享安全感。《甄嬛传》里同样以“终究错付”为甄嬛的腹黑转变赋予合理性与合法性。但宫斗剧和“大女主”却一起沦为了一个伪命题。甄嬛要做赢家、做成功者,并要借“爱不得、被辜负”的名义来完成,爱在这里是感情纯粹主义追求的宠爱。看似纯粹,实则残忍。缅怀逝去的爱情的凄美表象下,流淌的是生存者庆幸与喜悦的暗流。

“宫斗戏”中的女性意识崛起与男权中心对抗

《后宫·甄嬛传》剧照

  在《金枝欲孽》中挣扎浮沉的个人,在国产宫斗剧中都被剔掉了作为一个完整而成熟人的主体意识,若曦也好,甄嬛也好,她们都再难以鼓起勇气去勇敢地爱别人,只能被动地决定自己的感情归属,均以“是否对我好/有益”为标准做判断。还要将所作的抉择都被叙述为别无选择,爱情沦为了推动情节发展的道具。在扭曲压抑的生存中,不爱就是原罪,“逆风”若是“不解意”,我便要置你于死地。以“愿得一心人”浪漫之爱的名义,实行残酷的杀戮,站在制高点上铲除异己者,被诟病之处并非是“比坏斗狠”,而正在于主角在所求与所为之间的价值分裂。

  《甄嬛传》里腹黑的女主角开始流行,角色的转变尚需要主角前期的“虐心虐身”来蓄力。现在的观众相比于“虐”的小心翼翼,更想直接看“爽”的表里如一。于是,《延禧攻略》中魏璎珞更得观众的喜爱,成为“反白莲花”潮流里的“弄潮儿”,她不再纠结于情爱这层大家都早已戳破的窗户纸,直接上阵:“我天生脾气暴,不好惹,谁要是再唧唧歪歪,我有的是法子对付她。”正是在一个如此直视自我欲望的角色中,终得以整合起观众的认同:她恩怨分明,但同时也守住了自己的底线。将国人朴素的价值观:如嫉恶如仇、善恶有报,通过快感机制缝合到剧中。

  所以,《延禧攻略》的热播,除去“爽”与“升级”的快感,魏璎珞深受观众喜爱的女主角人设,正是网络文化中流行“反白莲花”潮流进入大众文艺的一个注脚,是民间认同中对于女性应有品质的一次再书写。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马粉英:让西部文学走出西部想象

  • 朝圣之旅:从物理空间到心理空间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豆瓣开分9.5分,不出意外的话,2018年度国产综艺最高分的桂冠就要花落开播不久的《明星大侦探》第四季。在电视综艺普遍受困于“综N代”的收视魔咒之时,一档已经做了四年的网综不仅打破了续集难做的惯性,而且始终尝试创新,实属不易。
2018-11-16 09:22
在“互联网+”的背景下,我国的文化IP行业快速发展,激活了规模巨大的网络市场,找到了我国知识产权转化的新途径,发掘并放大了文化自身的潜在价值,生成了远超其单质的巨大聚合效应。但也应当看到,文化产品和服务存在“有数量,缺质量”的问题。
2018-11-16 09:24
以金庸作品为代表的武侠小说,开启了年轻心灵对英雄的崇拜。一个个具有家国情怀,又不断自我磨砺的“大侠”,用侠肝义胆、扶危救困、勇于担当等中华传统优秀品质,开启了文学式的成长教育。优秀的武侠文学,是一部浸透着中国精神的通俗文化读本。
2018-11-16 09:38
大型文化季播节目《上新了·故宫》开播,掀起又一轮“故宫热”。节目“以熟悉嫁接陌生”的展现方式独具匠心,对故宫独有的历史文物资源进行揭秘性开放,让观众怀着兴趣,跟随节目的脚步,走向故宫和历史深处。
2018-11-16 09:32
无论什么时代,也许载体会发生变化,文学却永远不会缺席。如法国《现在》杂志的创办者、主编雷吉尔·加亚尔所说,文学杂志最重要的是对语言的关切,它能允许作家通过他自己的语言,去和世界上各种各样对语言的损毁和漠视做斗争。
2018-11-15 10:07
电视剧《新流星花园》播完,因口碑较差,未能实现预期的火爆。翻拍电视剧,在中国每年的电视剧中,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是影视圈的“怪现状”:一边是不尽如人意的市场反馈,一边是忙于立项的“一面多吃”。
2018-11-15 09:46
尽管该剧后半部分在营造时代氛围和人物细节刻画上出现了瑕疵,然而在笔者看来,其最大的亮点正在于,徐慧真的成功,不仅是一部自强不息的女性创业史,更是一番身体力行的女性宣言,它告诉我们,女人是可以和男人创造同样社会价值的、知行合一的践行者。
2018-11-14 09:59
从爆款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到动辄卖几个亿的故宫文创,故宫的每一次热点并非直接缘于建筑、文物这些压箱底的东西,而是年轻人从故宫及其相关元素中感受到了鲜活的、跃于史料之上的温度、情感和个性。
2018-11-13 09:55
查良镛94年的传奇一生,帷幕落下。“金庸”这个笔名是他从名字里顺手拆分,署到报纸专栏上的。年轻的他未必能想到,这“填天窗”的故事连载一写就写了15部长篇小说。大侠与英雄,都逝去了,讲述大侠与英雄的故事的人,也逝去了。但故事会永远留下去。
2018-11-13 09:48
《诗经》作为中国诗歌传统的起点,其申发出来的很多东西,仍然是我们今天需要去实践、去充实,甚至去反驳的。它是中国文学的一个原点,它所反映、所谈论、所涵盖的,就是整个民族文化精神的方方面面。
2018-11-13 10:14
城市和戏剧有相似的一面。现代大城市很像一部不落幕的大戏,其中戏剧冲突的激烈程度、精彩程度,有时候可能超过舞台上的戏剧演出,每个人都是演员。戏剧是城市的表情,剧场里演什么,就是这个时代的人文精神面貌,人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提倡什么。
2018-11-13 10:10
强烈的戏剧冲突与复杂的游戏规则,曾被视为综艺节目的收视法宝。如今,这样的创作“铁律”正在被娓娓道来的“生活诗意”瓦解——从琐碎的日常与微妙的人际交往中寻找看点的节目,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
2018-11-13 09:43
一个高度抽象的创业精神的概念靠疯魔的表演和狗血的人物关系并不能完成表达,与其说是“架空剧”,不如说是“悬浮剧”。国产剧中打出行业剧、职业剧旗号的作品不在少数,基本呈现的都是花式包装的恋爱剧,既没有真实的行业职场,也没有合格的爱情故事。
2018-11-13 09:58
正如人类来自黄土,终将还要回归黄土一样,乡村,以一种完美的姿态,又终于在岁月流变中翻转成一道耀眼风景。更重要的是,曾经伴随着庄稼野草朴素生长,传承千年的文化根脉和基因,依然鲜活流淌,在果木葳蕤中升华成新的吟唱。
2018-11-13 10:24
适者生存,胜者为王。纪录片《王朝》第一集,便以撒哈拉边境中黑猩猩家族的王权争夺展开。此外,该片还记录了南极帝企鹅、肯尼亚狮子、赞比西杂色狼等充满权力斗争、家族背叛的世界,堪称动物版“权力的游戏”。
2018-11-13 10:20
充分发挥人工智能带来的审美和艺术的感悟力、想象力、塑造力及穿透力,是当代艺术家必须面对和承担的重要课题。当未来人工智能和通用人工智能到来之际,情况会变得非常复杂,始料未及的文化景观会目不暇接地涌现到我们面前。
2018-11-13 09:06
文艺创作与生活、时代的关系,永远是艺术家要正视的第一要务。文学艺术要与时代同频共振,作家、艺术家要做时代的发现者和感知者,用宏阔的视野、深邃的思想统摄时代的变迁、心灵的悸动,感应时代的召唤,完成为时代而歌、为人民抒怀的文学使命。
2018-11-13 09:02
贾平凹散文集《自在独行》上市两年来,累计发行量超过100万册,对此贾平凹本人同样意外。“可能是青年读者又起来了,虽然我们的年轻时代有巨大差异,但生命的东西没有变,爱不变,探求不变,梦都是一样的,因为渺小而费劲地努力着,永远是青春的现象”。
2018-11-12 10:01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电影取得了辉煌成就,2017年创造高达559亿元票房,一举跃升为仅次于北美地区的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但中国电影的多样化以及创作的高峰并没有随着市场的繁荣而出现,电影产业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急需转变发展路径。
2018-11-12 10:17
饮食反映一个族群的民风民俗,被赋予意味隽永的时代印记和文化情怀。以“舌尖”为代表的美食纪录片,以食物为视角瞭望自然风物、世事人情,看似是个小切口,实则包含大学问,这才是“舌尖叙事”久盛不衰的秘诀。
2018-11-12 10:0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