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我误君累你同埋孽网——评《帝女花》粤剧、京剧版差异

我误君累你同埋孽网——评《帝女花》粤剧、京剧版差异

2018-09-25 14:28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曹雁南

  粤剧《帝女花》是笔者自小极为喜欢的曲目之一,近来不知怎的又热了起来。恰好上周刚刚看完李胜素与于魁智联袂演出的京剧版《帝女花》,我斗胆在此将两个版本作一番对比。

我误君累你同埋孽网——评《帝女花》粤剧、京剧版差异
  李胜素与于魁智联京剧版《帝女花》 

  开宗明义,京剧版较之粤剧原版,还有不少可以进步的地方。粤剧版情浓醉人,相较之下,京剧版则如酒中注水一般,酒还是那个酒,只是味道不免寡淡。

  帝女花的故事最早被今人所知,是托香港著名粤剧剧作家唐涤生的福。1953年,粤剧名家白雪仙与任剑辉因出演电影《富士山之恋》在日本取景期间,二人无意中观看了戏剧《帝女花》的演出,一时惊艳非常,立即着手收集资料,返港后交予唐涤生进行重新改编。1957年,粤剧《帝女花》在仙凤鸣剧团正式首演。

  事实上,《帝女花》不算是唐涤生的原创,它最早见诸于清道光年间海盐戏曲家黄燮清撰写的传奇杂剧集《倚晴楼七种曲》。传因故事内容过于寂冷哀绝且抑扬不足,《帝女花》一直被视为平平之作,自道光十二年完稿后一直少见于舞台。但此剧自日本天保年间传入东瀛后,却广受日本民众的欢迎,百年间传唱不绝。一直到上世界50年代任、白二人东渡时,方才借唐涤生之手回归故里。

  这出戏面世后有多红?虽不敢说“凡井水处,皆能歌柳词”,但也毋庸置疑是誉满天下的粤剧名作。唐涤生的故事较黄燮清版本已有出入,不仅剧目从黄版的20回削减至8回,结局大变,还在立意、言志、寄情、政治立场等多方面有所创新。在此暂且只介绍唐版的故事大纲:明朝国破之时,崇祯皇帝在自缢前仓惶杀女灭妻。长平公主年方十五,刚刚选婿完毕预备嫁与太仆之子。无奈突逢国难,公主奉命殉国,却幸得一息尚存,被周钟救出宫廷躲于维摩庵内,扮作道姑避世。后被驸马寻访,二人相约假降清廷安葬崇祯、救出太子后,新婚之夜以身殉国。

  京剧版的故事以此为基础,又有不同。第一场《树盟》,京粤二版说的都是公主凤台选婿的故事,也是长平与周世显二人情定一生的开始。粤剧版写得极美且有逻辑,周世显上殿初见甚为惊艳,见礼叩拜自报家门。长平呢,以为他是爱慕虚荣的小人,出言讥讽他既然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又何必“折腰求凤侣”?二人唇枪舌战,周世显傲然风骨使公主深为折服,芳心暗许,两人随成佳偶。爱情也讲道理,深宫贵女爱上风流文人,对方需得配得上她的青眼有加。京剧版里,周钟父子二人皆画为白脸,成了为荣华富贵全戏一以贯之的扮奸角。从《树盟》开始,选婿时周钟之子周宝伦上场一番卖弄却丑态百出,反衬得周世显大抒家国情怀,让长平一见心许。这样的改动仓惶且单薄,对人设实在无有助益。难道公主择偶就如军营里选兵出征吗?看哪个爱国便嫁于哪个郎君?

  后续类似的改动还有不少,粤剧版里正当崇祯挥剑斩杀长平,却在金殿中闻听得李自成已杀入宫闱,为防妻女受辱,崇祯临时起了杀意;京剧版中把这一段改为,在长平与周世显大婚之日,崇祯先是散发持剑上场直抒胸臆哀叹自己是亡国之君,后命太监宣长平上场并亲赐白绫令其自缢,周世显突然赶到预备阻止。这样的改动稍显突兀拖沓,长平与周世显当日是否大婚、服装为何不是红衣等也并未交代清楚。其次,粤剧版《香劫》一出中,崇祯不顾驸马一求再求,决意赐死公主。长平被宣上金殿后,一时连父带夫反复推诿,竟无一人忍心告知圣意。长平随后知晓涕泪交零,觉得自古君要臣死父要子亡不过只凭一语,如今父王夫君反复不肯说出赐死之语,实在皆爱自己甚深,“虽死亦无些微可怨”。而周世显呢,不愿一人苟活于世,数番求救长平未果后,只求同赐红罗一同就义而不可得。这是非常哀怨婉转的段落,长平与崇祯之间的父女情,家国情,长平与周世显的感情、品性,短短一段,都可全然展现。可惜此段在京剧版中被简化得太厉害,只为剧情框架走了过场,崇祯与长平的告别也更像是为社稷殉身,只有义而少了情。

  此外,京剧版里《庵遇》一折被处理得十分粗糙,这里说的是长平被赐之后未死,其“尸身”被周钟连夜偷出宫外带回府中。父子二人为求荣华,拟将公主献于清廷,计划无意中被女儿瑞兰知晓泄与长平,长平假死脱身藏于维摩庵内,后背驸马来此寻访,二人一番交谈诉请,最终相认的情节。此处的剧情方面京剧与粤剧版并无太大出入,只是京剧版删除了《乞尸》,使得周世显与公主的感情少了一重铺垫。另,粤剧版中长平与世显的相认缠绵婉转,二人相认后周世显假借已归降清廷,劝长平同他一起受封成亲,周世显与公主开玩笑骗她自己已投降,公主哭得几欲昏厥痛骂他,他当着周钟的面本想装作绝不难堪的,又舍不得公主如此伤心,只好出言安慰。剧中对细节地处理,是周世显能打动人心的关键。可惜京剧版处理得节奏太快,三五几句两人已然约好夜半相见,感情转变太为仓促。李胜素与于魁智虽已是名角,但多少还是受到了剧本的拖累。

  随后,周世显把计划全盘托出,对长平晓以大义:崇祯未葬,太子被掳,二人不若假意降清,待到身后大事可成,花烛夜夫妻双双仰药自尽;若不成,周世显愿意“以颈血溅宫曹”。粤剧版的这个细节非常重要,周世显说完夫妻花烛夜为报节义可双双赴死时,长平问了句“你此话当真?”这里可以和尾场《香夭》里的一句唱词作为辉映,容后再表。随后,二人相约写表上表,连骗带逼使清帝宣布厚葬崇祯帝,放过太子。此处京剧版里,清帝上场竟然连脸也未勾,扮相梳化都活似从TVB棚内刚刚散戏过来赶场,看得人一时尴尬不已。

  终于到了《香夭》,这是笔者最喜欢的一折,也是最肝肠寸断的一折。香夭之美,美在其可哀可叹,美在其情虽凄绝却也悲壮。长平与驸马历经磨难,终于熬到成亲之夜,可惜花烛夜也是丧身时。长平心里苦,她明明好容易“盼得花烛共谐白发”,却无奈要“花烛翻血浪”。粤剧版里有极细微敏感的人性,长平虽然已知周世显的情谊,但关键时刻,她仍然心头滚过一丝惊疑,她害怕,这里可对照前面她复问周世显是否真心就死的那一句来看,“怕驸马惜鸾凤配不甘殉爱伴我临泉壤”。有这样一点辉映,人物就显得真实而亲切。为什么长平会这么问呢?因为她是公主,国破于她亦是家亡,所以于情于理于义,她必须要死。可驸马是外姓人,没有非死不可的义务。文人逢难变节长平大概见过不知凡几,连钱谦益都嫌水凉不肯死,周世显何必呢?但正因为驸马不必死而又甘愿从容赴死,他“寸心盼望能同合葬”,他心心念念“泉台上再设新房”,这是他从开场时一以贯之与公主死于一处的愿望,结尾再点题,令人闻之落泪。就这样长平还要宽慰他一句,“待千秋歌赞注驸马在灵台上”,史书工笔,不会叫你白死。这是人性的微妙处,也是尴尬处。

  京剧版本里,首句仍然袭用“落花满天闭月光”。词曲作家黄沾当年笑称,自己写了一辈子的歌词,也没有写出一句比这更好的。的确,这句配上《妆台秋思》,本是催人落泪的配置。可惜全场《妆台秋思》反复出现,过分透支感情,到这时反而哭不出来。这段是全剧高潮,京剧版的词句也略过平淡,“合卺酒,葡萄酿,轻轻嗅轻轻尝。合卺酒,葡萄酿,顷刻间便断肠。”看得我顷刻间便想离场。相较唐涤生原作,京剧版这几句毫无意境又不文不白,不京不昆,怎么看也没有艺术性与雅致度,活脱脱上世纪80年代朦胧诗风格。文字提炼化用仍需细细考量,望剧作者三思。

  长篇大论,为的是说京剧版其实改得不大好,虽散场时听周遭观众吐槽为“大型音乐话剧京歌戏”,但其最终效果又不能说太差,只能说于李二位,实在是于这出戏有挽狂澜于既倒之恩吧。角儿是好角儿,其他部分可再进步。(曹雁南)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翟志远:从《儒道至圣》看网络爽文养成记

  • 尹学芸:在凝视中刺破人情伪饰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数字和信息技术的发展触发媒介之变,在市场机制的主导下,极大地改变了当下的文化形态,重构了新世纪的文化格局。从采茶戏《八子参军》到电影《八子》的转换,意味着采茶戏《八子参军》形成的“革命史诗”意象进入到了市场化的文化生产与传播机制中。
2019-07-19 10:28
戏曲就是中国特有且古老的传统艺术样式之一,它在普通民众的历史认知、道德建构与文化养成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无论对当代中国普通观众还是对国际艺术界同行来说,戏曲艺术却处于“有道理,说不清”的阶段,这与戏曲理论建设薄弱不无关系。
2019-07-19 10:17
图兰朵是个满怀希望和热血的女子,她期待能有一个人出现,可以破解她内心的谜题,理解她,爱她,帮助她挣脱枷锁,恢复有血有肉有灵。或许,对于“中国公主”和中国题材,中式解读更能切中东方文化精髓,这往往是金发碧眼的外国艺术家所难以抵达的灵魂彼岸。
2019-07-18 14:23
电视剧《可爱的中国》时间跨度为1926至1935年的十年间,集中展示的是方志敏一生中最有光彩、最具代表性的革命历程。该剧的叙事脉络清晰,情节曲折,反映了当时革命斗争的错综复杂和残酷激烈,从而使剧作具有非常强的观赏性和吸引力。。
2019-07-18 14:20
城市诗归结到底是要从城市书写上升到抒发城市,从形与态的描绘拓展到气与神的抒发。城市书写这个概念具有客观性,具有自然属性,而抒发城市则更具主观性,蕴含创意和梦想的能动特征,它们是城市诗这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没有想象的城市诗,便会失去感召力。
2019-07-18 11:56
在《上海的女儿》中,周信芳《投军别窑》《打渔杀家》的京剧片段以写意的艺术形式贯穿整部影片的过程中,过去的黑白照片、珍贵的影像资料、现实的采访片段和为数不多的情景再现,拼接成了周采芹的整个人生。
2019-07-18 11:50
京剧《北平无战事》的亮相在于创作者对观众、原著、人性和历史的尊重。编剧花了近两年半的时间,才将80万字的长篇巨著转化成仅一万五千余字的戏曲剧本,其间四易其稿、六变提纲,经过许多次打磨,才产生了情节丰富、冲突激烈、结构严谨的新作。
2019-07-18 11:25
25年前的《狮子王》已然是一部让人难忘的经典,25年后的今天,在一部更为真实的电影《狮子王》中,对经典的传承,以及对辛巴成长过程中勇敢、责任与爱的刻画,都使这部电影仍旧带来了熟悉的感动。
2019-07-18 10:34
在影视行业,编剧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显然,编剧之编是影视艺术的起点和基点,然而,去编剧化问题却成了当下影视界的可怕顽疾。行业协会还要对那些有抄袭、剽窃等不良倾向的编剧作出应有的惩罚,从而优化编剧队伍,提升编剧的整体形象。
2019-07-18 10:21
新诗批评要警惕自媒体时代批量生产带来的肤浅、单一、粗鄙倾向,也要提防来自学院学术机制中的固化呆板与生搬硬套,达成有关诗歌创作、评价标准、诗歌史生成与诗学理论探讨作为学术共同体建构的共识。
2019-07-17 09:28
城市学家芒福德曾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在城市发展史上,不同时代累积下来的胡同、牌坊、院落、民居、街道等构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态。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活着的传统,更是代表城市独特性的历史文脉。
2019-07-17 09:25
社会日新月异,许多超凡之处、创新亮点,需要创作者看见、挖掘并展现出来。作为一剧之源,编剧应延展学习领域。只有先当生活的学生,才能当剧作的主人;要想写出鲜为外人知的行业堂奥,编剧能做且必须做的一件事便是沉入生活、保持知识更新。
2019-07-17 10:19
跨媒体时代确实可以实施明星形象的交叉促销,为明星们带来更大的收益。但如果对跨媒体的复杂性缺乏认知,错误地使用自己的明星形象,不仅可能消解自己的明星品牌,甚至可能造成明星形象的全面坍塌。
2019-07-17 10:02
短视频正在逐步成为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的一种方式。短视频容易让人上瘾,但也并非洪水猛兽。家长、学校如何正确引导青少年,让他们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方式、看优质的短视频,这是更需要我们去关注的。
2019-07-17 09:33
“好看”之外给予观众更多的感动与收获,理应是大众文艺作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网络改编剧到底能成为一个可传代的独立大作品,还是流于流行IP矩阵中的一个小环节,考验的正是其承载的精神文化含量。
2019-07-17 09:53
余华、莫言这些作家,他们的长篇的成功之处并非文本里的深层语态,而只是故事本身。孙笑冬只谈文学的语言,她认为莫言的语言没有美学价值,重复、老旧、粗劣。与孙郁先生的观点类似,她也说莫言的语言脱离了中国文学过往的几千年历史,不复优雅、复杂与丰富。
2019-07-16 10:25
酷暑将至,如今世人已无须凿冰蓄水,摇扇取凉也不过偶然为之。1935年,《良友》杂志刊出题为“扇子表情”的摄影组照,一共七幅,照上女子执一折扇,旁附文字说明不同扇语所表示的情思。
2019-07-16 09:47
除了必要的照片之外,《狮子王》几乎全都是在虚拟现实中拍摄,从最初的“荣耀石”到大象墓地,再到非洲大草原或者其他任何动画中大家已经熟悉的场景。导演谈起《狮子王》时说:“《狮子王》广受喜爱,迪士尼出品的原版动画电影和百老汇音乐剧都大获成功。”
2019-07-16 10:10
实践提出的新问题需要理论及时回应,理论总结的新智慧需要实践持续检验。这是理论发展的必经之路,也是摆在中国当代艺术理论面前的重要课题。当代中国正经历着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和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必将给文化创新、文艺创造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
2019-07-16 09:21
今天的乐队虽然不再像过去的乐队那般清贫,但大部分乐队还是没能大富大贵。还好,摇滚人一直在路上,尽力坚守因摇滚而生的热血、青春、光荣与梦想。正如果味VC杨林所说:今年只是一个开始,明年夏天应该才是最好的夏天。
2019-07-15 10:1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