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漂泊的荷兰人》对人性的揭示与拷问

《漂泊的荷兰人》对人性的揭示与拷问

2018-09-27 14:59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歌剧》杂志主编 游暐之

  9月13、15日,瓦格纳歌剧《漂泊的荷兰人》在上海大剧院演出两场,制作之精良让人惊叹。著名指挥家许忠,带领上海歌剧院这艘航船,稳稳开启了“瓦格纳”的首航。许忠的指挥风格大气沉稳又不失细腻,虽然动作幅度不大,却有种润物无声、暗藏波澜的气势。无论是乐队、合唱还是角色,一切尽在把控之中。正因为舵掌得稳,才保证了演出的精彩呈现。

《漂泊的荷兰人》对人性的揭示与拷问

  导演盖伊,将关注点放在了女主人公森塔身上。在他看来,森塔是全剧的核心。即便第一幕没有森塔的戏,导演依然让她出现在舞台上,并安排了各种近于哑剧表演的肢体动作,以此与剧情衔接,试图达到影视剧中的回忆或冥想效果。对于这种处理,许多观众起初可能会稍感费解。按照常规,一个角色在场上,多少总是要发声的。但冷静下来仔细体会,便会明白导演的苦心。

  序曲时的两次启幕,也是如此。第一次幕拉开,台上是人们面向背板多媒体投影的大海观望。几个乐段过后,幕竟然又落下。当时,笔者清晰地听到周边观众的讶异之声。事实上,这是导演在吃透作曲家用意后的刻意为之。因为在序曲的音乐动机中,就已经预示了未来的悲剧结局。导演将观众的眼睛作为摄影机,一个个镜头拍下去,也逐渐揭开了一道道谜题。最终,当女主人公缓缓走向汹涌的大海,舞台上出现了与开场第一次启幕同样的画面,观众才恍然大悟。

  剧中,借鉴电影蒙太奇效果的手法很多。二幕开始,导演让女主人公森塔骑着自行车在台上不断地兜圈子,以纺织女的合唱作为背景。据此,我们不难想象出这样一幅画面:一个陷入迷茫和思考的女孩,在波涛汹涌的海边,漫无目的地徘徊、踟躇。

《漂泊的荷兰人》对人性的揭示与拷问

  舞台上的硬件道具比较简单,可谓一景到底。两侧是呈微斜弧状的板,可以作为多种场景的指代,例如挪威船的船舱、森塔的房间、村庄等。同时,板上设有上下两排可以打开的窗格。合唱时,演员从窗格中伸出头,既保证了声音的传递,又不会对主画面产生干扰。这,也是导演在调度上的创意。面板最下方,两个比较大且可以开合的窗格,则是群众演员上下场的通道。

  可以移动的道具,是巨大的幽灵船,以及自上而下可以升降、包裹钻石的水滴形吊饰。整个舞台,有种充满象征意味的超现实的现实表达。最后,当荷兰人误以为森塔也不会忠于自己时,他出现在了红色光映照的幽灵船上。若隐若现中,荷兰人绝望地唱出了他将永远得不到救赎。此时,台上的光效全部是血红色,预示着森塔将用生命来表明自己对荷兰人的忠诚。

  饰演森塔的德国女高音卡特琳·阿黛尔,声音富有穿透力,清晰得能够传遍剧场的每个角落。她的演唱乐感准确、乐思细腻,且富有情感;表演上,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很入戏。饰演达兰德的男低音卡卡博·沙维泽音质厚重、有穿透力,充满男性魅力。饰演荷兰人的托德·托马斯虽然总体表现不错,但似乎还不够突出。例如,音色有些闷,缺乏应有的力量。

  除了动听的音乐,歌剧《漂泊的荷兰人》还在简单的故事中,蕴含着对人性的揭示与拷问。荷兰人想要有个忠诚于自己的妻子,但根本目的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摆脱幽灵的魔咒。达兰德有着很多世俗家长的通病,之所以一口答应荷兰人娶自己的女儿为妻,而不考虑他的年龄、人品,是因为看中了他富可敌国的钻石珠宝。埃里克之所以迟迟不敢找达兰德表明对森塔的爱意,是因为自己不过是个空有热情却一文不名的穷小子。玛丽是森塔的乳母,看到了她对于爱情的盲目,想以自己的人生经验劝她悬崖勒马,但森塔不管不顾、一意孤行。

《漂泊的荷兰人》对人性的揭示与拷问

  当森塔为了履行对于荷兰人的忠诚,而跳入大海时,观众被深深地感动了,认为森塔是个纯真、勇敢的傻姑娘。然而,森塔真是忠诚的吗?她与埃里克之前确实是恋人关系。在耳鬓厮磨、卿卿我我之际,很可能也说过忠诚的誓言。当她爱上荷兰人,与埃里克一刀两断,并明确表示“我从没有向你表示过忠诚”时,埃里克痛苦地追问“你没有说过吗,你怎么敢说你没有说过”。那个时候,我们看到了森塔的犹疑。这就是人性,任何忠诚都是相对的。当森塔爱上荷兰人,向他表白忠贞时,势必就是对埃里克背叛的开始。

  作曲家瓦格纳对森塔这个人物给予了最热烈的感情投入,将最美的音乐都给了她,但也暴露了她的弱点:当面对新的诱惑时,便会对之前的一切诺言置若罔闻。剧情发展到这里,《漂泊的荷兰人》向我们传达了一种悲凉的现实:任何忠诚都是相对的,爱情也不是绝对的。荷兰人为了自己的救赎,而决定娶森塔为妻,这种前提已经让这段感情不纯粹。

  窃以为,瓦格纳首先是个哲学家,其次才是个艺术家。他的许多作品,取材于神话或者传说,并赋予故事以令人回味的内涵。即使是简单的爱情故事,也能引发观众深刻的思考。这一点,难能可贵。例如《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罗恩格林》《女武神》,以及《漂泊的荷兰人》等。《漂泊的荷兰人》是瓦格纳早期的作品,虽然内容比较通俗,但较好地体现了作者的艺术追求。瓦格纳的乐剧思维,在这部作品中已是跃跃欲试、呼之欲出了。

  瓦格纳的情感生活,也值得一提。除了结发妻子明娜和红颜知己马蒂德·威森东夫人,最终与他相伴到老的,是第二任妻子柯西玛。从某种意义上说,瓦格纳的人生航船,正是在遇到柯西玛之后才稳定下来。二人的婚姻生活,持续了13年。期间,瓦格纳在拜罗伊特建立了独特的“歌剧王国”。“荷兰人”的经历,好似瓦格纳遇到柯西玛之后的写照。创作《漂泊的荷兰人》时,瓦格纳对于自己的未来,恐怕与“荷兰人”一样迷茫,但他在森塔身上注入了希冀。那时,他也许不会想到,自己将来真的遇到了生命中的森塔——柯西玛。柯西玛不仅拯救了他不安的灵魂,也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港湾。(游暐之)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杨少伟:大观园建筑与人物之间的关系

  • 詹 丹:野鹤烟云说岫烟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0多年前,方志敏烈士在狱中写下《可爱的中国》,今天,电视剧《可爱的中国》在央视热播。历史在不断向前,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以方志敏为代表的革命先烈们,他们坚定的信仰,他们忠诚的信念,他们对那个“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的新中国的向往和追求。
2019-07-23 10:17
《哥斯拉》并非惯常的好莱坞奇幻大片,它不贩卖英雄、正义与情怀,也不刻意强调“邪不压正”,而是戳中了观众心底的那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既是为怪兽霸行世界却逃不开轰然坍塌的宿命,也是为广阔浩瀚宇宙中人类之孤独与渺小。
2019-07-23 10:17
过往的明星制造路径,基本上延续了“演艺产品——大众媒体关注——话题营销”的三部曲,可在“流量时代”,这个过程大大缩短,首先是在某位艺人在微博等社交媒体里实现精准粉丝的聚集,在形成相当的粉丝群体后,再反向在大众媒体上引爆。
2019-07-22 10:38
适当的融合借鉴是戏曲发展的必然,但创作者更要注意戏曲舞台艺术的本体特色,有所吸收有所坚持,才能使作品不失戏曲美学底色神韵。这其中,值得注重的是“三个三”,即戏曲创作应注重“三宜”“三讲”和“三为”。
2019-07-22 11:31
以市场机制为主导,极大地改变了当下的文化形态,重构了新世纪的文化格局。从采茶戏《八子参军》到电影《八子》的转换,意味着采茶戏《八子参军》形成的“革命史诗”意象进入到了市场化的文化生产与传播机制中。
2019-07-19 10:28
戏曲就是中国特有且古老的传统艺术样式之一,它在普通民众的历史认知、道德建构与文化养成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无论对当代中国普通观众还是对国际艺术界同行来说,戏曲艺术却处于“有道理,说不清”的阶段,这与戏曲理论建设薄弱不无关系。
2019-07-19 10:17
图兰朵是个满怀希望和热血的女子,她期待能有一个人出现,帮助她挣脱枷锁。或许,对于“中国公主”和中国题材,中式解读更能切中东方文化精髓,这往往是金发碧眼的外国艺术家所难以抵达的灵魂彼岸。
2019-07-18 14:23
电视剧《可爱的中国》时间跨度为1926至1935年的十年间,集中展示的是方志敏一生中最有光彩、最具代表性的革命历程。该剧的叙事脉络清晰,情节曲折,反映了当时革命斗争的错综复杂和残酷激烈,从而使剧作具有非常强的观赏性和吸引力。。
2019-07-18 14:20
城市诗归结到底是要从城市书写上升到抒发城市,从形与态的描绘拓展到气与神的抒发。城市书写这个概念具有客观性,具有自然属性,而抒发城市则更具主观性,蕴含创意和梦想的能动特征。
2019-07-18 11:56
在《上海的女儿》中,周信芳《投军别窑》《打渔杀家》的京剧片段以写意的艺术形式贯穿整部影片的过程中,过去的黑白照片、珍贵的影像资料、现实的采访片段和为数不多的情景再现,拼接成了周采芹的整个人生。
2019-07-18 11:50
京剧《北平无战事》的亮相在于创作者对观众、原著、人性和历史的尊重。编剧花了近两年半的时间,才将80万字的长篇巨著转化成仅一万五千余字的戏曲剧本,其间四易其稿、六变提纲,经过许多次打磨,才产生了情节丰富、冲突激烈、结构严谨的新作。
2019-07-18 11:25
25年前的《狮子王》已然是一部让人难忘的经典,25年后的今天,在一部更为真实的电影《狮子王》中,对经典的传承,以及对辛巴成长过程中勇敢、责任与爱的刻画,都使这部电影仍旧带来了熟悉的感动。
2019-07-18 10:34
在影视行业,编剧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显然,编剧之编是影视艺术的起点和基点,然而,去编剧化问题却成了当下影视界的可怕顽疾。行业协会还要对那些有抄袭、剽窃等不良倾向的编剧作出应有的惩罚,从而优化编剧队伍,提升编剧的整体形象。
2019-07-18 10:21
新诗批评要警惕自媒体时代批量生产带来的肤浅、单一、粗鄙倾向,也要提防来自学院学术机制中的固化呆板与生搬硬套,达成有关诗歌创作、评价标准、诗歌史生成与诗学理论探讨作为学术共同体建构的共识。
2019-07-17 09:28
城市学家芒福德曾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在城市发展史上,不同时代累积下来的胡同、牌坊、院落、民居、街道等构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态。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活着的传统,更是代表城市独特性的历史文脉。
2019-07-17 09:25
社会日新月异,许多超凡之处、创新亮点,需要创作者看见、挖掘并展现出来。作为一剧之源,编剧应延展学习领域。只有先当生活的学生,才能当剧作的主人;要想写出鲜为外人知的行业堂奥,编剧能做且必须做的一件事便是沉入生活、保持知识更新。
2019-07-17 10:19
跨媒体时代确实可以实施明星形象的交叉促销,为明星们带来更大的收益。但如果对跨媒体的复杂性缺乏认知,错误地使用自己的明星形象,不仅可能消解自己的明星品牌,甚至可能造成明星形象的全面坍塌。
2019-07-17 10:02
短视频正在逐步成为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的一种方式。短视频容易让人上瘾,但也并非洪水猛兽。家长、学校如何正确引导青少年,让他们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方式、看优质的短视频,这是更需要我们去关注的。
2019-07-17 09:33
“好看”之外给予观众更多的感动与收获,理应是大众文艺作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网络改编剧到底能成为一个可传代的独立大作品,还是流于流行IP矩阵中的一个小环节,考验的正是其承载的精神文化含量。
2019-07-17 09:53
余华、莫言这些作家,他们的长篇的成功之处并非文本里的深层语态,而只是故事本身。孙笑冬只谈文学的语言,她认为莫言的语言没有美学价值,重复、老旧、粗劣。与孙郁先生的观点类似,她也说莫言的语言脱离了中国文学过往的几千年历史,不复优雅、复杂与丰富。
2019-07-16 10:2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