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雪漠,丝绸之路上的“大漠歌者”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原创 > 正文

雪漠,丝绸之路上的“大漠歌者”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19-05-30 15:28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马粉英

  谈到甘肃作家雪漠,总会让人想到坚韧、厚重、苍劲有力的西部大地。雪漠将个人修为与文学创作融为一体,构建了自己独有的写作姿态,在当代文坛显得独树一帜。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杨剑龙教授如此评价:“雪漠是一只沙漠雄鹰,他翱翔在西北大漠上,以其锐利温爱的眼睛俯瞰大漠生灵;雪漠是一位大漠歌手,他行走在嘉峪关戈壁滩,以其粗犷悲婉的歌喉吟唱大漠人生。读雪漠的小说会想到王维《使至塞上》中‘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句,开阔、雄浑,悲怆、苍凉。”

雪漠,丝绸之路上的“大漠歌者”

  大漠景观的书写者

  每一位作家都有自己笔下难以割舍的书写场域,如莫言笔下的高密东北乡,哈代笔下的威塞克斯,福克纳笔下的约克纳帕塔法县,他们不仅构建了作家写作的空间场域,也成为作家写作的精神场域,也因之形成了作家独有的“精神原乡”。

  雪漠产生全国性影响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力作是《大漠祭》。小说的故事发生在腾格里大沙漠,主要人物“老顺一家”以及生活在沙漠腹地的山民。在这部小说中,作者构建了一个独特的大漠世界。老顺在大漠放鹰、抓兔子,孟八爷、花球、灵官在沙湾打狐狸,村民们在大漠中挼黄毛柴籽,一个个场景既是西部人生活的日常,也是大漠独特景观的呈现。《猎原》和《白虎关》则延续了《大漠祭》中的西部大漠风情。《猎原》的故事发生的背景是大漠中一个叫猪肚井的地方,通过辽远苍凉又浑朴平实的生活场景,表现出大漠正在遭遇的悲剧。这部小说的创作较之《大漠祭》,关注点已经突破了仅仅对西部生存的关注而涉及到一个人类的共同话题,即人与自然的和谐问题,但是大漠景观的呈现依然是小说突出的底色和亮点。《白虎关》写白虎关发现金矿之后,西部农村遭遇的巨大变革以及给那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带来的灵魂冲击与挤压。这部小说中,写得最为惊心动魄的是兰兰和莹儿为了改变命运进入大漠,却被困大漠。大漠、豺狗、焦渴、酷暑即是生活的场景,也是生活的内容。在这片焦渴的土地上,生与死、善与恶,人性的表现充满了张力。可以说,雪漠在他的“大漠三部曲”中,以广袤雄浑的大漠为背景,构筑了西部人独有生存的“城堡”。

  “大漠三部曲”之后,雪漠试图走出“乡土作家”的定位,接连写出了被称为“灵魂三部曲”的《西夏咒》(2010年)、《西夏的苍狼》(2011年)、《无死的金刚心》(2012年)。这三部长篇小说,依托雪漠二十多年修行的生命体验,将文学的“现实维度”调整到了“灵魂维度”,更多关注人类的信仰与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然而,当评论界认为雪漠会“走出大漠”时,2014年,《野狐岭》发表了。这部小说无论在思想还是艺术上都体现了雪漠的诸多突破,甚至被很多人认为“野狐岭”本身就是一个寓言。但是,我们又得以在这部小说中看到了熟悉的大漠景观,让人大有身临其境之感。大漠景观就像雪漠创作的幕布,它既是故事演绎的背景,也是故事本身。著名评论家雷达先生直呼“雪漠回来了!”

  大漠精神的吟唱者

  综观雪漠这些年来的创作,包括他的小说、诗歌、散文,我们会发现无论创作体裁如何变,创作题材怎么变,创作手法怎么变,不变的是他对西部精神的坚守与热爱。雪漠说:“故乡的生活渗在我的生命里,分不开了。无论我写什么,它都会激活故乡留给我的感觉。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对故乡的爱,都是他力量的源头之一。只是,我的爱已经超越了故乡。我用爱故乡的心,去爱每一块土地。”

  雪漠笔下,不但有壮丽的西部景色,还有坚韧的西部人。例如,以雪漠父亲为原型的“大漠三部曲”中的老顺,老实、憨厚、质朴、正直。他有一句名言“老天能给,老子就能受。”在这些老人身上,有一种代表了西部文化的强大基因。“大漠三部曲”中的花儿仙子莹儿、兰兰,他们都有各自心中所遵循的信仰。从这些西部男女的身上,我们看到了西部大地的文化精神与精髓。何羽在《雪漠速写》(《羊城晚报》)中说:“我对雪漠,以及养育了他的——在很多人记忆中已被删除的——厚土地,肃然起敬!这块厚土,显现世人眼前的,可能是贫瘠,是缄默,是荒凉,而地底下奔流不竭的文化血脉,正时时滋养着千百年来的中国人和中国文化。”千百年来,西部文化正以自己的方式坚守并影响着中国文化。“西部是一块最接近灵魂核心的土地,这里既有残酷的生存环境,又有博大厚重的历史文化。或许,正是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中,才可能诞生出这样的文化,因为,灵魂需要一种力量,需要一个理由,对抗贫瘠生活对心灵的挤压,去消解贫瘠所导致的各种疼痛。”雪漠说。

  除了前文谈到的雪漠众多的小说创作对于大漠精神的书写外,由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年出版的《一个人的西部》,2016年出版的《深夜的蚕豆声——丝绸之路上的神秘采访》,2017年出版的《匈奴的子孙》都可以看到雪漠对西部土地深深的眷恋与对西部精神的执着与坚守。正如在《匈奴的子孙》扉页上所记:“在路上,所有的旅途都是归途;在路上,所有的终点都是故乡。”雪漠总是试图用他的作品去定格一个时代。他说,“在某个时代、某块土地上,在那个丝绸之路重镇上,确实有过这样的文化,它博大、清新、超越功利,但它也非常复杂,一言难尽。”

  如果说《一个人的西部》着重于呈现雪漠的个人经历,那么,《深夜的蚕豆声》则通过十九个故事,一个个鲜活的人物,表现出了雪漠眼中的西部世界。该书以讲故事的方式,定格了丝绸之路上曾经生活过的人们,也定格了这片土地上曾经传承和坚守的文化精神,让我们看到了一条充满了千年文化的河西走廊。也正因为雪漠独特的笔触和展现,也使得丝绸之路有了更多被国人、被世界所了解和认知的机会。

  雪漠由最初典型的现实主义创作向日趋多元、成熟化发展,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断成长、突破的雪漠。但是无论如何突破,西部大地永远是雪漠创作的营养供给。“我正在走向更大的世界。我的创作,将来也许会超越文学的局限。我希望我的创作,永远不会被形式、平台、身份、文化、民族等局限。诸多的概念和局限,也是我要打碎的东西,它们只会成为我创作的营养,而不会成为我的枷锁。我希望我的创作,能在普适性之外保持一份独特性。无论我飞向哪一片天空,西部大地始终是我心灵的厚土,它在不断为我的创作输送营养。”

  大漠精神的践行者

  雪漠出生于甘肃凉州,成长于一个典型的西部农村家庭。然而,家境困难并没有消磨雪漠的想象力。儿时的他依然是个快乐活泼的孩子,他对事物充满好奇,富有幻想。他常常骑在马背上,思想天马行空地自由驰骋。在他小小的心灵中,梦想着自己可以象孙悟空一样做一位行侠仗义的侠客。所以他后来选择了练武,并坚持了很长的时间。他在西部大漠中长大,也以他独有的敏感体味着那片土地的叹息。西部历代缺水,焦秃的山,时现的风沙、荒凉的大漠是留在雪漠大脑中儿时的记忆。小时候的他听过很多凉州贤孝,也记下了很多凉州贤孝。这也给予了他这块土地最初的文化滋养,并影响了他一生的创作。

  艰苦的生长环境并没有让雪漠变得平庸,他也从未曾放弃自己的作家梦。无论是多年的小学老师还是在武威教委上班,在最为困难的日子里他都在追逐着自己的梦想,以西部人特有的坚韧守住了自己的创作梦想。甚至可以说,在成为作家的路上,雪漠更像一个苦行僧,闭关修炼、读书、写作,生活极其简单。甚至在成名后,他基本的生活轨迹依然没有多大改变。多年的习惯下,雪漠早已将个人修为与文学创作合二为一,身体力行地展现了一个土生土长的西部人,坚韧而守望的一生。与此同时,他释放出的强大精神磁场,正在影响着更多的人,敦促他们早日完成心灵的引导与救赎。

  雪漠像沙漠雄鹰那样,既融入了西部的土地,又能俯瞰这片土地。他以自己独有的敏锐发掘,观察并诉说着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故事,成为丝绸之路上的“大漠歌者”。(马粉英)

[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冰玉:《寄生虫》与后殖民主义视线中的韩国近代史

  • 郝 瀚:《银湖之底》,新黑色电影的复临与变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五个获奖名额各有其主,包括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和李洱的《应物兄》。五部获奖作品,充满人道主义、史诗情怀与时代关切。
2019-08-23 09:59
影片《沉默的证人》的创意是好的,一帮匪徒为了销毁关键犯罪证据,也就是留在尸体内的一颗子弹,煞有介事地打劫了一个法医鉴定中心。电影并没有走娱乐的路径,而是走了一条严肃警匪悬疑正剧的歧途。编剧乱判生死,使得人物如过期的水果,斑驳而干瘪。
2019-08-23 09:55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哪吒》的崛起让观众看到国产动画无限潜能的同时,也展示出一重“遗憾”甚至是“焦虑”:曾经让中国动画区别于海外动画,获得巨大荣耀的中国动画学派美学风格,在这部如今的“门面之作”中难觅踪影。
2019-08-23 09:24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