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红楼梦》的礼仪空间与丫鬟的逆袭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原创 > 正文

《红楼梦》的礼仪空间与丫鬟的逆袭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19-06-27 10:1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 詹丹

  《红楼梦》写贵族之家贾府的日常生活,虽没有明确是哪朝哪代,但描写所及,无往而不在的礼仪制约,在物质空间的构造以及人的行为规范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显示了中国传统社会长时段的趋同性特征。

《红楼梦》的礼仪空间与丫鬟的逆袭

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晴雯剧照

  这一特征具体到大观园中的怡红院,贾宝玉所在的区域,除主人外,一般只有袭人、晴雯、麝月、秋纹四位大丫头可以进入。她们贴近贾宝玉,负责贾宝玉的日常起居,也被贾宝玉所熟悉。而人数更多的小丫头,虽然也算是怡红院的人,但基本与贾宝玉保持一段距离,如果不是机缘凑巧,是不能走近他并与他说上话的。另有一些来怡红院走动的中老仆妇,比如日常送饭的人,则只能在主人屋外阶下张罗等待了(奶妈等一些身份特殊的,当然不受此拘束)。第五十八回,有一位小丫头就曾对不懂规矩擅自给宝玉端汤喝的中年仆妇说:“我们到的地方,有你到的一半,还有你一半到不去的呢。何况又跑到我们到不去的地方还不算,又去伸手动嘴的了。”这里,小丫头现身说法,形象地说出了礼仪空间对丫头仆妇活动范围的制约性,也颇有点“人是万物尺度”的意思了。

  当然,空间中的礼仪制约涉及的不仅仅是主奴等级,也有家庭内部的长幼关系。加上隐然存在的物理空间概念并没有完全退场,当这些不同的关系纠缠在一起,空间问题就变得复杂起来。依托空间而构成的人物冲突,也趋于微妙。

  第五十九回“柳叶渚边嗔莺咤燕”,写春天到来时,薛宝钗身边的大丫头莺儿和怡红院里的小丫头春燕折了一些嫩柳枝和鲜花编花篮,那块地正好是春燕家承包的。春燕的姑妈看见了心疼万分,不好拿莺儿怎么样,于是就把怒气出在春燕身上,对她又打又骂。莺儿去劝止,春燕的姑妈说:“姑娘你别管我们的事。难道为姑娘在这里,不许我们管孩子不成?”这里,大丫头莺儿的半个主子身份,使得小丫头春燕的姑妈无法对其撒野,但也不必对其尽什么责任,即便当时同处在一个物理空间的“这里”。不过,莺儿去劝阻时,她马上从“这里”的物理空间分出了一个长幼有序的礼仪空间,用管教孩子的理由,来为自己找借口。也就是说,礼仪空间的重要性,使得她不会让位于物理空间体现的一般人际关系,即便莺儿在场,也照样要管教。

《红楼梦》的礼仪空间与丫鬟的逆袭

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莺儿剧照

  那么,莺儿又是怎么反驳的呢?莺儿说:“你要管,那一刻管不得?偏我说了一句玩话,就管他了?我看你管去!”莺儿的回应很有意思。春燕的姑妈将一个空间分割出了礼仪和物理两个部分,来强调礼仪的一方面。莺儿则引入了时间的概念加以反驳。言下之意,在一个物理空间的“这里”,“我”跟“你”没太大关系,“你”跟春燕在一个礼仪空间才建立了长幼关系,“我”也插不上嘴。但在一个有时间感的空间里,“我”和“你”发生了关联,因为是“我”说了话以后“你”紧接着去打春燕,这就在时间上产生因果关系了(从逻辑关系看,前后依次出现的两件事未必构成因果,尽管一般的思维习惯会将其认作因果),所以“你”的这种行为就是不给“我”脸,“我”就要在旁边看着“你”怎么继续打她。话说到这份上,就有点示威的性质了。在这里,当一个相对开放的物理空间意义上的冲突,被春燕的姑妈分离出了内部化的礼仪空间冲突时,莺儿通过在这个物理空间加入时间因素,把自己视为冲突的另一方而加入,以此将似乎可以封闭的礼仪空间打开了缺口,对春燕的姑妈形成了压力。

  莺儿、春燕和她姑妈以及后来加入的春燕娘之间的矛盾,最终得以化解。这是因为,这种矛盾只是暂时的,彼此也没有构成根本的利益冲突。按照春燕劝慰她娘的话来说,“你若安分守己,在这屋里长久了,自有许多的好处”。

  不过,也有个别小丫头,如小红、芳官等,并不怎么安分守己。她们或者无视这一空间的制约,与宝玉自由交往,实现情感的双向交流;或者不甘于自己与贾宝玉疏远的空间位置,总是找机会越过礼仪空间造成的阻隔,逐步靠近宝玉以获得关注,换言之,想通过逆袭,获得地位的改变。

  小红是怡红院里的一个小丫头,平时没有机会进主人屋子让宝玉见到。有天,宝玉叫人倒水,身边大丫头都不在,小红才凑近宝玉身边伺候,也让宝玉第一次看到了这个长得不俗的小丫鬟。大丫鬟秋纹发现小红的举动后,对其加以严厉指责。小红顿生挫折感,因此变得心灰意冷,遂放弃宝玉,而把自己的情义渐渐移向了相对贫寒的贾芸。

《红楼梦》的礼仪空间与丫鬟的逆袭

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小红剧照

  有意思的是,宝玉第二天一早,还没有梳洗就跑出来,装着看院里海棠花的样子,偷偷寻找小红。结果,看到在一朵鲜艳的海棠花掩映下,有个女子正低头沉思,由于看不真切,他不得不移开几步再看,果然是小红。脂砚斋有评语说这个场景是“隔花人远天涯近”,认为这画面具有诗的意境。贾宝玉想要看一个美人,结果这个美人却被花挡住了,那他到底是看花还是看美人呢,还是花和美人本来就是互相衬托的?但这个场景,真正的意义还不仅限于诗性的美感。关键倒在于,花为何会成为宝玉看美人的障碍呢?简单说来,宝玉当时心有顾忌,不得不借赏花来看小红。花是宝玉看小红的借口,也是一个障碍,甚至可以说是宝玉内心顾忌那些大丫鬟感受的一种表征、一种形象的化身。在屋内,宝玉和小丫头之间,有大丫头构成空间的阻隔;来到屋外,这种空间阻隔就被海棠花所替换。这样,空间问题既是社会礼仪问题,也是人的心理问题。脆弱的海棠花竟能成为宝玉寻找小红的阻挡,似乎也暗示了宝玉的心理脆弱。有这样的双重阻隔,小红最终放弃宝玉转向贾芸,是可以理解的。

  相比之下,芳官似乎比小红要幸运一些。作为荣国府为元妃省亲演出买来的十二位小演员之一,戏班拆散后,芳官进怡红院,其地位本来是连小红也不如的。但芳官似乎在同伴中很得人心,受宝玉宠爱,并没有惹起大丫鬟的妒意。袭人甚至教她学着怎么把太烫的汤吹冷了再端给宝玉喝,晴雯更是让芳官自己先尝一口冷热情况,芳官当是玩笑不敢喝,晴雯就示范,芳官也就放胆喝一口,才端给宝玉。一个本来是连三等小丫鬟也不如的演戏者,被抬高至大丫鬟的地位,可以直接为宝玉端碗送水,这已经让人有点意外了。更让人意外的是,第六十三回为宝玉过生日,群芳开夜宴,大家喝醉了酒狂欢,最后芳官和宝玉醉倒在床上,两人同榻而卧。至此,本来的礼仪空间带来的主奴、男女间的距离感,被彻底抹去了,芳官的人生之路似乎上升到了一个丫鬟所能抵达的较高境界。可能是芳官心中本就不在意等级阻隔问题,也没有显露要改变地位的强烈诉求,所以能做到行事洒脱,没有引发同伴的妒意。

  但如果视小红为人生的失败,芳官为成功,也许是言之过早的。同伴不妒忌芳官,反而加剧了一批中老年仆妇的怨恨。这里既有对她地位事实上改变的嫉妒,也因为仆妇们要比丫鬟们更有维护主子尊严、维护等级制的所谓“觉悟”,而芳官为人不够低调,也是原因之一。之前赵姨娘为贾环受欺骗事,找芳官寻事大吵,虽然被劝解开了,但毕竟结下了梁子。等到抄检大观园后,晴雯、四儿连同芳官等受宝玉宠爱的一批大小丫鬟,终被王夫人一并逐出怡红院。动了情感的贾宝玉,固然可以不忌讳喝下芳官已经喝过的汤,可以和她同榻而卧,但“要维持固定的社会关系,就得避免感情的激动。”(费孝通《乡土中国》)从这个意义上说,不同身份的男女间动真情,其实就意味着礼仪空间的格局改变,也意味着社会等级关系的动摇。让宝玉动心的小红知难而退,受宝玉宠爱的芳官、晴雯最终被逐,都说明了在传统社会中,建立在等级制基础上的礼仪空间,是很难安置人与人之间的真情的。而能在这一空间的裂缝中暂时安顿这样的真情,从丫鬟这方面说,即便其中有些人的真情带着点改变地位的功利性,仍然让人觉得弥足珍贵。(詹丹)

 

  《红楼梦》的礼仪空间与丫鬟的逆袭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面向社会长期征集优秀稿件。诚邀您围绕文艺作品、事件、现象等,发表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的评论意见。文章2000字以内为宜,表意清晰,形成完整内容。来稿一经采用,将支付相应稿酬。请留下联系方式。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投稿邮箱:wenyi@gmw.cn。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巽达:“文创”背后的大意义

  • 《纸上景观》:“撕”出来的自然标本奇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今天的乐队虽然不再像过去的乐队那般清贫,但大部分乐队还是没能大富大贵。还好,摇滚人一直在路上,尽力坚守因摇滚而生的热血、青春、光荣与梦想。正如果味VC杨林所说:今年只是一个开始,明年夏天应该才是最好的夏天。
2019-07-15 10:14
《花开时节》的开头引入了截然不同的两种价值观:以大妮为代表的诚实劳动的农民,以二妮为代表用各种方式博取出名的“网红”。正是这些价值观的碰撞,让观众看到农民的质朴之美——诚实的劳动,农民在追求物质富裕的同时,也会遇到不屑和不理解。
2019-07-15 09:23
盛唐是一种痴绝的执念。这儿有着说不尽的太平气象,写不尽的富贵风流。她是“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她是“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她是“满耳笙歌满眼花,满楼珠翠胜吴娃”,她是“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2019-07-12 09:53
《千与千寻》能够唤起我们的共鸣,或正因为其在纷繁的世界中坚守了永恒不变的爱的真理。如同《千与千寻》中文译名蕴含的真谛——“千”和“千寻”本是一体,只有记得“本名”,才不会在迷恋虚妄中滑向深渊。
2019-07-12 09:46
文艺的繁荣源自人民,文艺的发展依靠人民,“知之深,爱之切。”只有切实深入一线,深入生活,才能找到让灵魂触动的创作题材,寻到让精神洗礼的创作源泉,悟到让思想升华的创作灵感。同时,也不能缺失对创作技法的锤炼,技法虽可用心习得,却难灵活运用。
2019-07-12 09:59
和以往“漫长”的电视剧相比,《长安十二时辰》时间跨度只有短短24小时。在“后宫频频领盒饭,前朝阴谋理不断”的古装剧乱象中,该剧仿佛一股清流,让浮躁的人们静下心来重新审视:应该怎样讲好中国故事?
2019-07-11 10:28
以青年受众为主体的网剧在向以大众受众为主体的电视剧转化时遭遇的“次元壁”区隔,不仅是媒介跨越的壁垒,更是在大数据精准投射下观看习惯与审美趣味的分歧。这种趋势会给今后的影视剧制作带来什么样的变化,现在还难以下判断,只能拭目以待。
2019-07-12 09:15
杨紫、郑爽、关晓彤、周冬雨普遍被认为是“90后四小花旦”,她们同是北京电影学院毕业,戏路、资源的竞争难以避免。纵观几人这些年的表现,有观点总结:演员的人气终究需要好作品做支撑,否则难以持久。
2019-07-10 10:15
《三体》电影的失败启示我们,文学作品的IP开发并非简单的拿来主义。好的IP需要好的改编者。不论是传统文学作品还是网络文学作品,改编时既需要对市场的精准判断,也需要编剧结合时代进行有所侧重的改编,以唤起当代观众的共鸣。
2019-07-11 10:16
随着电视屏幕、机顶盒、VR设备的发展,视频行业已经进入到“超高清时代”,因此,清晰度和画质是影响老剧观感的老大难问题。当年的老作品现在一看,有的简直是“奔跑的马赛克”。
2019-07-10 09:56
德国早期电影因“表现主义”流派名垂影史。当时的德国电影,一方面和好莱坞无缝对接,追求标准化制作,争取国内票房和海外出口,同时也尝试对好莱坞发起挑战。一群女演员,在大银幕上创造了完全不同于表现主义流派中的表演质感。
2019-07-11 09:30
金融政策层面对于影视、游戏行业的“另眼相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行业发展的现状和某些困境。对于影视公司来说,热钱撤离后,融资难或导致现实的资金问题。但经过去泡沫化的短期阵痛后,影视、游戏公司将不得不花更大的精力在打磨优质内容上。
2019-07-10 09:48
诗歌的风度是什么?它是人们精神的筋脉,是渺远的苦难意识的复活,是生命的旗帜和光明的导向。与其说它是一条未知的小径,不如说它是一个可见的门槛,让人不断接近又不断离开,在这个门槛上读者和作者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体会同时被传唤和释放的经验。
2019-07-10 09:41
该片以喜剧的方式揭示了社会问题。虽然影片的氛围是轻松幽默的,男主角更是浩然正气中多了几分“滑稽”,但主题却是严肃的,正是这种“严肃的幽默”直击社会普通人的心灵,因此影片除了呈现出一种调侃和暗讽,还有着很多理性的思考。
2019-07-10 09:37
秦腔和京剧都是我国古老的戏曲剧种,结对共建为两个悠久辉煌的剧种带来了新的机遇,而戏剧创作的重要方法之一就是移植。国家京剧院充分发挥了国家院团的导向性、代表性作用,用实际行动支持地方院团建设,有效提高了西安秦腔剧院青年演员的整体艺术水准。
2019-07-09 09:09
“良渚文明丛书”共11种,这套书是浙江省文物局“面向良渚古城遗址申遗的保护研究成果应用及转化”项目的最新研究成果,主要由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致力于良渚考古的中青年学者围绕近年来杭州市余杭区良渚古城遗址的考古发现与研究集体编纂而成。
2019-07-09 10:00
近期,围绕《长安十二时辰》的种种热议,均是剧中俯拾即是的细节,对唐文化的细腻还原和无限贴近。镜头中,走街串巷的地图式场景和织锦般绵密的市井百态,塑造了一个极其具体生动、富有烟火气息的大唐都市。
2019-07-09 09:39
把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搬进中国网络综艺的导演关正文,远不像他的节目《见字如面》或者《一本好书》那样富有诗意。有人管他叫“绝对的幕后者”。他躲在幕后,想方设法把那些年代久远、门槛高深的文化经典,变成年轻人手机屏幕上“好玩儿的东西”。
2019-07-09 09:25
在当下,流量爱豆层出不穷,对于纯粹依靠流量起家的这些“小鲜肉”来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勇于挑战过硬的作品或立住“专业人设”成为优质偶像,是当务之急。当有了真正拿出手的作品,也才能在各种人气指数榜上居高不下,形成事业发展的良性循环。
2019-07-08 10:38
暑期已至,今年荧屏暑假档大幕已拉开。如今,《可爱的中国》已在央视开播,革命题材热度不减,而卫视方面则主打青春题材,青年演员领衔的《流淌的美好时光》《亲爱的,热爱的》《奋斗吧少年》吸引年轻观众。
2019-07-08 10:0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