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国家艺术基金 > 正文

用芭蕾塑造巾帼之美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20-09-22 11:0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用芭蕾塑造巾帼之美

——舞剧《花木兰》“二改”专家修改会在沈阳召开

  光明网讯(记者 张义文)2020年9月10日,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滚动资助项目芭蕾舞剧《花木兰》“二改”专家修改会在辽宁沈阳召开,国家艺术基金管理中心副主任王勇出席并主持会议。会上,专家围绕“一改”的经验成果及“二改”工作的重难点进行了热烈讨论,从作品的文化内涵、表现形式、人物塑造、音乐运用、舞美设计等多个角度,为舞剧《花木兰》的修改建言献策。

  吸收“一改”意见,全面打磨提高

  芭蕾舞剧《花木兰》由辽宁芭蕾舞团创作,作品以古老的《木兰辞》为文学原型,在追寻原著文本的基础上深入挖掘其留白之处,以芭蕾的艺术形式塑造了巾帼英雄花木兰的形象。9月9日晚,芭蕾舞剧《花木兰》在辽宁大剧院“一演”。

  “十年磨一剑”,从作品到精品需要反复修改打磨。为了打造艺术精品,国家艺术基金大型舞台剧和作品滚动资助项目始终围绕“聚焦于改、以改为主”的工作重心和“两改两演”的工作思路进行。2019年7月25日,舞剧《花木兰》“一改”专家修改会在北京召开,与会专家围绕着作品的内容、形式、优点以及不足进行了研讨。与会专家普遍认为舞剧《花木兰》具有创新性,将西方芭蕾与中国传承千年的艺术形象相结合,同时指出剧目的下一步打磨要更加追求芭蕾舞的艺术特性,区别于同类题材的其他艺术作品。在叙事结构上,可以简化戏剧结构,突出关键节点;在音乐方面,突出音乐伴奏的主旋律,加强递进性,注意音乐与舞段的结合,做到相得益彰;在舞美设计方面,专家指出舞美需在切合舞剧艺术的基础上,尽量做到简约、产生更深的美感的深意。会后,主创团队对会议内容进行了全面梳理、认真研究、深入思考,悉心钻研专家意见,以精益求精的态度展开对作品的打磨工作。

  舞剧《花木兰》编导王勇、陈慧芬介绍,主创团队对《花木兰》从主要人物塑造、整体风格定位,以及音乐、舞段、道具、演员排演等多方面进行了修改与调整:在人物塑造方面,整体上更加突出了花木兰的忠孝情怀与精神境界,细节上进行强化、精炼,更加注重设计;在舞剧的风格定位上,在保有芭蕾舞的当代艺术风格的同时,进一步融入东方的文化内涵,使舞剧更具中国韵味;在音乐处理上,解决了此前大雁舞段落的音乐略显沉闷的问题,提升了该段落的活跃感;在舞段上,大雁舞、第二段双人舞、个别的单人舞在保持整体风格的基础上均作出调整,以实现整个舞剧更高的艺术效果;另外,在道具上对弓、箭的设计作了更细节化的处理,对演员排演提高要求,在“改中演、演中改”下,不断打磨,帮助舞剧《花木兰》不断进步。

  用芭蕾塑造巾帼英雄,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

  舞剧《花木兰》的修改成效获得了与会专家的充分肯定。大家普遍认为,该作品将西方芭蕾的艺术形式和东方经典的历史故事融合为一体,是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的上乘之作。上海芭蕾舞团团长、上海文学艺术联合会副主席、上海舞蹈家协会主席、一级演员、一级编导辛丽丽表示,“舞剧《花木兰》融入了中国古典舞、现代芭蕾舞的元素,通过新型的舞蹈语汇演绎古典脍炙人口的民间故事,是中国当代芭蕾人在用自己的语言讲述中国故事的一次有意义、有价值的探索和尝试。”中央芭蕾舞团一级指挥卞祖善表示,“舞剧《花木兰》的选题富有立意,相较于经典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更加通俗,具有明显的中国民族风格和民族特征。”上海歌舞团团长、一级导演陈飞华认为,“舞剧《花木兰》以芭蕾舞的形式诠释中国传统的故事,实现了东方艺术与芭蕾舞的融合。”国家艺术基金理事会理事、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副会长、表演艺术委员会主任、一级演出监督宋官林认为,“花木兰既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它是中国的一个符号,也是人类生命崇高的一个符号。所以,舞剧《花木兰》既展示了中国气派,也符合国际表达的习惯。”广东省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原广州军区政治部战士文工团副团长、一级演员刘晶表示,“《花木兰》的故事并不复杂,但是整体的艺术效果却精彩、精致,主题鲜明,成功做到了以芭蕾舞的形式展现、传播中国优秀传统文化。”

  舞剧《花木兰》兼具历史感与现代性,因此既要一定程度地还原历史,又要凸显当代审美价值。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顾问、上海市剧本创作中心艺术总监、一级编剧罗怀臻认为,“舞剧《花木兰》对原著《木兰辞》南北朝时期的文化背景表现充分,历史定位准确,具有大部分作品不具备的标识感。” 人民日报文艺部原主任、高级编辑、高级记者刘玉琴表示,“舞剧《花木兰》把一个家喻户晓的题材重新建构为陌生、新鲜、独特的艺术作品,为观众提供了一种崭新的思考,并再次收获与艺术享受相伴随的精神滋养和陶冶。”

  另外,在舞美设计方面,舞剧《花木兰》保证了艺术风格的纯粹。中央戏剧学院教授胡耀辉表示,“在舞台视觉日趋污染的背景下,舞剧《花木兰》依托对纯净、简约的视觉效果的追求,营造出一种独特而有价值的艺术风格。”

  发扬工匠精神,打造精品力作

  从艺术高原到艺术高峰,中间需要历经反复打磨锤炼。与会专家认为,舞剧《花木兰》已经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但距离成为艺术精品还有修改提高的空间。国家艺术基金管理中心副主任王勇在“二改”专家修改会上指出修改打磨对于艺术创作的重要性,“好戏不厌百回改,反复推敲精品来”。并提出要把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不断追求真善美的价值、始终发扬精雕细刻的“工匠精神”作为基本要求,做好剧目加工修改提高工作,要求参会专家从“但是”说起,讲言之有物、言而有征的“真话”,真正提出有见解、有思想、有价值的见解。在剧目的具体修改要求上,王勇表示,“‘二改二演’是再修改、再提高,但不是推倒重来。在此基础上,《花木兰》的修改要在思想上不断提炼,文本、台词上不断推敲、舞台调度上不断斟酌、表情达意上不断琢磨、音乐配器等方面也要不断细心调整。”

  “音乐是舞蹈的灵魂”,对舞剧而言,音乐对作品的整体表达往往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与会专家重点就舞剧《花木兰》的音乐运用建言献策。辛丽丽认为,目前该剧的音乐戏剧性不足,没有与舞蹈更好地结合,比如在表现老百姓插秧的段落,音乐缺乏清新诗意的、田园风光般的感觉。国家艺术基金理事会理事、中央芭蕾舞团原党委书记、一级演员王才军认为,人物的音乐形象不够突出、鲜明,缺少对人物特定气质、性格的赋予,在后续创作中应该进一步明确。中国电子音乐学会会长、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张小夫认为,该剧的音乐形成了舞剧音乐的样式,但与整体的戏剧结构不相吻合,建议往精细化方向上作出调整,同时加入部分真实乐器以表现细节。卞祖善则认为,该剧的音乐体现出过多的节奏性,略显重复,后续创作中可以重点接近剧中花木兰与李朔的双人舞、尾声的双人舞两个段落的音乐,让整体更丰富一些。宋官林认为,舞剧第三段落中的三段双人舞,一段是两个男人、二段是两个兄弟、三段是两个恋人,都应该有独创的音乐。中国文联舞蹈艺术中心常务副主任、《舞蹈》杂志常务副主编、编审张萍认为,剧中的音乐形态多是节奏型,韵律型偏少,既要塑造花木兰作为女性柔情的饱满形象,又要塑造其阳刚的一面,两种音乐形态都不可或缺。胡耀辉也表示,该剧的舞台视觉纯净、简约,正如此对音乐也提出挑战,作为综合性的艺术应当全面打磨提高。

  在舞段设计上,王才军认为,该剧个别舞段安排需要注意审美视觉的舒缓处理,减少反差,比如花木兰从军营训练回到田园生活时,尽量选择舒缓过渡,大雁舞的队形可以再展开一些,达到震撼、遥远、舒缓的效果。卞祖善建议剧中的独舞、双人舞、民族舞应体现出一个地区民族的个性,使人物的塑造更加立体。刘玉琴表示,表达家乡田园群舞的场景缺少一些冲击力,与观众的审美期待存在一些落差,后续创作中要注意美观、整齐、有意味,营造一种惊艳之感。

  在作品的文化观念上,罗怀臻表示,舞剧《花木兰》具备一定的历史感,但相对缺乏现代性、当下感,导致比较难与现代观众产生共情、共鸣,希望在后续的打磨中多加入一些现代性的解读。陈飞华认为,舞剧《花木兰》从选题到主题表达非常传统,顾及了很多《木兰辞》里的表述,因此艺术整体表达与观众赏析也更偏向于传统意义,缺乏一定的当下性,后续创作中可以尝试调整一些艺术表达方式。

  在叙事情节上,刘玉琴表示关键节点的处理和挖掘还可以更加突出一些,比如花木兰选择从军的内心轨迹,在作品中被过滤得过于干净,少了一些悬念和趣味。宋官林建议在舞剧的上半段,更多地写花木兰从女性身份进入“男性身份”的一种尴尬,下半段开场突出花木兰对女性身份的怀念,展示一种情感的变化。张萍认为,目前该剧的情节结构比较均匀,核心情节与催化情节应该有主有次,同时要考虑情节结构的虚实问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顾问、原文化部艺术司、科技司司长、教授于平认为,应当重点刻画花木兰在军营的12年期间的情况,充分赋予艺术的想象,同时在讲故事的过程中内蕴人物的信息,比如三段双人舞中的关系定位,另外在戏剧结构交响化后,避免让交响化与戏剧性产生隔膜。

  另外,在演员的排演上,刘晶表示,“芭蕾舞演员的格式化、程式化训练,往往导致他们对肢体的掌握和语汇的运用方面缺少民族舞、中国舞的一些元素,有意识地赋予一些这方面的元素会为舞剧的艺术效果锦上添花。”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诚如曹雪芹在《回前诗》中对《红楼梦》创作的慨叹,艺术精品的诞生同样需要反复修改打磨。在听取与会专家的意见后,辽宁省文化演艺集团党委书记、主任韩伟作了表态,他表示,在接下来的演出中,辽宁芭蕾舞团会持续不断地打磨舞剧《花木兰》,打造中国优质的作品,立足足尖,向世界更好地讲述中国故事,弘扬中国文化。最后,国家艺术基金管理中心副主任王勇对会议内容作了肯定,感谢与会专家为《花木兰》的“二改”提出真切建议,同时他表示,打造立得住、传得开、留得下的经典之作,是一个充满艰辛的过程,舞剧《花木兰》的创作之路任重而道远,只有不断打磨、提高,才能越来越接近经典。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邓海建:重阳,望向传统亲情文化之窗

  • 付李琢:国产电影的十年发展回顾与未来之路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坚持把增进人民福祉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作为发展数字经济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充分发挥数字技术在推进公共服务均等化、助力乡村振兴、促进城乡融合发展、推动共同富裕等方面的关键作用。
2022-09-23 09:40
坚持好、运用好贯穿其中的立场观点方法,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在新时代伟大实践中不断开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新境界!
2022-09-22 10:42
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满足全体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让每个人都能如愿地发展自我和奉献社会,让每个人都能体面地享受生活和追求幸福。
2022-09-19 09:54
文化的积淀是一个社会、一个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这个民族、这个社会能自立于其他民族、其他社会之间的“基因身份证”。
2022-09-08 14:32
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必须深刻、准确地理解把握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道路的丰富内涵与实践路径,进而推动美丽中国建设。
2022-09-06 09:07
要准确认识和适应全球政治发展演变的基本趋势和特征变化,站在历史正确一边,顺应历史进程谋求战略创新,为国家长治久安提供可靠安全保障。
2022-08-23 11:33
人民所表达的意愿、所创造的经验、所拥有的权利、所发挥的作用,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得到了全方位、全过程地实现,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也让每个人的能力、人的丰富性得到全面提升。
2022-08-22 09:32
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要坚持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
2022-08-18 10:58
深入推进军民融合战略,着力提升国家在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等新兴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全面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2022-07-28 09:33
在数字经济时代,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的提升能够为厚植我国发展新优势构筑最为广泛、最为持续、最为强大的微观新动能。
2022-07-27 11:42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2022-07-21 10:07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2022-07-06 08:57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2022-06-29 10:34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2022-06-27 09:39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2022-06-24 15:35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2022-06-21 10:03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2022-06-08 09:32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2022-05-26 09:59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2022-05-24 09:28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2022-05-17 15:2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