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真人版《小美人鱼》:肤色不是问题,保守才最致命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要闻 > 正文

真人版《小美人鱼》:肤色不是问题,保守才最致命

来源:北京青年报2023-06-02 09:38

  作者:曾于里

  迪士尼真人版《小美人鱼》上映后,引起不小的争议。电影在北美获得不错的开画成绩,但在国内同步上映后,票房堪称大扑街。

  票房遇冷,一方面是肤色争议。真人版《小美人鱼》选用了黑人演员海莉·贝利出演小美人鱼,在不少观众看来,这是迪士尼为了迎合“政治正确”的一次选角,不仅与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里的描述不相符合,也与迪士尼1989年动画版《小美人鱼》里的美人鱼形象大相径庭。

  另一方面是真人版电影的“保守”。从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到动画版《小美人鱼》再到这一次的真人版《小美人鱼》,因为时代背景的不同,故事的主题和内核也在不断发生变化。童话既诉说了一段哀婉凄美的爱情,也充分彰显了“不灭的灵魂”的高贵。动画版《小美人鱼》赋予了小美人鱼更加张扬自由的个性,但它剔除了“不灭的灵魂”部分,动画片的主体仍然是俗套的“白马王子与公主过上幸福生活”的爱情幻梦。

  真人版《小美人鱼》着力于凸显小美人鱼身上的“灵魂、心灵、青春、纯真和实力,加上绝美的歌声”——从这个层面去看,小美人鱼的肤色倒不是最重要的。真人版《小美人鱼》“致命”的地方在于,它内核的保守和陈旧,不仅与34年前的动画版相比并无本质性的进步,与安徒生童话相比更显单薄。

  童话:对爱情与不灭灵魂的追求

  在安徒生的童话里,《海的女儿》首先是一个凄婉悲伤的爱情故事。它是安徒生在一次失败的恋情后的书写,童话诉说的是美人鱼对王子的暗恋与单恋。

  小美人鱼是海底王国国王的女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过,小美人鱼一直对海洋以外的人类世界充满好奇。15岁时,她终于可以浮到海面观看人类世界。在一次海上风暴中,小美人鱼拯救了落水的王子。王子苏醒后并没有认出她来,小美人鱼只好伤心地回到海里。但她已经深深地单恋上王子,并陷入痛苦的单相思中,“她渐渐地开始爱起人类来,渐渐地开始盼望能够生活在他们中间。她觉得他们的世界比她的天地大得多”。

  带着对人类巨大的好奇,小美人鱼从祖母那里听到关于人类更多的故事。祖母告诉小美人鱼,美人鱼虽然可以活到三百岁,但生命结束的时候,她们就会变成水上的泡沫,“我们没有一个不灭的灵魂。我们从来得不到一个死后的生命”。人类不同,人类拥有灵魂,哪怕死亡后灵魂仍然存在。于是,小美人鱼渴望像人类那样得到一个不灭的灵魂,“只要我能够变成人、可以进入天上的世界,哪怕在那儿只活一天,我都愿意放弃我在这儿所能活的几百岁的生命”。

  祖母告知小美人鱼拥有不灭灵魂的办法,“只有当一个人爱你、把你当做比他父母还要亲的人的时候;只有当他把他全部的思想和爱情都放在你身上的时候;只有当他让牧师把他的右手放在你的手里、答应现在和将来永远对你忠诚的时候,他的灵魂才会转移到你的身上去,而你就会得到一份人类的快乐。他就会分给你一个灵魂,而同时他自己的灵魂又能保持不灭……”

  在童话的行文逻辑里,小美人鱼先爱上王子,在得知拥有爱情可以获得不灭的灵魂后,更加深了她对王子的单恋。小美人鱼内心这样想:“我爱他胜过我的爸爸和妈妈;他——我时时刻刻都在想念他;我把我一生的幸福放在他的手里。我要牺牲一切来争取他和一个不灭的灵魂。”

  为了赢得王子的爱、为了获得不灭的灵魂,在海的巫婆的指引下,小美人鱼付出相当惨痛的代价:她失去了鱼尾,鱼尾变成双腿,每走一步都像在尖刀上行走般的疼痛;她失去了最美的歌喉,这是献给巫婆的酬劳;她割舍了亲情,不能与父亲和姐妹们在海底相聚;甚至在最后,她失去了生命,王子最终没有爱上小美人鱼,在他跟别人结婚的头一天早晨,小美人鱼的心裂碎,变成水上的泡沫……

  这个爱情故事非常凄美,小美人鱼深深爱上王子,为了王子忍受锥心刺骨的疼痛,为了王子付出她所有珍贵的一切,但王子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并爱上别人。《海的女儿》为后世暗恋题材的创作提供了最好的模板,我们可以在《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等作品中感受到安徒生童话的深远影响。

  不过,《海的女儿》不只是一个爱情故事。童话的更深层次主题是,小美人鱼对于“不灭的灵魂”的信仰与追求。事实上,小美人鱼曾经获得自保的机会,只要她将匕首刺进王子的胸膛,她就可以重新回到海里。但小美人鱼扔掉匕首,选择让自己成为泡沫。

  小美人鱼的善良与牺牲精神,让她成为“天空的女儿”,并获得拥有“不灭的灵魂”的机会。“天空的女儿也没有永恒的灵魂,不过她们可以通过善良的行为而创造出一个灵魂。我们飞向炎热的国度里去,那儿散布着病疫的空气在伤害着人民,我们可以吹起清凉的风,可以把花香在空气中传播,我们可以散布健康和愉快的精神。三百年以后,当我们尽力做完了我们可能做的一切善行以后,我们就可以获得一个不灭的灵魂,就可以分享人类一切永恒的幸福了。”

  这样,“海的女儿——人间的女儿——天空的女儿”就呈现出递进与升华的意味。“海的女儿”无法拥有灵魂,“人间的女儿”拥有的也仅是生而为人都拥有的灵魂,而如果能够成为“天空的女儿”,并且忠诚、善良、忍受痛苦、富有牺牲精神,三百年后就能拥有“不灭的灵魂”,还可以“分享人类一切永恒的幸福”。“不灭的灵魂”的表达,让《海的女儿》具有崇高的悲剧色彩,寓意着人类对于伟大真理漫长曲折、坚韧不拔的追求和探索。

  动画版:改良有限的“公主故事”

  1989年,迪士尼将《海的女儿》改编成动画片《小美人鱼》上映,获得票房上的极大成功,也开启了迪士尼公主动画的第二个阶段。迪士尼公主动画的第一阶段是1937年到1959年,包括《白雪公主》(1937)、《灰姑娘》(1950)和《睡美人》(1959)等公主电影。第一阶段的公主电影,基本上遵循了这样的故事模式:楚楚可怜的公主遭受严重的迫害——公主无能为力、弱柳扶风、任人摆布,只能逃离躲避迫害——公主为王子所救,王子替公主铲除反派——王子与公主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在第一阶段中,公主的形象更近乎传统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定义:美、楚楚可怜、贤惠顺从、爱做家务、等待男性拯救。这样的公主故事与那个时代的女性处境是相对应的:女性只能通过“真爱之吻”(爱情与婚姻)改变命运,女性得成为好女人、好妻子,才能拥有幸福生活……

  时隔30年,1989年,迪士尼再次推出公主电影。作为第二阶段公主电影的开山之作,《小美人鱼》所呈现出的女性意识,要比第一阶段的公主电影更为鲜明。动画片也对安徒生的童话进行了一定的改动。

  动画片中的小美人鱼具备反叛意识。她既不像第一阶段的迪士尼公主那样缺乏自我、乖巧顺从;亦不是安徒生动画里所描绘的那样“沉静与内敛”——对海面上的世界充满好奇,仍然一直听从祖母的权威,直到15岁时才第一次游出海面。

  动画片中,父亲的权威取代了祖母的权威,小美人鱼一直在违背父亲的“禁令”,也经常将父亲的意愿抛之脑后——以此来表达小美人鱼对于父权的反抗。小美人鱼还偷偷拥有一个藏有人类各种物品的“宝库”——这是“一间属于她自己的房间”,她在这里畅想爱情和未来。

  在爱上王子之后,小美人鱼勇敢坦率地追求爱情。她直接告诉父亲自己爱上了王子;在得知与王子结婚的是窃走自己声音的巫婆,小美人鱼与伙伴们大闹婚礼,表明自己的身份,拿回自己的声音,重新赢得王子的爱;小美人鱼最终与王子携手打败女巫,拯救了父亲和海底世界,也获得父亲的谅解。

  动画片《小美人鱼》中的小美人鱼,是时代变迁中女性观念进步的缩影。小美人鱼以外,第二阶段的迪士尼公主,还包括《美女与野兽》(1991)中的贝儿公主,《阿拉丁》(1992)中的茉莉公主,《风中奇缘》(1995)中的宝嘉康蒂公主,《花木兰》(1998)中的花木兰,《公主和青蛙》(2009)中的蒂亚娜公主。公主形象更为多元化——有东方公主也有黑人公主;公主们也分享着一些相似品格:自主、独立、坚强,从被动的等爱者成为主动的追求者。

  只不过,这个阶段的迪士尼公主也带有时代的局限性。一则,小美人鱼仍然没有挣脱出“等待王子爱上我”的爱情想象,为了赢得王子的爱情,她可以交出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最动人的歌声。女巫告诉公主,“男人不喜欢说话太多的人。他们认为话多的女孩让人害怕,如果女孩不停地说话会多烦人……他们喜欢内向的女人,这样女人才能抓住她的男人”。固然这一桥段可以在童话故事里找到呼应,但动画片在有限的篇幅里对此予以强化和凸显,无形中还是透露出这样的价值观:为了赢得男人的爱情,女人可以交出自己的话语权,并通过外貌实现对男人的诱惑。

  二则,虽然动画片中的小美人鱼自我意识更鲜明,但她也显得更为“自私”,更加没心没肺。比如她冒着再也见不到父亲和姐姐们的风险,不辞而别来到人间,见到了王子,心想事成后美美地睡了一觉。此时,她的父亲非常着急地寻找她,并下令“任何人不许睡觉,直到她安全地回来”,二者之间形成强烈的对比。再比如,固然父亲反对小美人鱼的爱情,但当小美人鱼面临风险,父亲毫不犹豫地交出自己的神杖,放弃权力,牺牲自己拯救女儿,也反衬出小美人鱼一意孤行的鲁莽。

  三则,动画片完全剔除了童话故事中小美人鱼追求“不灭的灵魂”的部分。这更多是出于商业化的考量:剔除这一部分,可以让动画片尽可能变得简单纯粹,更好满足低龄段观众的观影诉求;剔除这一部分,也更改了童话文本中王子和小美人鱼悲剧结局的走向,从而遵循了传统的“白马王子爱上公主”的设定,让白马王子与灰姑娘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迎合了观众对于爱情美满的大团圆结局的需求。

  真人版:保守陈旧的自我重复

  真人版《小美人鱼》上映时,迪士尼公主故事已经进入第三个阶段。《公主与青蛙》(2009)、《长发公主》(2010)、《勇敢传说》(2012)、《冰雪奇缘》(2013)、《冰雪奇缘2》(2019)等动画作品都是这一阶段的代表作。

  第三阶段以来,女权主义运动风起云涌,它们也深刻影响了迪士尼公主题材的创作。比如《冰雪奇缘》中,公主电影首次同步塑造两位公主,她们俩才是故事的主人公,王子只是配角;“王子和公主的爱情”不再是故事的主轴,甚至王子成了大反派;“女性情谊”在公主电影中被强化与凸显,女性之间的互帮、互助、相互理解与支持,是对抗异己力量的强大动力——当安娜公主被下了诅咒需要“真爱之吻”才能唤醒时,不是王子吻醒了她,而是姐姐艾莎的“真爱之吻”救了她;公主动画的主题也跳脱出爱情的范畴,更多讲述的是女性的自我认知、自我认同和自我追求……

  然而,令人吃惊的是,真人版《小美人鱼》在女性观念的表达上,比第三阶段的公主电影“退步”了。真人版中的小美人鱼虽然比动画版有了一些进步,比如她与王子相恋,有着更多灵魂契合的部分;比如在与女巫大战时,她才是拯救者……但总的来说,真人版并没有超越动画版的范式:小美人鱼依旧有些“恋爱脑”;小美人鱼为了抵达人间,与女巫达成契约,不惜交出自己的“声音”——这是女性交出话语权的象征;“真爱之吻”依旧是拯救公主的密钥,王子与人间依然主导一切。而且,更为关键的是,真人版《小美人鱼》是基于动画版的改编,这也就意味着它再次失去了童话版“不灭的灵魂”的部分。至于真人版强行加上的不同物种之间和平共处的主题拔高,却敷衍了事、浅尝辄止。

  从动画版到真人版,其对反派女巫乌苏拉的刻画一直是个刺眼的败笔。在古老童话中,女巫一直是以大反派的形象出现的,她们多是“又老又丑的女人,瘸腿、眼睛混浊、苍白、脏臭、满身皱纹”的形象。童话里的女巫形象,是西方从15世纪到18世纪的“猎巫运动”的折射——猎巫运动中大部分受害者是女性,体现出父权制时代女性地位的低下和社会普遍的厌女倾向。

  安徒生《海的女儿》的一个伟大之处是,对女巫的描写并非全然的负面和偏见。童话中,是小美人鱼忘不了美貌的王子,为了能够到人间去,才主动找上女巫;女巫虽然取走了小美人鱼的声音,但这是她与小美人鱼的公开交易;在小美人鱼的追爱过程中,女巫并未迫害她。

  可在动画版中,女巫成了最大的反派。她诱惑小美人鱼签下合约,夺取了小美人鱼的声音,并破坏了公主与王子的“真爱之吻”,让小美人鱼沦为她的奴隶。动画版强化的仍然是女巫的丑陋形象,很难说这种“恶女”形象不会对儿童的性别观念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迪士尼自身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2014年真人版的《沉睡魔咒》,对女巫形象进行了一次大胆的改写。在电影中,女巫是父权污名化的结果;仙女之所以异化成“女巫”,是因为她被男性的“真爱之吻”所欺骗;女巫虽然给公主下了沉睡魔咒,但她无陷害公主之心,最终也是由女巫的“真爱之吻”——而非王子的“真爱之吻”唤醒了公主。观众原本期待真人版《小美人鱼》对女巫的刻画,能在《沉睡魔咒》的基础上进一步突破,可惜电影依然停留在“恶女坏到底”的刻板印象中,让人觉得可惜可叹。

  总之,虽然真人版《小美人鱼》可以讨不少儿童观众的欢心——它仍然有着儿童故事的神奇、梦幻、趣味和美好,但成人观众大概率不会给真人版打出太高的分数。在演员的选角上,可以看出迪士尼在平权上的努力;但在故事文本上,却只看到迪士尼的不思进取、原地踏步。如此保守的故事,翻拍的意义究竟在哪?(曾于里)

[ 责编:崔益明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现代剧学编年史》:观照民国戏剧的另一种视角

  • 陈伟科 林康馨:互联网视域下民族民间舞教学维度的拓展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数字治理,本质上是数字技术向多元治理主体赋能增效的过程,其目的是在数据收集、分析、利用的基础上,从多个层面对治理系统的感知、决策和执行能力进行提升。
2024-07-10 17:13
在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时,我们更需要的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念,而非吸引眼球的所谓“理论”。
2024-06-21 16:53
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必须用好总体国家安全观这一强大思想武器,自觉运用其方法论原则武装头脑、指导实践,从整体上把握国家安全,不断开创新时代国家安全工作新局面。
2024-06-13 09:36
数字基础设施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底座,是网络强国、数字中国建设的基石。要立足不同产业特点和差异化需求,推动经济产业全方位、全链条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转型。
2024-04-23 16:17
高质量构建“大思政课”工作体系要聚焦目标、效果和特色,着力破解思政课建设中的重点、难点和关键问题,带动思政课叙事表达体系和场景体验模式的深层变革。
2024-03-18 10:28
中华文化的主体性植根于5000多年的文化沃土,是在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基础上,借鉴吸收人类一切优秀文明成果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2024-03-08 16:31
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加速发展,各国既面临着新的发展机遇,也需要应对新的全球性问题,国际社会迫切需要携手合作,共同打造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2024-03-01 14:51
中华民族传统节日春节即将到来。值此之际回望2023年,中国经济主要预期目标圆满实现。展望新的一年,我国经济发展依然将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但同时也具有体量大韧性强创新后劲足的竞争优势、宏观经济政策回旋空间大的支撑效应、新一轮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增长红利等三重有利支撑。
2024-02-09 16:37
要聚焦新时代新征程党的中心任务,以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和优化政府职责体系为重点,在“加减乘除”上做文章,推进机构改革再深化,为在新征程上全面推进中国式现代化提供新动力。
2024-01-30 11:31
面对不断升级的数字社交产品,反而需要青年人意识到沉浸式社交环境背后的营销策略与运作逻辑,从而与社交媒体生成的感官刺激与虚拟自我保持距离。
2024-01-15 09:41
“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提出,内含着马克思主义的价值宗旨,体现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根植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实际,符合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使命,体现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高度统一。
2024-01-12 09:39
冬至阳生,岁回律转。在新的一年,我们站在这一年的不易成果上,对未来充满信心,更加需要接续奋斗、砥砺前行,取得更多发展成果。
2024-01-04 15:35
针对目前思政课教师供给能力不能有效满足思政课强起来的发展需要这一突出矛盾,要切实提升教师供给能力,改进教学方式,推动新时代思政课朝着高质量发展。
2023-12-14 17:59
我国始终主动实行扩大进口的战略和政策,连续举办进口博览会,倡导开放合作,与既往的贸易保护理论和政策主张存在根本差异,为维护开放的世界经济注入了强大动力。
2023-11-09 10:22
面向未来,要进一步扩大“朋友圈”,绘制好“工笔画”,对接好“硬联通”与“软联通”,秉持包容、合作、共赢的原则,为实现民族复兴和推进全人类的福祉而努力奋斗。
2023-10-24 11:06
文化交流很重要,我们在讲“一带一路”的时候,也需要讲“共建国家”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其实我们面临着如何正确对待自己的问题,“一带一路”不是单方面的施与,而是双向的或多向的互利。
2023-10-10 09:58
我们必须要全面把握东北向北开放的历史使命,通过推动东北亚次区域、国别合作,破解东北亚各国战略意图和利益不同、战略互信缺失的困境。
2023-09-27 09:53
2022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50.2万亿元,总量稳居世界第二,同比名义增长10.3%,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提升至41.5%,数字经济成为我国稳增长促转型的重要引擎。
2023-09-15 10:49
坚持以习近平法治思想和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准确把握完善国家安全法治体系的时代内涵和实现路径,是新时代新征程把中国特色国家安全法治建设推向前进的必由之路。
2023-08-22 09:4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