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热烈》:“朝气复归来”的中国歌舞片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原创 > 正文

《热烈》:“朝气复归来”的中国歌舞片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23-08-28 17:57

  作者:陈思 李蕾

  无论是《长安三万里》中李白重获自由的呼喊,还是《孤注一掷》中诈骗头目拜佛名场面,今年的暑期档收获了大量关注度和好评,甚至可以说,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如此多优秀影片扎堆出现的局面,颇有一番“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态势。在一众暑假档电影中,现实题材不仅从未缺席,还凭借“在场者”的身份,成为点燃电影市场火炬的关键要素。电影《热烈》正是这样一部兼具人文主义关怀、小人物主体性选择与歌舞青春诗意表达的现实佳作。

《热烈》:“朝气复归来”的中国歌舞片

电影《热烈》海报

  从题材层面而言,《热烈》看似并不讨巧,原因恰在于相比暑期档上映的其他现实主义类型作品,如《孤注一掷》《野蛮人入侵》等,其既没有诸多的社会话题引流点,也设定了受众群体较窄的“歌舞片”类型。缘何有这种论断,这主要在于近年来国内歌舞片萎靡不振的市场反馈。尽管,我们曾经有《歌女红牡丹》《夜半歌声》等歌舞电影范例,但对于国内主流电影市场而言,歌舞片往往是青春、励志等多个类型杂糅的集合体,这种创作逻辑进一步导致了“歌曲片”很难在混合的元素中建构从一而终的叙事主线,乃至于沦为了所谓歌舞只是辅助性叙事的青春滥觞之作,也陷入了歌舞仅充当故事元素而无法实现叙事情感表达的怪圈。想要讲好故事,又要舞出情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过,我们理应看到自《燃野少年的天空》到《热烈》的一次歌舞题材超越。在《热烈》中,导演大鹏流畅且巧妙地将歌舞元素与叙事情感进行了融合,不再是单向度以歌舞陪衬叙事,准确地说,《热烈》实现了“中国街舞与讲好中国青年故事”的融合,真正意义上达成了“1+1>2”的情感传递效果。主人公陈烁的工作是舞蹈,舞蹈也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在这层意义上,舞蹈自然变为了故事情节发展的行动元,映衬了主人公陈烁人生之热烈,光芒亦万丈的诸多可能性。从而,为每一位观众呈现了人生“无往不在枷锁之中”,但“处处皆有答案”的现实主义人文关怀。

  可以说,一旦有电影打上“大鹏”的标签,似乎就无法脱离小人物的预设。《煎饼侠》《缝纫机乐队》《保你平安》亦或《吉祥如意》等,这些作品透露出导演大鹏对小人物或边缘群体叙事的主体选择意识。《热烈》也一样在大鹏的导筒中散发出小人物式的光辉。“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王一博饰演的主角陈烁本就是一个小人物,在现实生活中不被关注,也没有“别人家孩子”一样世俗眼光下的成就,似乎阳光从未在他的身上普照。他热爱街舞,进入舞团只能替补,但任凭风吹雨打从不曾放弃梦想,正是这种偏执与倔强载着他驶向人生的彼岸。当然,青春的本来面目就应该是炽热、坦诚而美好的,这自然与电影主人公是否是小人物无关,但观众却能够在小人物“何为真实”的现实性叩问中得以反观诸己,获得自我内心的答案。而这种设定恰恰是导演大鹏的作品共情性如此厚重的关键。电影中,由演员黄渤饰演的失意中年丁雷,作为明星舞团的街舞教练表面看起来风光无限,但背后却不得不让步于资本力挺下的队员凯文。陈烁与丁雷即便境遇不同,却都面临主体性如何获得的伦理选择困厄,共同为观众呈现了热血澎湃、朝气复归的小人物式主体价值。

  毫不夸张地说,《热烈》的背后充满了成年人世界里的无奈与苦楚,也充斥着世俗社会一味隐忍与克制的现代化规训特质。但在电影中,同样释放了一种歌舞青春的诗性表达。这层诗性的期待既是电影作为歌舞片“诗舞乐”三位一体化的文化归旨体现;更在某种意义上,传递出了“何为良好生活”的诗性意蕴。电影中陈烁的出场唤醒了中年舞者丁雷内心的“善”,也可以说丁雷作为中年失意者,在现实的抉择中曾一度丧失了“诗”的美好,陈烁以街舞作为救赎的手段,让观众看到了丁雷内心的温情转折。另外,“舞”与“乐”的意象结合在没有偏离歌舞片类型的前提下,进一步构成了对现代“诗性”精神的追问。而这指向了电影故事内外“谁悲失路之人”的伦理困惑,为观众思考生活之意义如“纯粹”“真实”“热烈”等提供了方法论的参照。

  说到底,《热烈》还是有着青春与歌舞类型交相融汇的影子,却打破了传统歌舞片被市场冷落的规律,凭借偏执狂的梦想与小人物的自我实现,成为暑假档期的票房黑马,践行了“朝气复归来”的热烈人生法则。在这一价值意义投射中,“将自己作为方法”才是更为“热烈”的人之目的。

  (作者陈思系南昌大学艺术学院硕士研究生;李蕾系南昌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 责编:王营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现代剧学编年史》:观照民国戏剧的另一种视角

  • 陈伟科 林康馨:互联网视域下民族民间舞教学维度的拓展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数字治理,本质上是数字技术向多元治理主体赋能增效的过程,其目的是在数据收集、分析、利用的基础上,从多个层面对治理系统的感知、决策和执行能力进行提升。
2024-07-10 17:13
在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时,我们更需要的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念,而非吸引眼球的所谓“理论”。
2024-06-21 16:53
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必须用好总体国家安全观这一强大思想武器,自觉运用其方法论原则武装头脑、指导实践,从整体上把握国家安全,不断开创新时代国家安全工作新局面。
2024-06-13 09:36
数字基础设施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底座,是网络强国、数字中国建设的基石。要立足不同产业特点和差异化需求,推动经济产业全方位、全链条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转型。
2024-04-23 16:17
高质量构建“大思政课”工作体系要聚焦目标、效果和特色,着力破解思政课建设中的重点、难点和关键问题,带动思政课叙事表达体系和场景体验模式的深层变革。
2024-03-18 10:28
中华文化的主体性植根于5000多年的文化沃土,是在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基础上,借鉴吸收人类一切优秀文明成果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2024-03-08 16:31
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加速发展,各国既面临着新的发展机遇,也需要应对新的全球性问题,国际社会迫切需要携手合作,共同打造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2024-03-01 14:51
中华民族传统节日春节即将到来。值此之际回望2023年,中国经济主要预期目标圆满实现。展望新的一年,我国经济发展依然将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但同时也具有体量大韧性强创新后劲足的竞争优势、宏观经济政策回旋空间大的支撑效应、新一轮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增长红利等三重有利支撑。
2024-02-09 16:37
要聚焦新时代新征程党的中心任务,以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和优化政府职责体系为重点,在“加减乘除”上做文章,推进机构改革再深化,为在新征程上全面推进中国式现代化提供新动力。
2024-01-30 11:31
面对不断升级的数字社交产品,反而需要青年人意识到沉浸式社交环境背后的营销策略与运作逻辑,从而与社交媒体生成的感官刺激与虚拟自我保持距离。
2024-01-15 09:41
“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提出,内含着马克思主义的价值宗旨,体现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根植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实际,符合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使命,体现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高度统一。
2024-01-12 09:39
冬至阳生,岁回律转。在新的一年,我们站在这一年的不易成果上,对未来充满信心,更加需要接续奋斗、砥砺前行,取得更多发展成果。
2024-01-04 15:35
针对目前思政课教师供给能力不能有效满足思政课强起来的发展需要这一突出矛盾,要切实提升教师供给能力,改进教学方式,推动新时代思政课朝着高质量发展。
2023-12-14 17:59
我国始终主动实行扩大进口的战略和政策,连续举办进口博览会,倡导开放合作,与既往的贸易保护理论和政策主张存在根本差异,为维护开放的世界经济注入了强大动力。
2023-11-09 10:22
面向未来,要进一步扩大“朋友圈”,绘制好“工笔画”,对接好“硬联通”与“软联通”,秉持包容、合作、共赢的原则,为实现民族复兴和推进全人类的福祉而努力奋斗。
2023-10-24 11:06
文化交流很重要,我们在讲“一带一路”的时候,也需要讲“共建国家”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其实我们面临着如何正确对待自己的问题,“一带一路”不是单方面的施与,而是双向的或多向的互利。
2023-10-10 09:58
我们必须要全面把握东北向北开放的历史使命,通过推动东北亚次区域、国别合作,破解东北亚各国战略意图和利益不同、战略互信缺失的困境。
2023-09-27 09:53
2022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50.2万亿元,总量稳居世界第二,同比名义增长10.3%,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提升至41.5%,数字经济成为我国稳增长促转型的重要引擎。
2023-09-15 10:49
坚持以习近平法治思想和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准确把握完善国家安全法治体系的时代内涵和实现路径,是新时代新征程把中国特色国家安全法治建设推向前进的必由之路。
2023-08-22 09:4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