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西部儿童成长的现实书写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原创 > 正文

西部儿童成长的现实书写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19-07-22 09:4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罗立桂

  甘肃儿童文学作家张琳的小说《腰刀的歌》,是一部充满了西部元素的现实主义力作,于2018年1月入选“第四届向全国推荐百种优秀民族图书”。作者用清新自然的笔调,展现了一个名叫马小龙的保安族少年成长的经历以及他周围丰富多彩的世界。在马小龙的成长世界里,有层峦叠嶂的群山,缓缓流淌的小河,早春时节灰秃秃的村庄,精致的腰刀,可爱的狗狗扎西;有哺育他、爱他的亲人,充满魅力的帅气校长,多才多艺、笑起来像一朵向日葵的支教老师,带他去省城开眼界长见识的城里哥哥,还有伴随他一起长大的保安族小伙伴:漂亮懂事、勤学上进的马艳芳,家境贫困、多愁善感的马兰花,拘谨害羞、吃苦耐劳的马彩凤,逃学打工后又返校读书的马尚文……

西部儿童成长的现实书写

  马小龙出生于甘肃积石山保安族的“腰刀世家”,他的爷爷、爸爸都是做腰刀的。腰刀是最富有保安族民族特色和传统文化内涵的手工艺品,是日常生活中的习见之物,保安族因此也被人们称为“腰刀民族”。作者正是选取了沉淀有文化内涵和凝聚着民族感情的腰刀,将其作为着力描写的对象和贯穿小说情节始终的线索,串连起了马小龙的童年生活和成长经历。马小龙童年的日子里,天天眼睛里看到的是爸爸挥汗打腰刀的场景,耳朵里听到的是爸爸叮叮当当打腰刀的响声。受好奇心的驱使,他第一次偷偷尝试着学爸爸打腰刀,不小心烫伤了赶来阻拦的爸爸的手。学打腰刀的尝试,使马小龙亲自体验了爸爸打腰刀的辛苦。此后在帮爸爸做搬铁条、擦刀鞘、打包裹的零碎活儿时,他真正被腰刀吸引,迷恋刀上那些美好的雕刻图案,爱上了腰刀。马小龙感到,“冷冰冰的铁条,竟让他觉得暖融融的,很亲,像自己的一个好伙伴儿”。在省城博物馆里,马小龙通过观看腰刀展览,对腰刀和自己的民族有了更加深刻和明确的认识。他的心里,第一次产生了传承民族工艺和文化的志向与心愿。在支教老师的耐心引导下,马小龙学会了画画,最终自己设计了刀鞘图案,与爸爸合作,成功打出了第一把腰刀。在他向往远方、向往大海的憧憬中,都少不了魂牵梦绕的腰刀。“那里有蓝蓝的天空,蓝蓝的大海。如果在大海边开一个腰刀店,专门打腰刀,那多好啊!我要让我的家人过上好日子,还要让所有来海边的人都用上我打的腰刀。”在与腰刀相伴的世界里,马小龙感受了亲人之爱,培养了民族感情,丰富了精神世界,确立了个人梦想,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成长为沉稳、坚韧、有担当、懂得感恩的成熟少年。

  童心如诗,儿童的世界总是与懵懂、天真和童趣联系在一起。马小龙因肚子饿要烤土豆吃,但只听到爸爸断断续续地说了“……放到地里……埋上……”,于是就和马尚文直接把土豆埋在土里,过了一段时间就挖出来生吃,结果吃坏了肚子。马艳芳和马小茹为了玩耍,宁肯到小溪边去洗衣服,也不愿用家里的洗衣机。她们在小溪边尽情地聊天、说笑,回忆小时候把鸽子蛋当成鸡蛋的趣事。然后,采野花、编花环。打水仗时,两人身上都被弄得湿漉漉的。就这样,玩够了才回家,马艳芳因此还得了感冒。劳动课上,马小龙听班主任老师讲美丽的传说,蹲在一片新鲜碧绿的三叶草中埋头寻找,非得找出一棵四瓣叶子的三叶草才肯罢休,虽然最后一无所获。作者用儿童本位的视角,写出了马小龙和同伴们充满童真和乐趣的生活。用细腻的心灵体悟孩子的生活,精心编制符合儿童心理和行为特点的情节,呈现了真正的儿童世界,因此,在情感上容易引起少年儿童的共鸣。

  作者继承了我国儿童文学一直就具有的现实主义传统,除了快乐、童真,还书写了痛苦、迷茫、苦恼、挫折、贫穷等乡村儿童成长中的苦难。比如,马小龙迷恋电脑游戏,耽误了学习,造成眼睛近视的不方便与痛苦。马尚文讨厌上学,在体验了打工生活的艰辛和孤独后,才认识到生活的不易,然后回归学校读书。马彩凤和马兰花都因为家庭贫困而辍学,马彩凤还面临早早嫁人的命运和无奈,后来在城里哥哥和支教老师们的资助下,她们才得重返校园。苦难是儿童成长中,尤其是底层儿童成长中不可或缺的现实维度,是多彩生命中最有质感的底色。“淡化苦难,只写快乐”的伪饰风格,是不符合现实主义文学精神的。苦难的书写,不仅能够让少年儿童洞见生存真相,还能展现出生命成长中挑战自我的勇气和与命运抗争的力量,由此也寄托了作者的同情心和悲悯情怀。

  用简单质朴、平实精炼的语言,寥寥几笔勾画出保安族的风土人情和西部乡村风景,描写保安族少年生存的现实环境,也是小说的一大特色。除了腰刀,小说还用朴素自然的语言写了油香、馓子、手抓羊肉等民族特色美食,以及生日抓周、开斋节、去清真寺、念古兰经等习俗和日常活动。比如,“开始炸馓子了,厨房里变得很有气氛。锅里的油慢慢地烧开,油的香味散开了,姊妹三个把醒好的面在手上一边抻,一边绕成馓子坯。接下来就需要互相合作了,大姐把二姐缠在手上的馓子坯套在筷子上,放在油锅里铺开,扭成花样儿。馓子的周围开始冒出细碎的小油泡,煎炸的味道散发得越来越浓香了”“干燥的土路上,稀稀落落地散着小石子儿,走着有些硌脚。路边长着低矮的柳树和杨树,树枝和树叶上都浮着尘土。如果没有一场雨水的清洗,它们就无法鲜亮起来。西北的小村落就是这样的简单、质朴,几乎看不到扎眼的地方”……小说中,有很多这样的描写,勾画出了具有浓郁地域特色的西部乡村景观,营造了西部儿童成长的日常的、逼真的生活环境。不加修饰、白描式的风格与西部乡村风景单调、朴素的特点正好吻合,质朴中不乏优美,平实中蕴含真情。

  《腰刀的歌》真正打动人和给人启示的还有人性美、人情美和智慧美。马小龙和伙伴们是在充满爱的世界中成长的,作者通过对亲人、老师、校长、外国支教老师、城里哥哥等人物和情节的描述,呈现了一个人们之间互爱互助的、广阔的爱的世界。小说不仅写出了人对自然和动物的爱,还写出了浓浓的父子情、师生情、同学情以及陌生人之间的关爱,歌颂了人情美和人性善。书中的智慧美是通过马校长的教育思想来表现的,他认为每一个生命都有其特点和意义,都应该被尊重,因此“了解和评价一个学生,不能只看到他的学习成绩,而是要全面考察他的整体发展”。马校长的教育理念,也是作者的成长观与儿童观。正是凭借这样的观念,作者写出了马小龙和伙伴们独特、鲜活的成长历程与故事,并且展示了他们丰富的精神世界,从而使读者从中受到教育和智慧的启迪。

  谈到《腰刀的歌》的创作体会,张琳说:“我之前写的幻想类童话作品较多,接触现实类的题材较少,所以准备着手要写这本书的时候内心一直比较排斥,但是为了挑战自己、拓展自己的写作领域,我去了保安族的积石山,去亲自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后感受很深,我觉得如果孩子是一朵花的话,就让他按自己的方式盛开,长成他该有的样子。所以写了这本书,希望能对孩子面对生活的心态和勇气起到正面的影响。”张琳对自身的挑战和对儿童文学写作领域的拓展,无疑是成功的:在幻想类儿童文学模式流行的当下,她选择了关切儿童现实成长的书写;在许多儿童小说热衷于叙述都市少年时尚生活,表现出“都市贵族化”的倾向时,她选择了回归乡村,关注底层儿童的生活和情感。在《腰刀的歌》中,张琳用现实主义的笔调和饱含人文主义关切的情怀,谱写了祖国西部保安族乡村少年的一曲成长之歌,带给读者的,是不一样的童年,不一样的成长故事。(罗立桂)

 

  西部儿童成长的现实书写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面向社会长期征集优秀稿件。诚邀您围绕文艺作品、事件、现象等,发表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的评论意见。文章2000字以内为宜,表意清晰,形成完整内容。来稿一经采用,将支付相应稿酬。请留下联系方式。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投稿邮箱:wenyi@gmw.cn。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冰玉:《寄生虫》与后殖民主义视线中的韩国近代史

  • 郝 瀚:《银湖之底》,新黑色电影的复临与变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五个获奖名额各有其主,包括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和李洱的《应物兄》。五部获奖作品,充满人道主义、史诗情怀与时代关切。
2019-08-23 09:59
影片《沉默的证人》的创意是好的,一帮匪徒为了销毁关键犯罪证据,也就是留在尸体内的一颗子弹,煞有介事地打劫了一个法医鉴定中心。电影并没有走娱乐的路径,而是走了一条严肃警匪悬疑正剧的歧途。编剧乱判生死,使得人物如过期的水果,斑驳而干瘪。
2019-08-23 09:55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哪吒》的崛起让观众看到国产动画无限潜能的同时,也展示出一重“遗憾”甚至是“焦虑”:曾经让中国动画区别于海外动画,获得巨大荣耀的中国动画学派美学风格,在这部如今的“门面之作”中难觅踪影。
2019-08-23 09:24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