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从《平凡的世界》看路遥对文艺创作的启示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重温经典 > 正文

从《平凡的世界》看路遥对文艺创作的启示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21-04-01 15:49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杨辉

  在《平凡的世界》中,路遥通过对人物的多面塑造,尝试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代氛围中观照历史和现实,勾勒出身处时代困顿中的个人和群体的命运。孙氏兄妹展现了改革时代所能赋予的普通人命运变化的各种可能,并获得了路向各异的成功。这些人生的可能性是深深扎根于1980年代总体性的历史氛围的。

  《平凡的世界》以某种编年史的方式,表现了中国在大转型期的社会生活。在路遥最初的设想中,《平凡的世界》的故事将在基层和中央的宏阔视域中展开。书中构建了双水村、黄原和省城(铜城)等空间,展现了个体命运与历史在多个层面上的内在关联。双水村的细微变化也与时代的核心主题密切相关,而普通人的命运,正是在这种内在的关联中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同于当时基于后现代观念的碎片化、非理性的书写,路遥努力探讨人与历史、现实的复杂关系及其可能性,从积极的角度思考劳动、尊严和人生意义等宏大问题。在所谓的碎片化的,混乱的现实表象背后,内在的力量依然存在,且从根本上形塑着时代精神的核心品质,也深刻地影响着那一代人的人生选择。如此,“孙少平们”即便面临现实的重重困难,也仍然可以用内在精神化解外部的否定力量。

  除此,基于人民立场塑造1980年代的时代“新人”,也是路遥创作的要义之一,他对人民伦理的现实关切在《平凡的世界》中得到了集中展示。置身1980年代中后期,西方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传统在多重意义上形塑了当时的文学和理论观念。在这一背景下,路遥对如孙少平般的底层青年命运的关切具有更加深刻的历史意义。

  当时,“纯文学”思潮的兴起塑造了新的读者,其关注点在社会的精英而非大众。此种思路下创造的作品也几乎不再拥有影响广泛读者的力量。文学与现实和大众的疏离愈发明显。路遥则以“反潮流”的姿态完成《平凡的世界》的最初架构。书中对改革者田福军的着墨甚多,但对其叙述的起点和落点,始终伴随着普通人的代表——孙氏兄妹的命运沉浮。

  在变化了的时代氛围中,“到城里去”几乎成为那一代青年人的普遍选择。城乡之辨也深刻影响着路遥对于更为广阔的社会格局的思考。城乡二元结构与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社会问题的内在关系,也充分说明路遥现实观察的重要价值。时隔近三十年后,陈彦以现代戏和小说《西京故事》重新回应“孙少平难题”。作为孙少平、孙少安的下一代,罗甲秀、罗甲成也同样需要面对个人选择和复杂的社会关系。他们无疑是在历史连续性的意义上完成着具有新的历史内涵的人生选择。

  新的人民在创造新世界的同时也重新规定自身。所谓的“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世界”和“新人”的交互创造不可或缺。依路遥之见,在1980年代的时代语境中,现实主义并未穷尽其能量。当时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发展尚未达到十九世纪苏俄现实主义的水准,也未产生如托尔斯泰、高尔基这般能够表征一个时代的文学大师。此外,当时流行的现代派作品基本处于低级的模仿阶段,无重要作品的产生,自然也谈不上原创性。而现实主义在表现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上,仍有进一步展开的广阔空间。基于如上考虑,在筹备撰写《平凡的世界》之时,路遥决意以现实主义精神以及与之相应的艺术表现方式,结构这部作品。而选择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更为本质的原因还在于,试图捍卫主要文艺流派的若干重要原则,“这些原则渗透着公开地和真诚地为劳动人民的解放服务的愿望”。现实主义原则也和马克思、恩格斯革命的世界观密切相关。质言之,“把现实主义问题提到最重要的地位,是出于唯物主义认识论的要求”。也因此,在1980年代初,即便逆着文学潮流,路遥也完成了个人写作的重要转变。

  在社会主义文学传统的延续性意义上,路遥展开了对1980年代历史和现实问题的深切关注和深入思考。基于此,路遥的写作自然不会被新时期文学现代主义潮流挟裹,而是始终坚持文学的现实关切,捍卫关注社会最低需要这一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在他的笔下,那些曾经在柳青的文学世界中成为时代英雄的底层人物仍然秉有着内在的生命价值和尊严:他们严肃地面对现实生活,在时代的风潮中坚守社会的恒常价值和责任伦理。他们的人生故事,也最终回到了创造这些故事的广大人民中间。

  时至今日,《平凡的世界》仍然常销不衰,且持续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的生活观念和价值选择,这也表明了路遥的创作,在新时代仍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杨辉)

[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黄西蒙:网络文化话语下的青年“求知欲”

  • 杨永磊:浪漫主义、中国古典文化与无限生长可能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美国对阿富汗20年的所谓民主“改造”不过是美国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喀布尔时刻”再次鲜血淋漓地撕下了美国“普世价值”伪善面具。
2021-09-15 09:18
构建协同高效的现代粮食储备体系是稳定粮食市场的根本所在,“十四五”期间应进一步建立健全中央和地方粮食储备、政府和社会粮食储备共进的多元化发展格局。
2021-09-13 09:14
“积极做行动派、不做观望者”,促进14多亿人口的共同富裕,“中国之治”的实践为世界和平与发展注入强大信心与力量,充分体现出一个大国应该有的责任与担当。
2021-08-31 10:05
中国目前处在第一次现代化进程叠加第二次现代化转型的关键节点上,既要借鉴发达国家第一次现代化转型中城镇化建设的先进经验,又要面对第二次现代化转型的新形势。
2021-08-16 14:42
治理腐败,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应坚持精准施策,通过持续深化改革和净化政治生态,追付腐败宏观政治成本,根治诱发腐败的“毒素”。
2021-08-10 14:58
在当前中国经济金融内外形势趋于复杂之际,应尽快完善对自媒体的法律监管体系和行业引导机制,将预期管理主动延伸至自媒体平台,以维护市场的有效性和稳定性。
2021-07-31 16:13
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度、广度、难度都不亚于脱贫攻坚,在脱贫攻坚历史性地转向乡村振兴的交汇期,“三农”工作必须为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铺平道路。
2021-07-30 09:45
无论是中部地区还是各大区域重大战略都不能够固步自封,应该在内部“抱团取暖”的基础上,进一步秉着“一体化”的理念,将内部优势产业、元素延伸到其他区域,不断加强不同城市群之间的合作。
2021-07-27 11:05
科技创新是系统工程,人是其中最重要的变量,只要把人的作用发挥好,我们就把握住了创新的脉搏,就有了推动我们国家更好更快发展的最大动力来源。
2021-07-17 09:26
国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规模建设和信息技术创新能力持续提升,为以数字化转型整体驱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变革,为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高质量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发展基础。
2021-07-15 17:31
加强高校科技治理制度体系化建设,强化高校科技发展与立法互动,促进国家科技治理相关政策的修订与完善。完善激励高校科技创新的政策法律制度、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等法律法规机制。
2021-07-09 14:42
面向未来,应当遵循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更好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促进民间友好事业不断发展,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2021-07-05 14:54
百年征程之后的新征程上,我们必须进一步强化“以人民为中心”这一立场,始终站在最广大人民之中,凝聚起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磅礴力量,实现新的更大发展。
2021-06-29 16:32
今天,我们要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坚持坚定执着追理想、实事求是闯新路、艰苦奋斗攻难关、依靠群众求胜利,让井冈山精神放射出新的时代光芒。
2021-06-19 09:40
全过程民主最大限度地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以广泛持续的参与保证选贤任能和事业发展的连续性,有效避免了“人民只有投票时被唤醒,投票后进入政治休眠期”的局面。
2021-06-16 09:32
漫长行政链条所带来的基层政策执行偏差一直与国家治理的历程相伴,农村地区政策执行中长期存在着“最后一公里”困境,乡村示范项目评比则可以帮助打通“最后一公里”。
2021-06-07 17:29
科技投入和科研项目不是科技成果,不应将其作为科技成果评价的“分子”或加分项;恰恰相反,要将其视为科技成果的“分母”或减分项。
2021-05-26 16:23
要根据最新人口发展特点,构筑与大国人口数量、结构、分布特点相适应的高质量社会治理新格局,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让全体人民过上幸福美好生活提供强有力的制度保障。
2021-05-20 14:21
物质生活的富裕是共同富裕的基础,但共同富裕不仅指经济上共同富裕,也包括人民对政治民主、文化繁荣、社会道德、生态文明等方面的追求。
2021-05-17 09:44
每一种精神的形成,背后都有着深厚的理论渊源,其既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成果之一,也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弘扬光大,是中国共产党革命文化的一个真正体现。
2021-05-12 10:1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