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红楼梦》“无名氏续”平议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重温经典 > 正文

《红楼梦》“无名氏续”平议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21-09-02 17:18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红楼梦》“无名氏续”平议

——兼论小说作者标署等问题

  作者:张昊苏

  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修订再版的“新校本”《红楼梦》,将此前“曹雪芹、高鹗著”的署名,改为“(前八十回)曹雪芹著,(后四十回)无名氏续,程伟元、高鹗整理”。这一署名形式,由权威版本率先使用,红学名家撰文支持,产生了较大影响。但是,其中也有一些问题值得进一步探讨、反思。

  何为“无名氏”

  所谓“无名氏续”并不在于说明后四十回是何人所著,而在于说明后四十回的作者,既非曹雪芹也非高鹗。此前研究往往陷入“非曹即高”的二元论,“无名氏续”乃对这一思维方式的颠覆。但,“无名氏续”否定了曹雪芹、高鹗等人的著作权时,也可能引发一些新问题。对此,既需要复盘已有的学术史论述,也需要重新看待相关史料。

  后四十回为高鹗续书,系“新红学”建立初期的主要猜想之一,故前贤花费相当精力论证其非曹雪芹原稿,其观点往往依托于情节矛盾、思想观念、文章水准等方面。但是,这些分析的效力或不能等同于客观文献史料,且亦遭到异见辩驳。持“无名氏续”的论者指出,高鹗几无可能续书,且在程本刊刻以前就已有后四十回的回目甚至原文流行。结合传统否定高鹗续书的观点,及新红学否定后四十回曹著的观点,因有“无名氏”的新说。

  但,这一观点主要依赖于文本解读,及后四十回相对前八十回为晚出这一文献传播史实。文本细读是否有抽样作证的嫌疑,及这一推理是否合乎“奥卡姆剃刀”的原理,均有讨论空间。从逻辑上,至少两个问题需要加以更严格地证明:其一,证明研究者心中的“劣笔”与曹雪芹无关,即“劣笔”必是“续作”;其二,证明这些“劣笔”在程、高整理之前便已存在。

  “无名氏续”这一署名形式,否定了后四十回与曹雪芹等“作者”存在任何联系,正确与否,还有待更多实证依据。

  再论“无名氏”的署名逻辑

  就署名通则这一问题来看,增入“无名氏”这一实体,也会牵动新的学术命题。

  如前所述,“新校本”《红楼梦》的署名,“(前八十回)曹雪芹著”“(后四十回)程伟元、高鹗整理”,均有文献支撑。惟“无名氏续”出于文本分析和逻辑推理,且旨在排他。如无此意,“无名氏续”其实不甚必要。

  考虑到一书署名方式应有其内在统一性,后四十回有“无名氏”续书,实际上暗示了前八十回不存在另外的“无名氏”作者。按照相同的逻辑,此署名方式乃认为曹雪芹是前八十回的唯一作者。

  限于篇幅,本文只指出一点:如果作为一种全面自洽的作者表述,“无名氏续”标志着整理者不肯忽视提供了重要贡献的佚名作者,并希望以此悬置的方式促使读者关注、考察后四十回的作者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前八十回)曹雪芹著”的署名是否妥当,就需要加以更严格地论证。至少,前八十回成书过程的“二书合并说”“家族累积说”,乃至脂砚斋、畸笏叟等批书人在创作过程中的可能贡献,都经不少著名学者论证,成为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假说。如果认为后四十回有必要出现“无名氏续”,那么前八十回的作者问题也同样有必要讨论。

  增入“无名氏续”的另一问题在于,对于存在佚名参与者的古籍著作,是否有必要将其作为一种署名的通则?对此,不妨先以人民文学出版社“四大名著”的其他三部为对照,观察这套“权威定本”的整理者在面对作者争议问题时的处理方式。

  与《红楼梦》不同,《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的成书都经过了相当长的过程,系层累形成的文本。在这长时段的创作、传抄、修改、写定过程中,大量工作与“无名氏”有关,甚至“无名氏”地位更加重要,按理应加标明。但就一般的整理本署名来说,功劳皆归于“箭垛子式的人物”——只要在创作的某一过程中存在有名可考的“箭垛子式的人物”,那么“无名氏”的署名方式就不会存在。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对小说整理者、写定者的署名上。人民文学本《三国演义》采用毛氏父子删改本,这一“尽量恢复了毛本的原貌”之本,署名并未提及毛氏,与程伟元、高鹗列名封面不同。

  对抄本文献“作者”界定问题的反思

  “新校本”《红楼梦》的“无名氏续”署名,至少在两个层面上具有新特点。其一,在主要作者、甚至是“箭垛子式”作者之外,标举佚名作者的重要贡献。其二,尝试详细梳理小说在每一个阶段的创作过程,并在封面署名中表现出来。这两点都有利于读者对《红楼梦》复杂生成过程的认知。但是,这一署名方式也同时产生了新的问题。

  其一,对于何为“作者”应有更深入的讨论,并对作者署名的界限加以限定。从目前整理本来看,小说研究尚未确立署名通则。

  其二,从文学史知识建构,特别是大众阅读的角度上看,是否有必要设置如此繁杂的作者署名。不少小说比《红楼梦》的成书过程更复杂,但署名的方式却相对简洁,且并没有引起专业研究者的反对意见。

  这似乎足以说明:

  首先,学术研究与大众阅读之间,可以存在一定的不同步性,最新的学术观点,并不一定迅速地成为大众的普遍知识。或者说,未必以封面署名的方式将问题的复杂性全部展现出来。作为大众阅读,提供一种在流动过程中、未有最后结论,却又相对艰涩的署名方式,从传播效果来看未必最佳。在笔者看来,封面署名与点校前言相结合,悬置争议,但提供解释,是一种较为清通的选择。

  其次,在基本知识结构和文化共同体的形成过程中,作者署名一定程度上近似于文化符号,为服务于文化符号的稳定性,其本身的复杂性可稍加淡化。比如,对先秦诸子的一般性称述,往往并不过细地纠结于文本生成的问题。这是一种表述方面的利便。

  对《红楼梦》署名问题的建议

  “新校本”《红楼梦》是一个具有相当特殊性的版本——并非历史上存在的版本,而是由权威出版社推出的,当代著名学者根据最新研究成果,重新整理后形成的一个有折衷意义的文献性善本。这是有别于“一家之言”的。故笔者认为,署名方式应取“最大公约数”,在存在相当争议的前提下,既照应到红学内部的不同意见,也考虑到古代文献署名的一般规律,使之成为符合古代文学“大同行”认知的典范,也有利于社会大众文学史知识的稳定性。“无名氏”这一署名,固然揭示出小说创作的复杂性,但也存在不稳定性。

  对此笔者提出两种可能的署名方式供方家参考:

  其一,“(前八十回)曹雪芹著,(后四十回)程伟元、高鹗整理”。此系对两版“新校本”的折衷,以往整理本也有用之者(如2017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之“程乙本”)。既避免了对曹雪芹、高鹗可能合著小说的误会,也暂时搁置了后四十回著作权的争议。后四十回不明标作者,实际上仍指向有“无名氏”。

  其二,“曹雪芹等著,程伟元、高鹗整理”。这种署名方式可适用于一切一百二十回本。“等”字实际上暗示了多位作者(包括前八十回参与者、及后四十回的无名氏等)的出现,又指其地位远不能与曹雪芹同日而语。如果按照人民文学出版社本的署名惯例,“程伟元、高鹗整理”甚至可以删去,但鉴于文学史的一般习惯,保留或更妥。

  这种署名方式的学术理念,与涉及《红楼梦》作者问题的学术争议,可在整理前言中详细阐释,既合乎学术规范,也便于一般读者的理解与接受,能尽量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争议。

  要之,本文并非单纯讨论《红楼梦》“无名氏续”这一署名方式的是非,而是希望借此引起学界对古籍署名规范和文献复杂构成的反思,从根本性问题上推动小说作者研究基本问题的反思。“无名氏续”署名或有助于引发社会对古典文献性质的反思,但相应理论思辨、文献考辨也应随之深化。这些意见是否妥当,愿闻方家批评。

  (作者系南开大学文学院讲师)

[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透视工业题材剧的精神向度与人文内涵

  • 周才庶:当贾樟柯与文学相遇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迈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过程中,共同富裕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目标,而生态富民可以也应该发挥巨大的功能与作用。
2021-10-21 09:34
从建设经验来看,智慧城市建设模式已从政府主导向社会共同参与、联合建设运营的多主体、多元化模式转变,“政府引导+市场主导+公众参与”共创价值模式值得借鉴。
2021-10-19 09:26
未来在中心城市及周边的都市圈,人口将持续增长。而在远离中心城市的外围地区,将出现人口负增长。为了顺应这一人口重新布局的趋势,需要实施差别化的城乡和区域发展政策。
2021-10-15 14:04
数字文明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它涉及经济、政治、文化、心理、环境等多层面内容,而社会数字关系的不断优化则将为各方面工作的有序、高效开展创造更为便利的条件。
2021-10-13 10:00
国庆前夕,孟晚舟归国。经历风雨,安归故里,她感谢祖国人民的支持,她深感祖国的强大,在走下飞机时说出让人心动的佳句:“有五星红旗的地方,就有信仰的灯塔”。
2021-10-09 09:24
中国用全球9%的耕地养活了占全球近20%的人口,并积极参与全球消除饥饿行动和粮食贸易,不仅成功解决了14亿多人口的吃饭问题,也为世界粮食安全做出了突出贡献。
2021-10-04 09:07
推动黄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保护是新时期推动黄河文化保护传承弘扬的战略抓手,任务重、系统性强,需要统筹考虑、协同推进。
2021-10-02 09:07
回顾改革开放四十余年的历史进程,中国共产党始终能够化危机为转机,推动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并在这一实践进程中积累了丰富而宝贵的历史经验。
2021-09-26 14:57
美国对阿富汗20年的所谓民主“改造”不过是美国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喀布尔时刻”再次鲜血淋漓地撕下了美国“普世价值”伪善面具。
2021-09-15 09:18
“积极做行动派、不做观望者”,促进14多亿人口的共同富裕,“中国之治”的实践为世界和平与发展注入强大信心与力量,充分体现出一个大国应该有的责任与担当。
2021-08-31 10:05
中国目前处在第一次现代化进程叠加第二次现代化转型的关键节点上,既要借鉴发达国家第一次现代化转型中城镇化建设的先进经验,又要面对第二次现代化转型的新形势。
2021-08-16 14:42
治理腐败,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应坚持精准施策,通过持续深化改革和净化政治生态,追付腐败宏观政治成本,根治诱发腐败的“毒素”。
2021-08-10 14:58
在当前中国经济金融内外形势趋于复杂之际,应尽快完善对自媒体的法律监管体系和行业引导机制,将预期管理主动延伸至自媒体平台,以维护市场的有效性和稳定性。
2021-07-31 16:13
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度、广度、难度都不亚于脱贫攻坚,在脱贫攻坚历史性地转向乡村振兴的交汇期,“三农”工作必须为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铺平道路。
2021-07-30 09:45
无论是中部地区还是各大区域重大战略都不能够固步自封,应该在内部“抱团取暖”的基础上,进一步秉着“一体化”的理念,将内部优势产业、元素延伸到其他区域,不断加强不同城市群之间的合作。
2021-07-27 11:05
科技创新是系统工程,人是其中最重要的变量,只要把人的作用发挥好,我们就把握住了创新的脉搏,就有了推动我们国家更好更快发展的最大动力来源。
2021-07-17 09:26
国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规模建设和信息技术创新能力持续提升,为以数字化转型整体驱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变革,为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高质量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发展基础。
2021-07-15 17:31
加强高校科技治理制度体系化建设,强化高校科技发展与立法互动,促进国家科技治理相关政策的修订与完善。完善激励高校科技创新的政策法律制度、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等法律法规机制。
2021-07-09 14:42
面向未来,应当遵循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更好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促进民间友好事业不断发展,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2021-07-05 14:54
百年征程之后的新征程上,我们必须进一步强化“以人民为中心”这一立场,始终站在最广大人民之中,凝聚起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磅礴力量,实现新的更大发展。
2021-06-29 16:32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