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光明文艺评论频道> 文艺原创 > 正文

把儿歌还给儿歌

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2024-02-28 11:18

把儿歌还给儿歌

──就《雪地里的小画家》的“脚印意象”与王崧舟商榷

  作者:詹丹

  多年前,我写了儿童文学作家程宏明的儿歌《比尾巴》的文本解读后,一直想有机会再分析一下他的另一首儿歌《雪地里的小画家》。最近,正好读到王崧舟的相关解读,其以“擦亮语言”为题,对其中的用词和句子从9个方面进行了细讲,这种“细讲”,在给人一定启发的同时,也带来不少疑问,特撰文予以商榷。为讨论方便,先把儿歌《雪地里的小画家》转引如下:

  下雪啦,下雪啦!

  雪地里来了一群小画家。

  小鸡画竹叶,小狗画梅花,

  小鸭画枫叶,小马画月牙。

  不用颜料不用笔,

  几步就成一幅画。

  青蛙为什么没参加?

  他在洞里睡着啦。

  对这首儿歌,细讲者一开始把整体结构分为“总分总”和“问答”两部分,就没在一个逻辑层面思考问题。因为前部分谈的是结构关系,后部分则是一种话语方式,而且就“总分总”的内部细分来说也似乎欠妥。我倒觉得,分为总-分-分的关系更合理,提及雪地里来的小画家是“总”,然后引出画什么和怎么画的两个“分”。此外,细讲者在重点分析语言形式时,也有诸多欠妥之处。比如,把讨论最后两行诗句是否多余也归类到“语言形式”,那么其关于语言内容和语言形式,在逻辑上到底是怎么区分的就会让人感到困惑;再比如,认为“青蛙为什么没参加”的提问,“联系整首儿歌的语境,当然是其中的一个小画家提出来的”,并进一步说明这是“小伙伴之间相互惦记”,其实这种“当然”,不过是细讲者的“想当然”,从文中是找不到多少理由可以支撑的。但这些,都不是我所要讨论的主要问题。

  这里想从其细讲过程中的一个追问,即月牙“换成‘镰刀’可以吗”这个问题,来讨论当前基础教育界在文本解读方面一个比较普遍的贴标签问题。当然,当我下这一判断时,可能也把自己带入了贴标签的泥淖中,这里警示一下自己以及读者,再来慢慢讨论。

  我们看到,分析者借着否定自己的设问(“月牙”不可以换成“镰刀”“香蕉”“小船”等形状相似的物象)进一步提出,“这四种意象,是作者刻意选择,刻意锤炼出来的,它们具有古典的诗意之美,又具有丰厚的文化底蕴。”接下来,他就开始洋洋洒洒地发挥了:

  看到竹叶、竹子,我们的脑海里是不是会跳出郑板桥的诗句“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竹子、竹叶成了某种特殊人格的象征;看到梅花,我们是不是会想到王冕的诗句“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梅花成了高洁人格的象征;看到枫叶,我们是不是会想起杜牧的诗句“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对于让古人悲秋的景物,杜牧却在他的诗中写出了一番新意。看到月牙,我们是不是会想起白居易的诗句“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多么宁静多么美好的月夜。其实,看得见的意象是看不见的心境的写照,正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所以,这四个脚印的意象放在一起,绝对不是随便选择的,它们是统一的,统一于古典的诗意,统一于文化的背景。

  说了半天,儿歌中的小鸡似乎成了郑板桥转世,小狗成了王冕转世,小鸭成了杜牧转世,小马成了白居易转世,这些小动物不仅仅是小画家,而且血脉里似乎都流淌着古代许多大诗人的基因,这也太了不起了。恕我直言,细讲者读到儿歌里关于这些脚印图案后一会儿想起这句古诗,一会儿又想起那句古诗,那是细讲者的自由,但对于读这首儿歌的绝大多数低年级小朋友来说,他们自己既不会想起,当教师的也不应该努力让他们去想起,甚至不大可能是写这首儿歌的诗人所要追求的表达效果。

  为什么这样说?

  第一,以这种“想起”来引导教学,其实是混淆了儿歌与古典诗歌阅读的基本价值定位。

  相对而言,儿歌之所以不同于古典诗歌,就是因为它卸下了过多的社会的、文化的附加值,让这些歌词内容和儿童的兴趣、思维直接对接,形成儿童独特的趣味性和审美性。所以,没有太多的社会功利性,不给出复杂的人格感召力,让儿童以其本真的游戏心态进入儿歌,在吟诵时感觉好看和好玩,感觉轻松和快乐,这才是小孩子学习儿歌的最大价值。具体到这首儿歌,开始于“下雪啦,下雪啦”的简单重复,意在强调,似乎是儿童在不停欢呼,这里是有着多么大的欣喜感。大地似乎铺开了一张大大的白纸,可以让大家在上面尽情画画。而小动物的画画却不用任何工具材料,因为脚形的特点,只要在雪地里走几步就把画完成了,这里的轻松、自然和随意,不费吹灰之力,又是多么让小孩子羡慕。硬要在这种游戏性的自然趣味中,获得什么特殊人格、高洁人格的教育,表面看是“寓教于乐”,其实是在剥夺儿童一种最基本的快乐,是成人的卖弄学问,也是对儿童趣味的扼杀。

  第二,这种“想起”,也违背了语文教学课程循序渐进的基本规律。

  从语文课程循序渐进的规律看,这首儿歌一直放在小学一年级教材中,而细讲者想起的那些古典诗歌,基本都是要在小学中段甚至高段年级才能学到。那么这样的“想起”,除了只对熟悉整个小学语文教材的教师有意义外,对于绝大部分一年级学生的学习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如果教师硬要在课上塞给学生,让绝大部分学生在不可能想起的情况下过早“知道”了这些诗歌,那么这种“知道”,不仅仅是对儿童趣味的扼杀,也是一种违背教学规律的揠苗助长。

  第三,这种“想起”,在很大程度证明细讲者已失去了对这首儿歌的基本理解。

  细讲者在这首儿歌中生硬引入古诗“意象”时,是从“小马画月牙”为什么不是画“镰刀”的讨论开始的。他认为这些“意象”具有古典的诗意之美和传统的文化底蕴。即使暂不考虑其中的押韵问题,只按照他提出的古典意象逻辑来看,那么把镰刀和古乐府诗联系起来,比如:“兰草自然香,生于大道旁。要(腰)镰八九月,俱在束薪中。”不是也很有古典的诗意美,很有文化底蕴吗?或者联系到王昌龄的绝句“腰镰欲何之,东园刈秋韭”,还可以进行爱劳动的人格教育,不是也很好吗?其实,细讲者的解答从一开始就走向了误区。这里根本不应该从“月牙”联系到古诗之美、传统文化,如果把儿歌提及的四种脚印图案放在一起看,那么这里的共同特征是,它们都取材自然,都不是人工制品,也不是为了社会功利性的劳作需要的工具。这是把一切社会功利性的物品和人工制作暂时搁置,让人充分感受自然之美、感受自身的自然而然的乐趣的。大概是因为细讲者只想起了跟月牙相关的古诗,就否认了选用镰刀的可能,否则怎么来解释他的这种解释呢?

  第四,这种“想起”,也很容易导致文本解读过程中机械地贴标签与教条。

  由于细讲者不是根据儿歌语言的自身特点来解读,所以只能以自己的随意联想注入这首儿歌的“脚印意象”中,其结果,变成了一种削足适履的生搬硬套和无限拔高。以此作为文本解读的套路,不但无助于对这首儿歌的精准理解,而且也对其他教师解读文本开启了一个不良的示范。这种贴标签,在随后的文本分析中依然存在。比如他又说:

  如果把这四个意象排列组合,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它们暗含着一种四季更迭、岁月流转的节奏。比如青青竹叶,我们会想到夏季;梅花含苞怒放,我们会想到冬季;“霜叶红于二月花”,会令人想到秋季;弯弯的“月牙”,自然会令人想到晚上。白天晚上,春夏秋冬,四季更迭,岁月流转。快乐的日子,总是稍纵即逝;幸福的时光,我们要懂得珍惜。

  原来这些图案还有让人珍惜时间的教育意义!读到这里,我不得不感叹,细讲者为什么总喜欢把话说到反面去呢?如果这里真有四季更迭的意味(其实竹叶很难说代表着夏天,因为竹子一般是四季常青的),那么把这些不同季节的植物置于同一片雪地,不正是让流转的时间、更迭的四季停止在同一个时空中,让雪地里的画,如同冬藏一样成为集纳不同季节自然物的百宝箱吗?不让人沉醉于这种集多样于一体的美,却来提醒读者快乐稍纵即逝,以这样的貌似深刻来扫别人的兴,实在不妥。

  其实,与其比较不同植物背后的季节差异,不如直接在明面上比较这四种图案的色彩差异,我们会发现,竹叶的青、霜打枫叶的红、梅花的黄(也有红梅或者绿梅等),在雪地里都只变成了一种白,而这种白,在最后推出的月牙的白中,统一了起来,于是,月牙和前面三种图案,不仅仅是物性的不同,不仅仅有白天和黑夜的环境差异,更重要的,也是曾经的色彩斑斓与一归于白的差异(为了凸显这种差异,小马的相对高大与其它三种动物也不是同类)。这是大自然最终用单纯、简洁的美,把万物统一起来让人欣赏,让人赞叹,也让人自然放松,让人嬉戏快乐。

  从另一角度说,雪地的单纯一色并不意味着一种单调。我的同事刘辉提醒说,恰恰是动物在雪地的活动,他们的画画,把不同季节的自然生机带进了雪地。尽管引入“自然生机”的说法,可能会被认为跟儿童的视角和审美体验有距离,但至少,对这种生机的理解,是跟儿歌贯穿的游戏活动的精神统一的,和谐的。

  最后,我想特意说明一下,为什么我要对副标题中的“脚印意象”加引号。这一方面说明,我是在引用细讲者的说法;另一方面也表明我的看法,在这首儿歌中,没有他所谓的那种意象,有的只是需要把太多的高大上的社会意义剥离掉的自然物象。让自然回归自然,把儿歌还给儿歌,这样的文本解读才是我们需要的。

  (作者单位:上海师范大学光启语文研究院)

[ 责编:刘冰雅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幸福慢车》:小车厢的力量,大时代的温度

  • 《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宫崎骏的民族哀歌与精神还乡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高质量构建“大思政课”工作体系要聚焦目标、效果和特色,着力破解思政课建设中的重点、难点和关键问题,带动思政课叙事表达体系和场景体验模式的深层变革。
2024-03-18 10:28
中华文化的主体性植根于5000多年的文化沃土,是在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基础上,借鉴吸收人类一切优秀文明成果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2024-03-08 16:31
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加速发展,各国既面临着新的发展机遇,也需要应对新的全球性问题,国际社会迫切需要携手合作,共同打造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2024-03-01 14:51
中华民族传统节日春节即将到来。值此之际回望2023年,中国经济主要预期目标圆满实现。展望新的一年,我国经济发展依然将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但同时也具有体量大韧性强创新后劲足的竞争优势、宏观经济政策回旋空间大的支撑效应、新一轮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增长红利等三重有利支撑。
2024-02-09 16:37
要聚焦新时代新征程党的中心任务,以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和优化政府职责体系为重点,在“加减乘除”上做文章,推进机构改革再深化,为在新征程上全面推进中国式现代化提供新动力。
2024-01-30 11:31
面对不断升级的数字社交产品,反而需要青年人意识到沉浸式社交环境背后的营销策略与运作逻辑,从而与社交媒体生成的感官刺激与虚拟自我保持距离。
2024-01-15 09:41
“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提出,内含着马克思主义的价值宗旨,体现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根植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实际,符合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使命,体现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高度统一。
2024-01-12 09:39
冬至阳生,岁回律转。在新的一年,我们站在这一年的不易成果上,对未来充满信心,更加需要接续奋斗、砥砺前行,取得更多发展成果。
2024-01-04 15:35
针对目前思政课教师供给能力不能有效满足思政课强起来的发展需要这一突出矛盾,要切实提升教师供给能力,改进教学方式,推动新时代思政课朝着高质量发展。
2023-12-14 17:59
我国始终主动实行扩大进口的战略和政策,连续举办进口博览会,倡导开放合作,与既往的贸易保护理论和政策主张存在根本差异,为维护开放的世界经济注入了强大动力。
2023-11-09 10:22
面向未来,要进一步扩大“朋友圈”,绘制好“工笔画”,对接好“硬联通”与“软联通”,秉持包容、合作、共赢的原则,为实现民族复兴和推进全人类的福祉而努力奋斗。
2023-10-24 11:06
文化交流很重要,我们在讲“一带一路”的时候,也需要讲“共建国家”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其实我们面临着如何正确对待自己的问题,“一带一路”不是单方面的施与,而是双向的或多向的互利。
2023-10-10 09:58
我们必须要全面把握东北向北开放的历史使命,通过推动东北亚次区域、国别合作,破解东北亚各国战略意图和利益不同、战略互信缺失的困境。
2023-09-27 09:53
2022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50.2万亿元,总量稳居世界第二,同比名义增长10.3%,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提升至41.5%,数字经济成为我国稳增长促转型的重要引擎。
2023-09-15 10:49
坚持以习近平法治思想和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准确把握完善国家安全法治体系的时代内涵和实现路径,是新时代新征程把中国特色国家安全法治建设推向前进的必由之路。
2023-08-22 09:41
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推进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创造性回答了关系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大问题,形成一系列原创性理论成果。
2023-08-18 09:14
深刻的理论来源于人民大众的实践,只有不断拓展理论的深度和广度,用“大众话语”说清“理论话语”,理论才能真正变成人民群众手中的尖锐武器。
2023-07-18 17:59
“千万工程”把村庄整治与发展经济结合起来,以乡村经营为抓手,持续打通“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通道,将生态红利变为民生福利。
2023-07-12 09:32
区域国别学是典型的交叉学科,只有从不同学科视角贡献知识增量,通过融合、碰撞和创新,才能最终形成学科共识。
2023-06-28 09:36
加载更多